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網購修仙 > 第四十二章 不堪一擊

第四十二章 不堪一擊


  從聯盟領取任務的淬體期盟友,只要領取的是跟對抗魔道有關的任務。
  執行時一般都需要兩三個成組,然后由一名聯盟的“士兵”帶領。
  曾經和青山洞主一起,審問過韓林的年輕執法者,正是聯盟的一名“士兵”。
  道號“宗白居士”,此時的他正帶領著三個淬體六七八層的盟友。
  負責用神識查探蒼藍市西南方向,橫跨三個區域,近一百公里長,十公里寬的廣大范圍。
  四人組成陣型,由淬體八層的盟友,負責最左側三公里寬的搜查范圍。
  宗白居士負責緊接著的左側居中五公里范圍,剩下兩個淬體六層和淬體七層的盟友,則只需要負責最右邊兩公里寬的搜查范圍即可。
  其中宗白居士已經是筑基后期實力,并擁有飛行法器隨身,所以已經可以做到“御劍飛行”。
  不過這個“御劍飛行”,和韓林所想的腳踩飛劍而行不同。
  擁有氣機的修士只是把氣機注入飛行法器,控制著飛行法器升空。
  然后控制著飛行法器釋放出一股“飛行氣云”,再反過來托起修士自身。
  在整個飛行過程中,法器都不需要和修士的身體有所接觸。
  修士甚至可以在空中懸停,只控制著法器繼續飛行,攻擊敵人。
  只不過在這個狀態之下,空中的修士是不能移動的。
  而且一股氣機,就只能控制一件法器,因為需要把整條氣機都注入到法器之中去。
  要么控制這件法器帶著自己飛,要么控制著法器攻擊他人,自己懸??罩胁粍?,或者直接掉下來。
  四人組向前推進的速度并不快,時速三十公里左右。
  要巡視完所有他們負責的區域,大概需要三個小時左右。
  期間神識掃描到任何一個修真者,都會要求對方放出能證明他是聯盟盟友的靈魂印記。
  如果對方放不出,直接押往聯盟分部看押,直到此次圍剿魔道的行動結束。
  如果膽敢反抗的話,就會被直接誅殺,按魔道中人論處。
  ......
  ......
  四人一直順順利利的巡查完了前兩個小時的路程,途中沒有發現任何可疑分子。
  遇到的修士們,不是立馬釋放出自己的靈魂印記,就是爽快的到聯盟分部去報到了。
  而且沒有碰到一個達到了筑基期的。
  一直來到了蒼藍市的郊外,魔道的修士們,才在一陣腥風血雨中現身。
  行在隊形右側的淬體六層盟友,神識范圍內突然出現一抹絢麗的彩色。
  那是一道耀眼的紅色虹光,正飛速向他移動而來!正是魔道那邊主火屬性的筑基期高手,御劍飛行直奔他們而來!
  “發現魔道!”
  可是才剛神識傳音給宗白居士,那道紅色虹光就已然近身。
  只見虹光中是一個虬髯大漢,與地面呈平行狀飛行的身體雙拳抱胸,抬頭目光如炬,直視巡查范圍與左邊棕白居士相交的淬體六層盟友。
  近身后,炮彈般的一拳,裹挾著炙熱的火屬性能量,猛的轟在這名面色驚懼的修真界毛頭小子胸前!
  在這恐怖的一拳之下,才淬體六層的可憐小家伙,整個人如一個血袋被摔碎般炸裂開來。
  空氣中瞬間彌漫起一股死亡的燒焦氣味,以及強烈的血腥味。
  “向我靠攏!”神識范圍可以達到六公里的宗白居士,及時的接收到了死去盟友的神識傳音。
  見盟友慘死,立即向左邊淬體八層的另一個盟友發出神識傳音道。
  他自己則快速向右邊飛去,企圖救下右邊另外一個神識七層的盟友。
  可他才剛催動起自己的劍型法器準備出發,就被另外一道火屬性的紅色虹光阻攔。
  一個和剛才一拳殺人的虬髯大漢,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并阻攔在宗白居士的面前。
  同樣是筑基期,同樣是主火屬性。
  不過他倒是沒有近身用拳頭功擊,而是身體懸??罩?,火屬性的劍型法器如一道激光向宗白居士射來。
  威力之大,甚至整條“激光”向前行進的筆直軌道,都在空氣中被灼燒出一線扭曲的空間。
  是空氣被燃燒殆盡后,一條碗口大小的,和周圍空氣涇渭分明的直線。
  宗白居士見狀眉頭一皺,只得飛劍去擋。
  宗白居士的主屬性是“水”,正好和眼前魔道修士的“火”屬性相克。
  而且宗白居士的氣機,還是融合了水屬性先天氣機的“混元氣機”。
  所以雙劍相擊之下,對方火屬性的飛劍被宗白居士擊偏軌道,繼續向宗白居士的左后方飛去。
  而宗白居士自己的飛劍,則只是回到自己的身邊。
  “不愧是混元氣機!我們兄弟二人雖然都是筑基后期,可任何一個單獨對上你,都只能落荒而逃,甚至可能會有生命危險?!?br/>  飛劍不敵的虬髯大漢神識傳音宗白居士,用神識傳音傳遞信息,比開口說話要快得多。
  上面一段開口說要十幾秒時間的信息量,用神識傳音只在一念之間。
  就在這一念之間,宗白居士果斷的放棄了,繼續去營救右側淬體七層盟友。
  因為他知道經過對方的這番阻攔,已經來不及了,與其去做那樣的無用功,不如趁他們兩個筑基期的修士還沒有匯合一處,先拼盡全力斬殺他們其中一個!
  只見宗白居士和他的飛劍,化作一道黑色的虹光,殺氣騰騰的沖向對面飛劍還來不及折返的空手虬髯大漢。
  全然不顧緊隨自己身后而至的火紅色“激光”,因為他知道,只要把主人誅殺了,身后的紅色“激光”自然就會失去控制而掉落。
  只見宗白居士手握飛劍,目露兇光,直直刺向失去了法器護體,此時只能懸停在空中的虬髯大漢胸前心臟位置!
  手握飛劍傷敵,威力雖然遠不及直接用氣機推送著飛劍向前威力大。
  但是這樣可以保證,自己在不被身后“激光”追上的情況下,用劍攻擊到對方。
  兩手空空的虬髯大漢掏出幾張符箓,立即催動出幾道低階法術迎面攻向宗白居士。
  宗白居士見狀提起飛劍,幾個揮劍完美的斬在迎面而來的法術攻擊之上。
  這些低階法術,在宗白居士手持飛劍的迎擊之下,在法器面前一觸即潰。
  只是稍稍放緩了宗白居士飛速前進的步伐。
  虬髯大漢再一道符箓拍出,他周身瞬間散發出一道金色護罩。
  正是和韓林對戰的王雙學長,也曾使用過的“金身符”。
  宗白居士手握飛劍一劍刺到!
  刺在“金身符”的防護罩之上,一刺之下,便刺出了一道覆蓋了整個防護罩的裂痕。
  此時身后虬髯大漢的火屬性飛劍已到,宗白居士手中飛劍脫手,再次擊偏虬髯大漢飛劍的軌道。
  宗白居士飛劍再歸手,又是一劍!
  直接擊碎虬髯大漢的“金身符”防護罩!
  虬髯大漢的飛劍再折返,宗白居士飛劍三度離手。
  并在兩柄飛劍三度相擊的瞬間,宗白居士一拳,狠狠的砸在虬髯大漢交叉于胸前防御的雙手之上!
  虬髯大漢被砸得落地而去,并嘴角滲出一絲鮮血。
  水屬性的飛劍第三次擊偏火屬性飛劍的軌道后,宗白居士再次手握飛劍,向下直沖向落地而去的虬髯大漢,面露殺機!
  同樣是筑基后期,沒有先天氣機的虬髯大漢,在先天氣機已經和本源氣機合成一氣,形成“混元氣機”的宗白居士面前。
  正面交戰之下,顯得的不堪一擊!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