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這個系統好兇猛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口味獨特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口味獨特


  “佩服!”孔曲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只能說出這兩個字來表達他現在的心情。
  
  把最強的人偽裝成最弱的,這個雪云殿還真會玩。
  
  不過路辰一個人有能做什么,他一個合體期,不跟著自己那一隊,萬一雪云殿遇到獸潮,那九人都被淘汰了,他一個人也殺不死幾只七階魂獸。
  
  魂獸到了七階,實力有明顯的翻升,就單一個合體期的修真者,要對付一只七階魂獸,還是有些困難,畢竟魂獸天生就懂空間法則,它們在這方面可比合體期的修真者懂得更多。
  
  面對路辰這突如其來的實力表露,其實最驚訝的還是雪云殿的人,尤其是那幾位長老。
  
  這路辰的底細他們是知道一些的,就是從七星宗來的開光境界的弟子,后來搖身一變變成了煉丹大師,再后來不知道怎么的就變成了上官珊珊的弟子,本來以為他從開光到金丹修為是練了什么特殊的仙法,結果這家伙直接在金丹期使用了合體期才能領悟的空間法則。
  
  這個路辰到底藏的有多深?
  
  比賽有五天,最好在這五天里,所有的魂獸都去圍攻路辰,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摸清楚路辰的實力。
  
  路辰消失后,公孫思柔愣住了,她也是合體期的修真者,她剛才明顯感覺到了空間波動,這說明路辰使用了空間法則,直接跑了。
  
  一個金丹修士,怎么會使用空間法則之力?
  
  這都已經有合體期的實力了。
  
  等等……
  
  公孫思柔突然明白了什么,她先前還在疑惑為什么雪云殿沒有派合體期的修真者參加第一場比試。
  
  按照規則來,在第一場比試中,一支隊伍里面允許有一個人合體期的弟子存在,防范在無界里面遇到獸潮,畢竟分神境界的實力再怎么強,也不能夠使用空間法則。
  
  當然,公孫思柔想錯了,雪云殿是真的沒有打算派合體期的弟子參加第一場,柳武雖然才分神境界,但他本人具有合體期的實力,除了不會使用空間法則。
  
  他們把合體期的弟子都留到了后面的對戰中去,這是柳武的戰術。
  
  公孫思柔皺了皺眉頭,這么看來的話,這個路辰才是雪云殿派出來的最強弟子。
  
  果然,她的擔心不是多余的。
  
  既然路辰是雪云殿派來的最強弟子,那說明他們在擂臺賽的時候,也有可能會遇到這個家伙,正好碰到這家伙一個人行動,得找個辦法消耗他的實力,只要給他造成一定的傷害,他的實力一時半會兒就不會恢復,他們后面的比賽就不會再碰到他。
  
  想到這里,她對其他人說道:“如果下次再遇到路辰,不要猶豫,直接動手,能傷就傷。”
  
  “師姐,他人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其中一個人問道。
  
  公孫思柔回答說:“這家伙隱藏了修為,他有合體期的實力,剛才動用了空間法則之力,直接跑了。”
  
  什么!合體期!
  
  眾弟子也感到有些驚訝,他們一開始也以為雪云殿是消極對戰,沒想到雪云殿在玩這招,想讓他們放松警惕,這個雪云殿好陰險。
  
  “好了,趕緊尋找帶標記的七階魂獸,第一場比試的勝利,我們必須拿下。”
  
  ……
  
  柳武帶著八個人把路辰丟下后,很快就找到了一只七階魂獸,雖然他不會使用空間法則之力,但是他有血云塔,就算沒有合體期的弟子,這些七階魂獸遇到他,也很難逃跑。
  
  柳武直接把他們遇到的那只空間魂獸給吸進了塔里面,然后再讓自己餓人也進入塔中,來個甕中捉鱉。
  
  看到這里,孔曲說道:“居然可以封鎖空間,這個塔一定是個不凡之物。”
  
  柳秦笑了笑,沒有說什么,不過他的臉很快陰沉下來。
  
  這個柳武,居然獲得了這樣的寶物,看來回去后,必須得想個辦法把這個塔給搶過來。
  
  他和柳林本來早就知道了柳武在遺跡里找到了一些東西,不過他們并不知道這些東西有什么用,所以就沒管他,但今天看到柳武的血云塔威力后,他們兩人同時對柳武動了殺心。
  
  通過將七階魂獸關在塔中的方法,柳武他們很快就獵殺了一只帶有標記的七階魂獸,關進塔內的七階魂獸無法使用空間法則,這對于魂獸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看到雪云殿首先獲得了一塊魂晶,觀眾場上的人坐不住了。
  
  “那個塔是什么玩意兒,居然可以完全限制住七階魂獸使用空間法則!”
  
  “這東西也太可怕了,這不會影響比賽的公正性么?”
  
  “看樣子,今年雪云殿要翻身了。”
  
  “去他娘的,他要是敢翻身,老子和雪云殿拼了!”
  
  ……
  
  今年大部分的觀眾壓的都是雪云殿輸,一但雪云殿贏了,幾乎絕大多數的觀眾都會賠慘,輸得連褲子都不剩那種。
  
  雪云殿雖然拿下了第一塊魂晶,但在之后,他們很難再遇到下一只七階魂獸,他們身上都帶有七階魂獸的死亡氣息,這會威懾到其他七階魂獸,而羅剎圣殿的魂晶數很快就超過了他們,韶方知道一但擊殺了七階魂獸,其他魂獸就不敢靠近,于是他沒有輕易動手。
  
  韶方讓一個實力稍微弱一點兒隊員做誘餌,吸引魂獸前來,來的一共有兩只七階魂獸,這兩只七階魂獸為了搶奪食物,便大打出手,韶方和他的隊友們躲得遠遠的,看著那兩只魂獸斗。
  
  等它們斗的兩敗俱傷的時候,韶方使用空間法則之力,封鎖住了空間,此時的兩只七階魂獸都已經身受重傷,難以破開空間封鎖。
  
  就這樣,羅剎圣殿獲得了兩塊魂晶。
  
  魅月谷也沒有閑著,他們此刻也在和七階魂獸周旋。
  
  這個時候,最閑的就只有路辰一個人,路辰這里逛逛,那里看看的,來一只魂獸他就揍一只,完全沒有這是比賽的意思,他就是來逛街。
  
  這時,孔曲似乎發現了什么,于是他開口說道:“此子似乎是在尋找什么?”
  
  路辰雖然看起來漫無目的到處亂逛,但是他每到一個山谷,就會釋放靈力,感知什么。
  
  當他釋放靈力后,就會有很多魂獸圍上來攻擊他,但是他并沒有和這些魂獸糾纏,一拳一個魂獸,直接將它們給嚇跑。
  
  魅族谷的谷主孟柔淑說:“難不成這個家伙是在找七階魂獸?他想單殺七階魂獸?”
  
  眾人陷入了沉思,合體期的確有能力單殺七階魂獸,不過過程會非常艱難,兩敗俱傷都有可能。
  
  就在這時,一只七階魂獸突然在路辰面前,路辰沒有理會,直接溜了。
  
  路辰逃跑后,孟柔淑的猜想顯然就錯了,那么,既然路辰不是在找七階魂獸,那他又在尋找些什么東西?
  
  孟柔淑其實猜對了一般,路辰的確是在找魂獸,但不是七階的,而是八階以上的。
  
  七階的他看不上眼,蘇瑤瑤說了,這次比試,不需要裝逼打臉,只需要一戰到底,專門挑強的打,表現出自己極高的天賦,以及強大的實力,只有這樣,才會有機會被隱藏在暗中的觀察者看中。
  
  路辰躲開七階魂獸后,使用空間法則換地方,結果正好碰到魅月谷攻打七階魂獸。
  
  看到路辰出現后,魅月谷的弟子們瞬間警惕起來。
  
  “師姐,快看天上,是路辰!”
  
  “師姐,這家伙要搶我們的魂晶!”
  
  公孫思柔正在牽制七階魂獸,根本沒空理會路辰,她抬頭看了一眼路辰后,對其他人說道:“這只魂獸馬上就要死了,趕緊去幾個人攔住路辰!”
  
  她話一說完,花悅語和另外幾個魅月谷的弟子就向路辰飛去。
  
  花悅語去就是做做樣子,根本沒打算真的攔,她知道路辰的實力,路辰要是真搶,他們魅月谷這幾個人也不一定攔的住。
  
  魅月谷的其中一個弟子說道:“這只魂獸是我們的,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路辰笑了笑說:“好好好,我馬上就離開,馬上就離開。”
  
  他話音剛落,瞬間破解了公孫思柔的空間封鎖,出現在公孫思柔的旁邊,漂浮著,看著她和那只七階魂獸搏斗。
  
  公孫思柔瞟了一眼,發現路辰就在自己右側,她頓時被驚得滿頭大汗。
  
  這家伙想做什么!
  
  “你想干嘛!”公孫思柔緊張的說。
  
  公孫思柔現在不能停手,她一停手這只魂獸要么逃跑,要么轉過去進攻其他人。
  
  路辰淡淡的說道:“不想干嘛,我只不過是想要這只聚璃獸身上的一個東西。”
  
  聽到這里,公孫思柔變得更加警惕。
  
  聚璃獸身上的東西?
  
  能讓路辰惦記的聚璃獸身上的東西,恐怕只有魂晶。
  
  這個路辰想要搶他們的魂晶!
  
  她立刻對其他人說道:“快阻止他!”
  
  路辰嘴角微微一笑,身影一閃,瞬間出現在公孫思柔的身后兩米左右。
  
  察覺到空間波動以后,公孫思柔心里大驚,他以為路辰要偷襲她。
  
  就在她準備抽身離開時,空間突然封鎖,她無法使用空間法則,要破除這個空間封鎖,需要花費她不少的時間。
  
  這下她被夾在了魂獸和路辰的中間,無法脫身,而這只聚璃獸又非常兇猛,她只要敢轉身,立刻就會被聚璃獸傷到。
  
  但她幻想的路辰的偷襲并沒有發生,路辰只是跑到她身后說道:“小妹妹,幫我牽制一下這只聚璃獸,我去給它做個手術。”
  
  說完,路辰出現在了聚璃獸的身體下方。
  
  一道白光閃過,聚璃獸猛然大叫起來,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人們被路辰的做法驚呆了!
  
  公孫思柔也傻眼了。
  
  聚璃獸隨后跑去進攻路辰,它就像發了瘋一樣,瘋狂的對著路辰吐毒液,路辰不以為然,他把絕育手術做完后,就直接撤了空間封鎖,然后跑路。
  
  這只聚璃獸沒有放棄,它也撕開了空間,想要去追它的仇人。
  
  公孫思柔這時回過神來,她肯定是不會讓聚璃獸逃跑的,于是再次封鎖空間。
  
  路辰的做法讓很多人不理解,公孫思柔也是,這個路辰拿聚璃獸的蛋來做什么?
  
  她剛才還以為路辰說要聚璃獸身上的一件東西是指魂晶,沒想到居然是聚璃獸的肉。
  
  這個路辰還真是個壞人,不過好在他跑了,沒有和他們搶魂晶,他們可以放心的把這只聚璃獸拿下。
  
  競技場上的鏡石再次給了路辰一個特寫,因為人們都想知道,路辰拿聚璃獸的肉來做什么。
  
  人們期待的解答并沒有出現,路辰割了聚璃獸的肉后,就再也沒有把它的肉給拿出來,他依舊漫無目的的在無界中瞎逛著。
  
  第一天白天時間很快結束,但修真者都是幾天幾夜可以不睡覺不吃東西的那種,所以競技場上的觀眾,幾乎一個都沒有上,不僅沒少,反而還多了,現在過道上面都站滿了人。
  
  雖然觀眾們不用休息,但對于累了一天的參賽隊員們來說,他們必須花時間調整一下自己體內的靈力。
  
  無界是弱靈地區,靈氣非常稀薄,很多地方還沒有靈氣,所以他們必須想辦法補充靈力。
  
  就在參賽隊員們都開始休息的時候,唯獨路辰還在無界里面瞎逛。
  
  人們內心都產生了疑惑,這個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也沒見他擊殺魂獸。
  
  他從魂獸割了一塊肉后就再也沒有什么驚人的表現。
  
  就在人們不理解路辰在做什么時,路辰將那塊魂獸的肉拿了出來,然后又拿出一口大鍋。
  
  燒水,燉湯。
  
  這……
  
  看到這一幕,觀眾們徹底驚呆了。
  
  他這是在干嘛?
  
  拿魂獸的肉來燉湯?
  
  這家伙不會是要吃魂獸的肉吧?
  
  路辰是個比較講究的人,他一邊燉湯,一邊拿出調味的東西往鍋里放,然后手中拿著一個碗,時不時的從鍋里勺點兒湯出來嘗嘗味道。
  
  一些觀眾實在看不下去了,趕緊閉上眼睛。
  
  有些女性觀眾忍不住,直接吐了出來。
  
  這尼瑪用魂獸肉燉的湯可以喝?
  
  孔曲這時說道:“上官長老,你這個弟子的口味有些特別啊。”
  
  上官珊珊尷尬的說:“他比較喜歡吃一些獨特的食物。”
  
  上官珊珊都沒有想到,路辰居然拿魂獸的肉來燉湯喝,在人們的認知里面,魂獸的肉是不能吃的,四大獸種,只有靈獸的肉人類才吃,其余的妖獸,兇獸,魂獸,都是它們吃人類。
  
  這個路辰,有點兒可怕啊。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