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在人界掉馬甲 > 79

  少年年紀不大,臉也稚嫩得很,身上卻帶著不屬于他這個年紀的沉穩。
  看到溫倩,他下巴抬得很高,眉眼也是常人不敢直視的傲氣,只是那種傲氣在看到馮清寧后,立馬變成了乖順聽話的模樣。
  溫倩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少年張開雙臂,撲向馮清寧。
  “小清寧~老夫想死你了~”
  “別,”馮清寧把手一伸,五指扣住對方的臉盤子,“你頭發扎人。”
  剛才還很驕傲的少年,忽然抱住身體,凄凄然的哭了,“白昱清這瘋狗,見不得我跟你好,老夫跟他此仇不共戴天!”
  溫倩一聽就明白了,這小崽子居然敢說他主神的壞話,“你說誰瘋狗?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銀月聞言一怔,剛才馮清寧還暗示自己幫這小丫頭,怎么轉個眼,這小屁孩就敢跟恩人叫板了?
  “小清寧,你這是給白昱清買了個假粉絲?”
  馮清寧沒想到白昱清在銀月眼中如此不堪,瞇了瞇眼,告訴對方,“這是我徒弟。”
  微抬的下巴,有些小驕傲。
  銀月不可思議的看向溫倩,至多算她修仙0.5階,有啥可驕傲的?
  “你沒跟我開玩笑?你可是神仙,找這么個貨色當徒弟?”
  溫倩聽他說自己貨色,越想越不得勁,小拳拳都想砸過去了。
  卻見馮清寧伸手攔了她一把,用一種別沖動的眼神,低語道:“病友,病友。”
  溫倩這才收起拳頭,仔細打量這個看起來還算正常的少年。
  挺好看的,可惜年紀輕輕……
  想起剛才他喚馮清寧那一句認真的神仙,溫倩搖了搖頭,病的不輕啊…
  “小清寧,你得什么病了?前幾天不是還好好的?是不是到了人間水土不服?也難怪,屈就在這樣一副身軀里,肯定憋壞了!”
  溫倩搖頭加嘆氣,簡直沒救了。
  “將就著吧,你也知道天界那幫人始終看不慣我,我要是這時候表明身份,必定被他們挫骨揚灰。”
  “有我保護你,他們誰敢?!”銀月倒是急于表明態度。
  馮清寧蹙了蹙眉,有些怪異的看著他,質疑道:“你也行?”
  銀月知道她在暗示什么,眉毛一挑,“怎么不行?你看我不是第一時間認出你了,他白昱清能行?”
  “你要實在想幫我,讓我放生一回,只要有功德,任他天界一百八十萬天兵天將也不是我的對手。”
  馮清寧把手一揚,特霸氣,特高昂,跟個雄霸一方的大將軍似的。
  溫倩擔憂的走到她身后,她一直以為這個世界所有事情都是負負得正,卻怎么也沒想到病友加病友會使得病情加重。
  她拉了拉馮清寧,有些擔心。
  馮清寧這才想起來溫倩還在,對銀月使了個眼色,又轉頭道:“沒事兒,我在對他做刺激治療。”
  溫倩眨了眨眼,一副我沒病過,你別騙我的樣子。
  “行了,別在這說了,帶我去交易所。”
  銀月得令,屁顛屁顛的上前。。
  前一秒還在同情銀月的溫倩,在看到他離開的背影后,陷入了沉思…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