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二百二十章 我在這里等他 第三更

第二百二十章 我在這里等他 第三更

日上三竿之時,整個大晉疆域內的平民都開始向無鋒山方向遷移。手機端
  
  大晉若是和前世的國家相比,算得上地廣人稀,百里之地才有一城,而一城周圍零零散散分布著一些小縣城,小村莊。
  
  整個一國加起來也只不過數千萬人口。
  
  按照陳沉的規劃,無鋒山周圍方圓千里,足以安置這么多人。
  
  土地日后還能打回來,但人死了,就沒有以后了。
  
  相比于妖族和其他人族疆域,小諸侯國的靈氣大多稀薄,元嬰便是被頂尖強者,如今驟然遭到高層次地域的打擊,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所以每一步他都要好好規劃,不然對于整個大晉,便是滅頂之災。
  
  “師兄,這要是被天狼皇和白熊皇兩面夾擊,在無鋒山會師,我們恐怕得玩兒完?!?br/>  
  袁擎天看著面前巨大的沙盤,額頭上滿是冷汗。
  
  俗話說得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師兄固然厲害,但現實條件擺在那里,想逆天太難了。
  
  修士之間的戰爭和凡人之間可不一樣,用用火用用水就能造成大規模殺傷。
  
  如果不是師兄無所不能,他現在恨不得勸師兄跑路,以后再找機會回來報仇。
  
  陳沉看著沙盤眉頭微皺,他何嘗不知道這一點?
  
  從昨夜起到現在,他腦海中就一直在想如何破局。
  
  沉默了良久,陳沉突然開口:“我不能待在無鋒山,我這人太拉仇恨了,總有妖族想殺我成名?!?br/>  
  “不錯,師兄,您就是個禍害?!痹嫣煺J真的點了點頭。
  
  “嗯?”
  
  “呃,我想不到太多詞匯,大抵就那么個意思?!痹嫣鞊狭藫项^,有些不好意思。
  
  “沒文化,就多讀書!別胡說八道!”
  
  陳沉怒斥了一句,然后一指沙盤上的大晉南域冷冷道:“下午帶上暗衛隨我去南域,我們深入敵后!”
  
  “嗯!”
  
  袁擎天重重地點了點頭沒有絲毫遲疑,更沒有畏懼。
  
  打定了主意之后,陳沉沒有耽擱,開始迅速傳達指令。
  
  如今這時候,每時每刻都非常寶貴,當斷不斷,只會反受其亂。
  
  “老黑,帶著你的手下加快速度,先進入大晉,將無鋒山一帶全部占領,我會給你創造條件,只要你占領了無鋒山一代,那天狼妖皇來了也只能占領無人區?!?br/>  
  通知完老黑后,陳沉又聯系上了周人龍。
  
  “門主,麻煩您給天狼妖皇制造點麻煩,延緩他們進入大晉的速度?!?br/>  
  門主的稱呼加上“您”這個尊稱,周人龍欣然答應。
  
  兩道指令下達,陳沉立刻開始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臨行前,他又和八位師兄師姐打了一波感情牌,讓他們幫忙照看一下無鋒上以及周圍地域。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大晉如果沒有他和暗衛,那總體實力還不如八位師兄師姐的追隨者們。
  
  單單大師兄的那三個元嬰巔峰追隨者,便幾乎可以吊打大晉最強宗門天云宗。
  
  “小師弟,放心吧,大晉為我們做了這么多,我們出點力也是應該的?!?br/>  
  大師兄余火拍拍胸脯保證道,其他師兄師姐也一一允諾。
  
  陳沉將這情分默默記在了心里,離開時將無鋒山的五重護山大陣開到了最強。
  
  無鋒山作為陳沉傾力打造出來的山門,除了靈氣濃郁外,防護也強到了極點,護山大陣全開之下,一般的元神強者都攻不進來。
  
  正因為有這護山大陣在,他才能安心離開。
  
  至于消耗的靈石,此刻他是完全不在意了。
  
  ……
  
  一切安排妥當,陳沉便帶著袁擎天以及暗衛離開了無鋒山,朝著大晉的南域飛去。
  
  一路之上,到處都是遷移的平民。
  
  神識掃蕩之下,一切盡收眼底。
  
  有土豪鄉紳拖家帶口,乘坐著豪華馬車,行在最前。
  
  也有貧苦的村民步履蹣跚,面黃肌瘦,遠遠地拖在最后。
  
  還有一些曾經的大人物徒勞地給隨行護送的修士塞好處,讓修士直接帶他們飛往無鋒山。
  
  看到這綿延近百里的隊伍,陳沉神情漠然,內心古井無波。
  
  此刻他有些理解玉瓊和夏惜霜的心態了。
  
  正所謂站得高,看得遠,當他著眼整個大晉的時候,便沒空顧及下方這群人的悲歡離合了。
  
  而如果他是下方人群中的一員,說不定還會見義勇為,扶危濟困一番。
  
  這就是身處高度的不同,帶來的不同視野。
  
  ……
  
  等進入南域,映入眼簾的又是另一番景象。
  
  大地之上,開始出現類似北疆古戰場上的那種死氣。
  
  每隔幾十上百里,便能看到一片大的廢墟,或者殘破的城池。
  
  看著這些景象,陳沉甚至能聯想到昨夜發生的一幕幕。
  
  那些直接化為廢墟的,大多都是元嬰及以上的妖族出的手,這種修為的妖族只要飛到城池上空一番破壞,便能將整座城池毀滅。
  
  而那些殘破的城則是元嬰以下妖族的手筆,這種級別的妖族,一般都是沖進城內,大肆殺戮,最終毀城,所以不至于將城直接化為廢墟。
  
  但景象卻更為慘烈,因為能看到一堆堆的尸體和血流成河的畫面。
  
  屠殺是昨夜發生之事,所以此時那些尸體的鮮血還尚未流盡,死相極為凄慘。
  
  陳沉內心刺痛,不忍再看,直接向前方飛去。
  
  凡人在修士面前脆弱不堪,在妖族面前更是如同螻蟻。
  
  在這戰爭時期,凡人想要生存,何其艱難?
  
  也難怪四大宗要鎮守在人族邊疆,建立兩道防線,實在是這內部毫無抵抗之力。
  
  “師兄,我決定了,身為一個殺手,我早晚要刺殺了那個妖神血脈,若不是他統一了八大妖族,哪里會發生這樣的事!”
  
  袁擎天雖然傻,但看到這一路的慘狀也是心有戚戚。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說實在的,陳沉這一刻也動了這個心思,心想著怎么打入妖族內部,弄死那貨。
  
  一刻鐘后。
  
  陳沉落在了一處山脈之中,這大山內部隱隱有妖獸嘶吼之聲,明顯有妖族駐扎在這里。
  
  剛一落地,便有一妖獸朝著陳沉飛撲而來。
  
  不用陳沉動手,一名暗衛手中鐮刀一閃而過,那妖獸一分為二。
  
  “什么人!”
  
  遠處傳來一聲怒罵,緊接著一名妖族從樹林深處飛了過來。
  
  這妖族實力不弱,修為大概在結丹后期,不過在看到陳沉一行人后,卻是驚地亡魂皆冒,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袁擎天見此想動手,卻是被陳沉阻攔。
  
  雙方就這么互相對視,足足持續了一分鐘,那妖族才發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驚呼之聲!
  
  “敵襲!有人族修士!”
  
  等他喊完這一整句,陳沉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一巴掌將他拍成了碎片,順手將妖丹取了出來,放進了儲物戒里。
  
  片刻之后,周圍傳來一陣陣沙沙的響聲,緊接著便有近百頭妖獸從從今深處探出了猙獰的腦袋。
  
  天空之中,更是不斷有妖族飛來,沒過多久也集結了近百名妖族。
  
  然而,其中最強的不過是一名元嬰妖王。
  
  那元嬰妖王看著下方的一眾人族修士,眉頭直跳。
  
  他看不出下方這群人族修士的修為,但卻隱隱感覺很危險。
  
  “人族修士,你叫什么名字?”元嬰妖王強忍住心頭的不適,冷聲問道。
  
  “陳沉?!?br/>  
  陳沉直言不諱。
  
  聽到這個名字,元嬰妖王思索了片刻,隨后陡然變得驚懼無比,二話不說就想逃離,但剛一轉身,十二名暗衛已經攔在了他的面前。
  
  “白熊皇大人會給我報仇的!”
  
  元嬰妖皇自知必死,直接就想自爆,但才自爆了一半,便被十二名暗衛一人一擊打成了齏粉。
  
  緊接著十二名暗衛直接組成了某種陣法,將近百名妖族圍困在了中間。
  
  不過分分鐘的功夫,近百妖族就被屠戮一空,只剩下一名最弱的筑基妖族瑟瑟發抖,被帶到了陳沉面前。
  
  “大……大人饒命,我是本地妖怪,剛加入白熊皇麾下兩個時辰,沒有殺一個人??!”
  
  那筑基妖族直接跪地,滿臉都是辛酸淚。
  
  陳沉點了點頭,輕輕拍了拍那妖族的肩膀,露出了一個笑容,淡笑道:“我不殺你,不過你得回去告訴那什么白熊皇,就說我陳沉,在這里等他?!?br/>  
  我能追蹤萬物
  
  我能追蹤萬物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