小說酒吧 > 異世之天下無爭 > 第13章 唱山歌嘞

第13章 唱山歌嘞


  今年的中秋節,因為青云劍派贏得了大比,所以氣氛格外熱烈。
  就著皎潔的月光,品味著美酒佳肴,小輩們都很踴躍。
  除了陳洛頭腦不清醒地非要吟詩作對,弄的大家頭昏腦脹之外,其他人站出來,基本上都是表演功夫。
  對于一個門派而言,顯然武力是立足于世界的根本。
  門下的弟子武功越好,門派的根基也就越穩,還能更進一步。
  魏孟書和席夢思或許心思比較恬淡,但身為掌門的梁孟言,肯定是希望座下的弟子人才輩出,能夠繼承他的衣缽。
  他的一生就比較平淡,沒有什么奇遇,資質也普普通通。辛苦打熬幾十年,好不容易成為了二流七品的高手。
  雖然他也才四十多歲,但看起來已經沒有什么進步的空間了。
  對于此時的梁孟言而言,他最愿意看到的,就是弟子們的進步。
  因此當弟子們站出來演示功夫時,哪怕只是一丁點的進步,也讓他老懷大慰,不由得多喝了幾杯酒。
  青云劍派的弟子們,武功最高的陳洛也才只是武士一品。所以其他人都脫離不了這個范疇,能夠表演的功夫,也僅僅是流云劍法。
  這在基礎劍法之上,乃是青云劍派武功的基礎。
  只有把流云劍法的境界修煉到了五重——千里云鸞之后,才能去學習更深奧的青云劍法。
  但只是基本的流云劍法,各人使出來的威力也各有不同。
  梁孟言主要查看的,就是各個弟子的進境如何。
  結果很喜人,因為大比的原因,這段時間大家都很努力,所以進步都有肉眼可見的程度。
  到了梁雪茹出場的時候,她也不怯場。
  青鋼劍出鞘,裙角飄舞,在月下宛如仙子凌波,美不勝收。
  青云劍派的功夫,本身就走輕靈飄逸的路線,女孩子使出來又好看幾分。
  雖然梁雪茹和其他的師兄們一樣,耍的都是流云劍法,但只有她憑空帶著仙氣,令人沉迷。
  滿月之下,靈氣充盈,梁雪茹的意念和環境相結合,竟然變得水乳交融。劍法施展了一會兒,梁孟言等人赫然看出,她的境界竟然又有提升。
  看到這一幕,身為父親的梁孟言撫須微笑,格外的滿足。
  望子成龍的心愿,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父母們的最大關心。
  梁雪茹也感覺到今日的演練比平時更加的舒暢,一套劍法練完,人卻更加嬌媚。
  清眸流轉,注意到了局促不安的肖若云,有心要照顧這個最小的弟弟。
  “嘻嘻,爹爹,二師叔、三師叔,小師弟近日來始終勤練不綽,十分的刻苦,肯定也進步的最為明顯。今日有了你們的指導,小師弟說不定能夠突破呢。”
  說著,她還給肖若云使了眼色,讓肖若云站出來快點展示成果。
  “哦?是嗎?那好,云兒,就讓為師好好看看。”
  梁孟言面露沉思,又想起了上個月大比時肖若云的王八拳。那套拳法使出來,真的是神鬼辟易,天地變色。
  希望這個最小的弟子能夠幡然醒悟,不辜負自己的教誨吧。
  一時間,隨著梁孟言的話,大家都目光都集中在了肖若云的身上。
  時至午夜,天氣愈發的清冷,肖若云卻熱汗淋漓,坐立不安。
  大家都有所表現,他該怎么辦呢?
  好歹師兄們還有流云劍法可以演示,他難道要表演基礎劍法?
  拔劍——刺……
  拔劍——撩……
  光是想想,肖若云就有苦說不出。
  可梁孟言已經點名了,他也不能躲避啊。
  眾目睽睽之下,肖若云只好硬著頭皮站了出來。
  為了等下不被責罵,肖若云趕緊把話搶在頭里。
  “師父,師叔,弟子愚鈍,近日來雖然勤學苦練,但始終不得頓悟。如今還困頓于入門之境,懇請師父和師叔解惑。”
  這次是席夢思開口。
  “小云,你也不要自責。誰人學武,不是從入門開始的?你不要害怕,放心大膽演練不可。如有不足之處,這么多長輩在此,也能為你指出。”
  在青云劍派里,席夢思就如同媽媽一般的存在。
  梁孟言過于嚴肅,后輩們更喜歡聆聽席夢思的教導。她的輕音慢語,很好地消除了肖若云的緊張。
  “多謝三師叔,弟子準備開始了。”
  深吸一口氣,肖若云抬手準備拔劍。
  席夢思說的沒錯。
  基礎劍法又如何?
  他本就是入門級弟子,能會的功夫也只有基礎劍法而已。要是現在就能用出流云劍法,那才是奇怪呢。
  就是不知道這段時日的勤學苦練,究竟有多大的進步。
  皓月當空,愈發皎潔,預示著八月十五這一日,只剩下最后的辰光了。
  如果這一天過去,新的生活也就要開始了。
  而在開始新的生活前,必須要整理好舊有的、遺忘的事項才行。
  肖若云心生疑惑,自己有什么遺忘的嗎?
  突然跳出的系統,準確地告訴了他。
  “八月十五即將過去,由于宿主未做出技能抽取選擇,所以由本系統代為抽取。”
  肖若云臉色大變,內心狂吼。
  “喂,系統,你搞什么?我不想要抽取啊!”
  系統冷酷無比,不為所動。神秘的云團再次出現,又如同上一次那般急速地旋轉,又很快地停止。
  “叮!隨機抽取結束,技能出現,立刻使用!”
  還是和上一次一樣,并沒有讓肖若云看清抽到了什么,但效果卻格外的明顯。
  肖若云明顯感覺到自己準備去拔劍的手猛地一頓,隨后不受控制地抬起。原本要向內緊握的手掌,變得輕柔嬌嫩起來。
  清爽的月光下,一個蘭花指捏的完美無瑕,更增嬌柔。
  男人剛硬的骨骼也變得婉約起來,平添幾分詭異。
  肖若云原本俊秀的臉龐,此時也浮現出了不該有的嬌媚。
  看到他的突變,所有人都悚然而驚,不知道為何如此?
  可不等有人開口詢問,肖若云猛地爆發開來。
  “唱山歌嘞……這邊唱來那邊和……”
  明明是男人粗獷的嗓音,此時也多了幾分異性的韻味。
  可是這一幕,在這深夜的月光下,愈發的令人驚恐。
  “嘩啦啦……”
  眼看著所有人都急速避開,根本停不下來的肖若云欲哭無淚。
  他不想這么做啊,可他沒有辦法啊!
  該死的系統,不但強制抽獎,還強制使用,還能控制他的身體,他是無辜的啊!
  一直到整首歌都唱跳完畢,系統的提示才后知后覺地出來。
  “本次抽獎,抽到歌技《山歌好比春江水》現場應用。這首歌曲韻味深遠,富含情調,更有少數民族風情,祝宿主體驗愉快!”
  歌曲不長,提示完畢,肖若云也唱完了。
  滿場俱寂,唯獨留下數之不盡的狼藉。
  肖若云木立在場地中間,已經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可是卻控制不住表情。
  發生這樣的事情,控制表情還有什么意義呢?
  他很想死啊!
  真的,他感覺自己的人生已經徹底毀了。
  做出這么夸張的行為來,師父會怎么看待自己?
  師叔會怎么看待自己?
  師兄們會怎么看待自己?
  師姐會怎么看待自己?
  青云山的動物會怎么看待自己?
  果然,場面安靜下來的時候,梁孟言再也忍耐不住,一巴掌將身前的木桌拍碎,怒爾站起,并指對著肖若云,氣的渾身發抖。
  “你……你……豎子……”
  他本來還想要罰肖若云去思過崖悔悟,可是想起肖若云在思過崖上遭遇白玉老虎的事情,到底不忍,所以便什么也沒說,而是轉身而去,好心情蕩然無存。
  梁孟言走后,席夢思也是恨鐵不成鋼,跺腳嗔怪道:“小云,你到底在搞什么?你是要學你大師兄嗎?”
  今日的聚會,陳洛上來一首詩,已經讓梁孟言很不滿了。奈何陳洛是二代弟子第一,所以長輩們還是很寬容的。
  可肖若云這首歌一出來,真的是把梁孟言的耐心給耗盡了。在他看來,這個弟子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和席夢思的怒其不爭不同,魏孟書或許是久在都市,見多識廣的緣故,并沒有覺得肖若云的行為有什么不妥。
  “咳咳,小云啊,你若是喜歡唱歌,那可得好好練練。龍瀾城里紫艷樓的姑娘可比你厲害……嗯……嗯……”
  發覺席夢思眼神里帶著殺氣瞪過來,魏孟書識趣地閉嘴。
  “哎呀,夜已經深了,大家也都回去休息吧。”
  說吧,他溜的速度比梁孟言還快。
  長輩們都走了,只剩下一群二代弟子了。到了此時,眾人才終于可以喘氣了。
  不過想到剛才肖若云的行為,眾人的臉色又古怪起來。
  這位小師弟近來的異常情況比較多啊,每每都出人意料,這可與肖若云曾經的形象相去甚遠。
  從前的肖若云,雖然年齡最小,但性情最為穩重,大家都管他叫小老頭的。
  可現在接連干出逗比的行為,都讓大家有了陌生的感覺。
  其他人還只是驚疑,和肖若云最為親近的梁雪茹卻怯生生地湊上來,伸出小手按在了肖若云的腦門上。
  “小師弟,你是得了癔癥嗎?”
  “我……嗚嗚嗚嗚嗚……”
  肖若云還能說什么呢?只好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人家的穿越呼風喚雨,天下無敵,我的系統為什么就總是搞我?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