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在路邊開寶箱 > 第一百九十八章 7級煉金學徒考核

第一百九十八章 7級煉金學徒考核


      麥克羅林看著林柳書,皺著眉:“你去美容了?”
  
      “你們能別因為別人外貌的變化產生疑惑和好奇嗎?這已經是不下20個人問我整個問題了。”林柳書放下手中的藥劑,說道。
  
      “切,好了,現在你換形師多少級了?”
  
      “30級。”
  
      “也就是說你已經找到第二個職業了?”
  
      “啊,已經轉職成功了。”林柳書說道。
  
      麥克羅林點點頭。
  
      “爭取大四的時候,所有職業升到40級吧,這樣參加學院大賽的話,會有很大的道。
  
      “哦對了,你聽說魔王建立魔王城這件事嗎?”林柳書說道。
  
      麥克羅林想了想,笑著說道:‘那又怎么樣?魔王可是我們的敵人,時間還沒到,說不定等到時候你會成為勇者的一員,去討伐魔王呢。’
  
      “我又不傻,再說這,這種故事里主角模板顯然不適合我。你想想看,一般當勇者的人基本上都是熱情開朗,心地善良,而且還是那種天選之人,什么寶貝都往他身上砸,硬生生砸出一個滿級的勇者出來,我可沒這待遇。”林柳書擺擺手,說道。
  
      “你現在得到的好處還不夠多嗎?”
  
      “那也是我自己爭取來的,瑪德幾次三番差點兒死了,要不是我夠幸運,說不定真死了”
  
      麥克羅林好笑的看著林柳書:“難道你就不像那種什么好東西都往你身上跑的那種人?”
  
      “得了吧。”
  
      “哦對,我說魔王城到底是怎么回事兒?如果魔王真是一心想要毀滅世界,干嘛建立魔王城?以他的能力,加上魔物的幫助,占領大陸不難吧?”
  
      麥克羅林喝著茶:“占領大陸當然不難,到處都是魔物。可是統治大陸可就難了。而且你以為出了這么多魔王,為什么人類和其他種族延續至今都沒有滅亡?”
  
      “是不是曾經和魔王有過什么交易?”林柳書忽然說道,畢竟這個世界并不簡單。
  
      麥克羅林愣了一下:“你說這話,要是被別人聽到了你會被抓走的。”
  
      “就這么隨口一說嘛”
  
      “歷代魔王,有戰斗力強悍超越神明的,有組建國家和各族對抗的,也有那種想要和其他種族聯盟,建立一個統一zheng an的。那么為什么到現在,這一任的魔王出世,依舊沒能完成呢?”麥克羅林笑著說道。
  
      “怎么說?”
  
      “這就涉及到很高層的東西了,你聽了也沒什么好處。”
  
      “那按照你這么說,我想想這任魔王想干什么。比如他建立魔王城,其實是為了招兵買馬,眾所周知魔王和深淵都有關系,說不定魔王就是深淵推出來入侵世界的代表,那么魔王如果不甘心只當個棋子,那么他應該會韜光養晦。到了前段時間忽然建立魔王城,說明他已經有了和各個種族對抗的實力。”
  
      “深淵,地獄一向都是邪惡的代名詞,可這些畢竟是屬于守序陣營。人類和各個種族互不侵犯,即使略有摩擦也不會爆發種族的戰爭,那么也是守序陣營。”
  
      “魔王建立魔王城,是想加入守序陣營,和大路的各個勢力做一番博弈,火中取栗嗎?”林柳書說道。
  
      “你考慮再多也沒用,這些東西有的人知道的很清楚,有的人還一無所知,你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麥克羅林說道。
  
      “想想嘛,說不定哪天和魔王碰上,還要請他饒我一命呢。”
  
      “你這家伙夠膽小的啊”
  
      “廢話,我要能一劍劈了他,至于裝孫子嗎?”
  
      “哈哈哈。”
  
      對于魔王建城這件事大陸各方都有所耳聞,畢竟魔物是殺不完的,因為魔王的出現大量的魔物滋生,硬要說起來,魔王統領大陸所有的魔物,魔物代表著毀滅,屬于混沌陣營,那是不分彼此,一心要毀滅世界的。
  
      不過魔王的動作表明他并不是真的站在混沌陣營,說不定還有其他的用意。
  
      林柳書做完藥劑,伸個懶腰打個哈欠。
  
      “什么時候去考7級煉金學徒?”
  
      “明天。”
  
      “那你自己準備一下。”麥克羅林說道。
  
      林柳書撓了撓頭,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麥克羅林,你和學院方面是有什么合作關系嗎?學生會他們也不讓我加入。”
  
      “咋的?你想去龍麗絲手下看她臉色?你這么這么賤呢?”麥克羅林笑著說道。
  
      “我這不是問問嗎?總感覺你”
  
      麥克羅林眉頭一跳:“我怎么了?”
  
      “你是不是把院長的孫女之類的小ll騙了,所以他們”
  
      “你給我滾吧你!”
  
      麥克羅林一腳把林柳書踢出實驗室,林柳書捂著屁股,趕緊走了。
  
      麥克羅林嘆口氣,這家伙
  
      “說起來,回藍藥劑的開發”麥克羅林想到了什么。
  
      算了,等林柳書考試回來再說吧。
  
      第二天。
  
      林柳書來到帝國研究所的考核區域,7級煉金學徒的考核開始了。
  
      “林先生,好久不見了。”
  
      “依庫,你是考官啊?”林柳書問道。
  
      “是啊,相信以林先生的才華,肯定很容易考過的。”依庫笑著說道。
  
      “對了,15和20的認證下來沒有?”
  
      “估計還要等幾天,如果林先生不嫌棄的話,等下咱們詳細說一下。”
  
      “好。”
  
      不少人看著林柳書和帝國研究所的考官這么熟絡,也是很羨慕。
  
      眾所周知煉金學可是相當花錢的,林柳書能和帝國研究所的人熟絡本身就代表著對方來歷不凡,聽考官的意思好像和這位還有一些合作。
  
      眾人被分配到各個房間內,房間內擺放著各種處理好材料,上面還有考試的要求。
  
      “用一下材料制作一瓶初級治愈藥劑,嚴禁使用其他自帶的材料。一經核查,立即取消煉金學徒資格。”
  
      林柳書看了看材料初級的治愈藥劑不難,但是這里面少了關鍵的止血材料。
  
      “也不是很難啊。”林柳書想到。
  
      自己對于藥劑學的知識可是了解的太多了,煉金藥劑學現在都已經45級了。
  
      而且林柳書本身就是專門研究制作治愈藥劑的,以林柳書對治療藥劑這些的研究,很自然的就拿起材料,開始二次加工。
  
      不一會兒,林柳書就調配好了一瓶湛藍色的藥劑。
  
      林柳書朝著門口伸手,門打開走了出來。
  
      “林先生這么快啊。”依庫笑著說道,邊上的人走進去拿出了林柳書的藥劑封存好,等待之后的檢驗。
  
      煉金藥劑本身就是在探索和一次次的研究中不斷摸索出來的道路,要說整個羅法大陸上對于煉金學研究哪個種族最厲害,毫無疑問的是人類。
  
      因為人類曾經是真的把煉金學上升到煉金學的存在!
  
      “沒什么,題目不難,對了關于腎上腺素15和20的檢驗想必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關鍵是材料實在是太多,而且價格不菲,我是想問問你們打算大概定價在什么范圍內。”林柳書說道。
  
      幾個月的研究下來林柳書也成功的把腎上腺素20以及25研究了出來,不顧現在只是拿出了15和20,準備和帝國研究所進行戰略合作。
  
      林柳書的錢可是大部分都花在帝國研究所的,特別是需要購買一些極為難尋的材料,包括借用一些實驗室,林柳書在帝國研究所的分成基本都花在了這兒。
  
      “15的話大概是在50~70個金幣左右,20就要上100了,但具體的話還得我們考差一下市場,然后才能最終定價,想來,這也還需要幾天的時間。”
  
      “哦是這樣。那容我再問一個問題。”
  
      “您說。”
  
      “如果我想了解基礎煉金生物學和高端的煉金機械制造學,是不是必須等到我提升到了10級煉金學徒?”林柳書忽然說道。
  
      依庫愣了一下,笑了起來:“您還對生物學以及制造學有興趣嗎?”
  
      “是啊,畢竟都是煉金學的分支,我想大概了解一下。”
  
      “這個其實也簡單,您在我們帝國研究所也是一名重要的客人,本來如果您到達10級煉金學徒的話也會為您敞開這些資料,但是如果您這真的想早點兒接觸,不妨等兩天。我們這里將會舉行一個小型的煉金學徒大賽,獎勵之一就是進入資料庫查看一些對外的資料。”依庫笑著說道。
  
      “什么時候?”
  
      “大概四五天后吧。”
  
      “好!我一定來!”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