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凡真好

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凡真好

坐在飛舟之上,陳沉看著手中的蓮花印記,眉頭緊皺。
  
  他明白一個道理,面對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修士可以報出天魔城的名號,狐假虎威,震懾對方一番。
  
  因為對方沒把握殺了自己,所以犯不著招惹一個大敵。
  
  但面對比自己強一大截的,報出天魔城的名號只會給自己招來殺生之禍。
  
  “師父,咱怎么辦?要不等她追來了,您就從了那黎仙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如今先委曲求全,不算丟人,等以后咱們實力變強了,你再把她一腳踢開!”
  
  一旁黃梨揮舞著粉拳略帶憤怒地說道。
  
  除此之外,她并沒有表現出什么意外的情緒,似乎已經見怪不怪。
  
  很明顯,在這上界,女修劫男修的色并不算太過罕見。
  
  看她這副神情,陳沉就有些來氣。
  
  十年!
  
  十年的時間,孩子都生了,還報什么仇?
  
  “你怎么不早點提醒我會發生這種事!難道你不知道師父我的相貌是那么的……罷了,做人要低調,你少給我添亂?!?br/>  
  黃梨委屈道:“我覺得師父你修為強大,應該不至于這樣的,沒想到……到了您這等境界也難免遇到這種問題,唉!像我這么美麗的少女什么時候才能不被人惦記?”
  
  陳沉聞言默然無語,最終只能深深地嘆了口氣。
  
  不遠處吳德還在對著鏡子顧影自憐,按照他們一族的審美,他是個老帥哥,只是不知為何如今有些不好使了。
  
  估計是修為太低的緣故!
  
  嗯,肯定是因為修為。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吳德默默想道,然后朝陳沉投去了艷羨的目光。
  
  主上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陳沉掃視了一圈幾人,發現沒一個靠譜的,無奈地搖了搖頭后索性拿出了極品靈石交給赤目金剛,催動這飛舟。
  
  瞬間,飛舟的速度便暴漲了一截。
  
  ……
  
  一天之后,幾人到了天陽城,飛舟因為承受不住極品靈石的磅礴靈氣,已經到了散架的邊緣。
  
  沒辦法,為了自己的清白,陳沉也只能拼了。
  
  來到這天陽城,他準備買一艘更好的飛舟交給赤目金剛,順便打聽打聽那黎仙到底是何許人,是什么境界的修為。
  
  如果可以,他想乘坐傳送陣直接遠離這里,哪怕多花點靈石也在所不惜。
  
  不過在這上界,傳送陣也有空間限制,最多一次只能挪移十萬里左右,盡管如此,價格依舊極為高昂,一般只有某些極為厲害的強者遇到急事才會動用傳送陣。
  
  而在天陽城中便有一座傳送陣,直通十萬里之外的輝月城。
  
  在上界混了這么久,陳沉對上界的地域劃分已經有了一定的認知。
  
  這上界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域,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五域之外的化外之地,化外之地不比五域小,如今他們所在的地方便屬于化外之地。
  
  而他們的目標則是上界的北域,那里有天魔城的分部,而且距離此地也最近。
  
  如果動用傳送陣,一連傳送個十次,說不定便能進入北域范圍。
  
  “得趕緊找個厲害的靠山啊……”
  
  陳沉感嘆了一句,帶著幾人進入了天陽城。
  
  “師父,什么時候你能弄個城主當當,我在城門口替你收入城費!”
  
  黃梨羨慕地看了一眼守城的兩個修士,小聲說道。
  
  “城主?但愿我還有這個機會吧?!?br/>  
  陳沉苦笑說道。
  
  沒過多久,幾人來到了一家法寶專賣店,陳沉想也不想,直接買了一艘最貴的飛舟。
  
  掌柜見陳沉如此大方,喜笑顏開,一張嘴恨不得咧到耳后跟。
  
  “客人,您的東西還請收好,這飛舟可是城中王越大師親手煉制的,絕對值這個價!”
  
  掌柜說罷,將一枚儲物戒鄭重地交給了陳沉。
  
  陳沉收回儲物戒,有意無意地問道:“掌柜,黎仙這個修士你聽說過嗎?”
  
  他這話一出,掌柜頓時露出了錯愕之色,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貴客,您一看就是路過的大宗派修士,所以沒聽說過黎仙,像我們天陽城的修士,誰不知道這個名號?”
  
  陳沉聞言心中咯噔了一聲。
  
  名氣這東西往往跟實力相匹配,一個修士越有名,便代表著其實力越強。
  
  要是那黎仙高他一個大境界,他有希望逃脫,但若是高兩個大境界,恐怕只能認命了。
  
  “那她到底是誰??!”
  
  身后黃梨迫不及待地問道。
  
  “她是距離此地兩萬里的黎仙宗宗主??!黎仙前輩可是個大好人,常年派出分身在黎仙宗附近巡視,也正因為如此,黎仙宗周圍很少有殺人奪寶的事發生。
  
  就連我們天陽城也跟在后面沾光,所以我們天陽城的修士都十分敬重她?!?br/>  
  掌柜解釋道,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明明就是派分身劫色!我呸!道貌岸然之徒,我輩不屑與之為伍!”
  
  陳沉心中暗罵了一句,嘴上問道:“那她是什么修為?”
  
  “修為?不知道,反正很厲害就是了,就連我們煉虛巔峰修為的城主見到她都得稱前輩,恭敬行禮?!?br/>  
  陳沉聽此已經生了趕緊離開這天陽城的心思。
  
  人家和城主相熟,他在這里不就等于在人家的老巢嗎?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不過轉念一想,陳沉又想到了一樣東西。
  
  “掌柜,你們這兒有沒有易容類的法寶?”
  
  “有的,前輩您要?我給你拿!”
  
  沒過多久,掌柜拿出了七八張易容面具。
  
  陳沉挑了個最丑的買下,然后戴在了臉上,詢問系統。
  
  “系統,方圓五十米誰最丑?”
  
  “宿主身后兩米的吳德最丑?!?br/>  
  聽此陳沉隱隱有些羨慕,像吳德,永遠不會遇到他這樣的麻煩,簡單的人生真是幸福。
  
  買完東西,陳沉轉身就走,不敢在天陽城多做停留,至于傳送陣,更不敢去過問。
  
  然而就在他走之后,那掌柜臉上突然露出了狂喜之色,隨后拿出了一枚傳訊令牌。
  
  “大人,我遇到一行人,組成和您說的一模一樣,一名赤炎族,一名灰魔族,還有一男一女兩個人族,那人族男子還向我夠買易容面具,我猜很可能就是您要找的那個人?!?br/>  
  “具體什么容貌?”
  
  “赤炎族的那人又高又大,是元神境的修為,那灰魔族又老又矮又丑,修為也不高。
  
  而那兩個人族,女的看起來十六七歲,樣子有些天真,至于最后那男修……
  
  外表俊朗,修為我看不出來,但我從他眼中隱隱看到了焦慮,似乎最近遇到了不順心的事?!?br/>  
  “知道了,如果真是,該有的賞賜不會少你的?!?br/>  
  傳訊令牌那邊傳來了淡淡的聲音,隨后便再也沒了動靜。
  
  閱讀網址: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