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荒野求生從探險開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人故事故去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人故事故去

第一百三十四章古人故事故去
  
  “汪汪汪!”
  
  “別叫了小祖宗,這不是咱們家,低調一點,這時候來了誰咱們都是一個煞筆,你真以為自己是無敵的???快回來!”
  
  小貝沖著洞穴深處不斷狂吠,蘇瑞有種不好的預感,小貝就跟發了瘋一樣朝著里面吠叫。
  
  “蘇瑞過去看看,弄不好會有新發現,我們給你打賞,快!”
  
  “別去,小哥!黑咕隆咚的萬一是什么大野獸不是把自己搭進去了?別為了幾毛錢搭上性命,咱就不去!”
  
  “就是,什么玩意就讓我們瑞哥到黑黑的洞穴里面去,有病??!”
  
  “不去就是孬種,蘇瑞是爺們就過去!”
  
  彈幕上面吵成一團,蘇瑞有種不好的預感,躊躇一下穿上鞋子,拿起一根燃燒的干柴走向里面,記憶中剛剛進來的時候里面什么都沒有,難道小家伙發現什么了?
  
  一只手拿著鐵鍬,另外一只手把火把探出去老遠,蘇瑞慢慢走向洞穴里面,小貝見到蘇瑞過來也趕忙頓時心里有底,趕忙朝著里面奔去,蘇瑞怎么召喚都不停。
  
  “小狗真討厭!”
  
  “錯了,是狼崽,在這里狼就是無敵的,他們才不在乎,小哥小心!”
  
  望著蘇瑞仍舊朝著里面走,粉絲們的心擰成一團,尤其那些女粉絲恨不得給蘇瑞一根擁抱,很多人把屋子里的燈全部打開。
  
  “小貝回來!”
  
  “汪汪汪!”
  
  距離蘇瑞十幾米的位置小貝站住身子,蘇瑞慢慢靠近,火把慢慢靠前,瞳孔慢慢放大,蘇瑞汗毛都豎起來了。
  
  一句白森森的枯骨立在那里,地上還凌亂的有一些衣物碎片,最讓蘇瑞頭皮發麻的是一件衣服,上面的牌子蘇瑞認識,越野沖鋒衣。
  
  默不作聲再次查找一下,一把變形的工兵鏟被蘇瑞從塵土中扒拉出來,望著上面的小字蘇瑞嘴唇顫抖一下。
  
  “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這個白骨的主人曾經是與我一同坐飛機來到這里的同伴,也就是拋棄我的那些混蛋之一,為什么會死在這里不得而知,看樣子是被什么東西襲擊了!你們看這具白骨上面有很多啃咬痕跡,尤其脖子部位有很深的咬痕,胳膊是斷的,有掙扎的痕跡!胸骨斷裂,一定收到了壓迫,還有這個,手表,我擦,好牌子!”
  
  距離枯骨不遠的地方蘇瑞發現了一只高檔運動手表,按照蘇瑞來到這里之前的水平,不吃不喝五年能夠買一塊的那種,看得出好價錢還是有好處,經歷了這么大的變故表針和表面一點都沒受損,就連表帶都沒斷開。
  
  零零散散蘇瑞在洞**還發現了一頂帽子的碎片,一些背包的碎片,其余的都沒有了。
  
  “初步判斷,這支隊伍在離開我之后遭受了什么猛獸襲擊,在這里附近或者較遠的地方,然后這個倒霉鬼被野獸拖到這里吃掉,至于是什么野獸我們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小心就好,看得出這里不是這只野獸的巢穴,只不過是個臨時居所,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離開這里,下雨天我們需要避雨,野獸也需要!“
  
  “至于這塊手表,哥們我帶走了,以后要是回到陸地你的家人找我來拿走吧,再見!”
  
  沖著枯骨擺擺手蘇瑞轉身你收拾好東西,把小貝塞進懷里接著走進雨幕,在一座山溝里重新找到土垣鉆了進去,小強勉強藏住身子。
  
  “蘇瑞,你拿了人家的東西就不能給人家把骨頭埋了么?”
  
  “就是,你這就不講究了,咱們國人講究入土為安,你既然得了人家的好處干嘛不給人家幫忙一下,這樣你的良心能夠過的去么?”
  
  “就是,蘇瑞,要么不要人家的東西,要么幫人家做事,小心人家半夜來找你!”
  
  屏幕上彈幕內容很統一,清一色罵聲,蘇瑞再次升起篝火,單手摸著小貝的絨毛,蜷縮在土垣里面,鼻子里傳來小強身上的牛糞味,此時內心里一點愧疚感都沒有,伴著彈幕越來越多,蘇瑞嘴角燃起冷笑。
  
  “你們說我沒人性,那我問這些彈幕的主人一句:當初他們剝光了我的衣服想什么了?那些東西都是我自己通過誠實勞動買來的,從哪里講都是我的,他們只給我留了一條褲頭,放心那不是對死者最后的尊重,而是他們嫌臟而已,你們認為那個時候你們應該批評誰?就是有一天他們回到文明社會,然后在你們面前大談劫后余生的喜悅,告訴你們他們怎么經歷重重困難死里逃生,然后拍一部紀錄片,告訴后人,他們是怎么給那些死去者體面的葬禮,伐木建造棺槨,樹立十字架,上面刻上名字,留下地址電話,然后讓死者的家人去尋找??!”
  
  “再然后對著鏡頭擠出鱷魚的眼淚告訴世人他們會善待那些同伴的家人,最后再出一本書用來紀念他們的壯舉,最終的結果是你們的文明的眼淚把這幫禽獸和他們的后人養的白白胖胖的,而那些死難者的家屬花干凈家里最后一個銅板按照那些禽獸書籍的記載找到那安葬自己家人的目的,結果卻發現荒草已經長滿原野,毛線都沒有!”
  
  “我是個正常人,不標榜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或者圣徒,我就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他們怎么對我我就怎么對待他們,我做人的準則就是這樣,如果你發現我對你不好了,那么證明你一定已經對我很不好了!如果是那樣的話請不要在我耳邊聒噪什么豁達開朗,什么心胸格局,什么容人之量!沒那個愛好,誰對我如何我便對他如何,加倍的!”
  
  蘇瑞的眼神從來沒有這般寒冷過,心也沒有這么硬過。
  
  某年的情景記憶猶新,那次戶外穿越蘇瑞與自己曾經的哥們九死一生,約定要出一本書兩人從此退出江湖。
  
  結果書籍出來了,蘇瑞連個署名都沒有,更別提什么主要經歷者,就連一個路人甲都算不上。
  
  蘇瑞幾次找那個朋友溝通,最終得到的答案只有一個:有我的少不了你的!
  
  朋友的經紀人反復告誡蘇瑞:為人格局要大。
  
  就這樣本該屬于蘇瑞的一切被那個人獨享,某次喝醉酒那個人趴在某個妓女的耳邊大罵蘇瑞傻逼,野外的時候不去出去主動找吃的,差點餓死自己,現在成功了蘇瑞一口都別想分到。
  
  蘇瑞一怒之下把這件事曝光在媒體之下,那個人渣身敗名裂,蘇瑞同樣被人不待見,道德婊指責蘇瑞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甚至有人渣的粉絲給蘇瑞寄刀片,當年蘇瑞曾經害怕,現在蘇瑞表示呵呵?;囊扒笊鷱奶诫U開始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