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都市修仙之狂潮 > 第9章完成

  馬玉和陸角,剛才這里的山洞環境并不是那么好,唯一讓他在意。就是這里的靈石,其他的跟馬玉沒任何關系。
  起初,陸角是按老子所記憶的路線行走,可是時間久了,腦子就靠不住了,陸角從懷中掏出一份地圖,那分低的很是全面,四四方方的。又分有不同顏色的筆做記號。下面還有像語文一樣的注射,反正這份地圖,弄得十分詳細也十分的清楚明白,看來這個人也怕自己迷路吶。
  馬玉非常好奇的問:“我們來城門關了,可是我們卻沒有缺氧的跡象,是不是代表還有另一個洞口?”
  陸角微微笑了笑:“何止還有一個洞口,還有兩個狡兔三窟嗎?”
  馬玉頗有興趣地問道:“這份地圖只有一份吧?!?br/>  陸角出自本能的回答:“當然了,兩份不保險?!?br/>  “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了這個,我們就永遠出不去了嗎?”
  陸角回答:“是這樣的,千真萬確,但是我一定要出去,因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br/>  陸角拿著地圖所以率先走到了前面,滴水聲落下,弄得人很濕,他們彎著身子,持續的前進著,這個山洞是太矮了,陸角由于在這里摸黑踩到了人的屎,把這里的空氣弄的是臭烘烘的。
  走了不知多久,看到巖石壁上,有許許多多的靈石,想要。但知道現在時機未到。
  越往里面靈石的誘惑越大,真想上去咬一口,不過旁人在場不肯好好做出反應。并且他還是這里的主人,怎么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事呢?
  不知不覺他們倆的耳朵聽到了風的聲音,嗖嗖嗖的,經過耳朵和臉龐格外舒服,繼續走著走著似乎有了亮光下,馬玉心中也自然十分的高興,在這山洞里,轉轉悠悠這么久。終于出來了。
  陸角忍不住從這個不見天日的山洞里出去,他終于逃出生天了,眼下他是又餓又渴,山洞里雖然儲存著食物,但是經過了這么久,應該早就已經發霉了吧,所以剛才他不去找那些東西吃。
  看到動口潮濕的苔蘚植物,伴隨著伴隨著一些雜草,心中明白勝利就在不遠處,以后等自己的實力壯大,就會有報仇的機會,“弟弟呀我會拿他們的人頭去,去拜你的。他剛剛得知修真界的存在。
  事情好像不按他的想象去發展,反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有人放暗槍,此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他就是兒時的好友馬玉,背后中槍血流,血染紅了他白色的衣服。
  慢慢的扭過頭來,滿臉的難以置信,身為隊友的他此時此刻都驚呆,人以為是盟友,沒想到卻是個敵人,慢慢的倒下,臉上滿是不甘和憤怒,他不服,窩窩囊囊的死在這里,沒有一點兒音信,沒有一點哀傷。
  “為什么對我下手,我們可是從小就認識的?!?br/>  “從小認識那又如何?我也是被逼無奈,我被人威脅了。實在是對不住??!”
  陸角絕望崩潰的笑了,沒想到他死的時候,死在認識的人手里,而且還在趁自己不備的情況下,想想自己的一世英名,忍不住潸然淚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此時此刻他終于領悟了。但是也沒有了一點作用。黑白無常帶走了他的靈魂。
  馬玉走到他的身旁,撿起來那一幅地圖,看著地圖上所規劃的路線,和自己行走的幾乎一模一樣,是真品,馬玉不用毀尸滅跡,因為沒有人會在意他的死活。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回去交差復命,這一切都是一場計劃,雖然算不上完美,但是實施起來也沒有遇到什么阻礙,這個計劃是由蘇勇制定的,他冥思苦想了一整天。
  果然起了不錯的效果,以這份地圖作為保障相信,一切都會好辦的。求出洞口又是一個別有洞天,地面上有太留下的光影,在這個叢林中一閃一閃的,大樹遮天。
  這里有一條路像是有人走吧,也不知道這條路,通往何方,亂走亂走,這沒有經過雜草的地方。他沒走就是了,他可不想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狽,可能這些查找之中還藏匿著毒蛇之類的東西,萬事小心為妙。
  走著走著聽到汽車鳴笛的聲音,那是心再熟悉不過了,有車就說明有馬路,有馬路的地方就說明附近有人,農村人都喜歡。在馬路旁蓋房子,因為他們覺得十分的方便,就算沒有房子好歹可以打個車吧。
  上前來發現有護欄,這些車順著一個方向走,并且馬路十分寬大,他知道自己的運氣很不好了,這是一條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上不能停車,也不能打車。
  馬玉心中是多么的憤憤不平,明明覺得有希望,卻一下子落空了。
  仿佛前面你老婆生的全是女兒,突然之間生的是男孩,本來應該本來應該欣喜若狂,卻沒想到是戴綠帽子戴出來的,這誰能接受呢?但你也必須接受。
  用自己的小短腿,順著車的方向走,只要一直走下去就會到達AY縣,這是鐵打的事實,一路上沒有水,口干舌燥一路上沒有人無聊至極,一路上沒有食物,弄得肚子饑腸轆轆。幸好他是凝氣四層的修為,不然也不會支撐到現在。
  馬玉決定一定要向蘇勇他們,索要一些報酬,因為這份苦差事,超乎了他的預想,所以要的多一點的報酬。應該是理所當然的。馬玉從來都不是寬容大度的人,利益得失不是盤算得很清楚的。。
  來到了AY縣,這個已經是個晚霞。紅紅火火照耀大地。此刻的人們正在忙于回家的途中,地鐵上擠滿了站。人行道熙熙攘攘。每個人幾乎都拿著皮包,和旁邊的人有說有笑。馬路上的車出現的擁堵,按喇叭的聲音可以隨時聽到。
  只有一個人在那里的行蹤不定,因為他不知道何去何從,形單影只的在街上形象,仿佛是沒有了靈魂,他首先找一間飯館,舒舒服服的填飽肚子,隨后又找一間旅館長。拿起鑰匙去休息去了。他一下子掉在床上,感受這個軟綿綿的棉被。雙手抱著枕頭正臥,頭對著天花板。好像在思考著什么。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