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盡皆由我替你擋下

第一百八十五章 盡皆由我替你擋下

    天云宗前,風云變幻。
  
      云層中隱隱綽綽,不知隱藏了多少強大的妖族。
  
      只看那偶爾顯露出來的奇特面貌,便知道這些妖族大多出身不凡。
  
      “夏惜霜,你斬殺我妖族元神強者,此事不可能就這么輕易過去,我乃撼天狂熊一族憾重,今日你若能擊敗我,我撼天狂熊一族便撤離這里?!?br/>  
      山門之前,一頭高近三米的恐怖巨漢沉聲說道。
  
      雖然他刻意壓低了聲音,但那音量還是聲震云霄。
  
      看著這撼天狂熊,又看了看天空中那些蠢蠢欲動的妖族,夏惜霜緩步走出了天云宗的大陣之外。
  
      此時她臉色微微發白,顯然重傷未愈。
  
      不過在她背后,倒是多了把劍,這把劍雖然不是她的本命之寶,卻沒有什么太多的使用限制。
  
      看到夏惜霜沒有拒絕的自己的挑戰,撼重露出了冷笑。
  
      這個女人倒是聰明,今天這么多妖族天驕齊聚,哪里是想拒絕就能拒絕的?
  
      仰天狂吼了一聲,憾重身前出現了一塊四四方方的大印,大印上滿是符文,只是看一眼便給人極為厚重的感覺。
  
      “鎮壓!”
  
      一聲厲喝,四四方方的大印迎風暴漲,沒過多久便化為了小山大小,朝著夏惜霜當頭鎮壓而去。
  
      夏惜霜見此目光凝重,深吸了一口氣之后,背后長劍驟然出鞘,一道強大劍意凝聚而出,朝著那大印斬了過去。
  
      ……
  
      兩人交手五十回合,憾重便落入了下風。
  
      先天金靈之體,哪怕手中長劍不是本命之寶,也能發揮出遠超一般天驕本命之寶的威力。
  
      再加上夏惜霜本身用劍天賦極高,每出一招都蘊含著極為鋒銳的劍意,憾重硬撐五十招已經渾身是傷,血流不止。
  
      “我認輸!”
  
      不甘地低罵了一聲,憾重往后猛退,直接退出了戰場。
  
      夏惜霜準備返回天云宗大陣之內,這時云層中又一個妖族喊住了她。
  
      “慢著,我乃南疆神蛟一族蛟洋,還請賜教!”
  
      聽到這話,大陣內的一眾人族全都憤怒不已,這些妖族天驕竟然要明目張膽的打車輪戰!
  
      “師姐,別理他!”小荷在大陣里焦急地喊道。
  
      夏惜霜看了一眼天空中那些妖影,最終還是回到了陣外。
  
      這一戰并不只是意氣之爭,兩族之中有大人物關注這一戰,并且下了賭注,那賭注關乎到某一淪陷諸侯國近千萬人的性命。
  
      她唯有應戰。
  
      而師父能幫到她的只不過是命人送了一把劍過來。
  
      盡管如此,夏惜霜卻已經心滿意足。
  
      自己提前動用破曉,師父的失望可想而知,如今沒有直接放棄她,便算對得起這么多年的師徒之情了。
  
      ……
  
      神蛟一族的蛟洋下場,也只不過撐了六十招而已便倉皇敗退。
  
      先天靈體吸收靈氣的能力堪稱逆天,呼吸間靈力便徹底補充完畢,所以經歷了這兩戰,夏惜霜并沒有太過疲憊。
  
      看到這一幕,云層中的眾妖神情變化莫測。
  
      夏惜霜是名震人族的天驕,哪怕沒有破曉,也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正當他們思索著有誰下場的時候,一名白衣男子已經到了夏惜霜身前不遠處。
  
      “吾乃九尾天狐一族狐白,你殺我姐姐,我來此報仇?!?br/>  
      看到這白衣男子,夏惜霜神情驟然變得警惕。
  
      這狐白乃是元嬰巔峰的修為,嚴格的來說根本不算年輕一輩。
  
      沒想到如今竟然要以報仇的名義對她出手。
  
      沒等她繼續想下去,狐白一雙眼睛驟然變成了碧綠色,背后冒出了五條潔白如雪的尾巴。
  
      這五條尾巴有規律地擺動,夏惜霜只覺得眼前景象一變再變,整個世界都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道友,如今大晉最強的勢力當然是我天云宗!”
  
      “圣子是個好人,與我們同甘共苦?!?br/>  
      “你我本就是朋友,總是道友道友的太過生分?!?br/>  
      “惜霜……”
  
      腦海中不斷出現陳沉的影子,以及在前線戰場上,每天休息之前通過傳訊令牌傳出去的那一兩句話,
  
      那段時間,不知為何,只要等到那簡短的回復,她便可從整天的殺戮之中找到那片刻的安寧。
  
      想到這里,她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
  
      隨后一股強烈的刺痛傳達到了她的腦海深處。
  
      噗!
  
      一口鮮血噴出,夏惜霜臉色慘白,整個人都變得有些萎靡。
  
      不過她的眼神卻愈發堅定,其中的冷意如同寒冬霜雪,看得不遠處的狐白眉頭緊皺。
  
      這女人不過片刻功夫,竟然就從他的幻術中走了出來。
  
      雖然這片刻功夫已經重創了這個女人,但他卻不敢貿然出手了。
  
      不僅僅因為那個眼神,更因為這女人是個傻子。
  
      要是不傻,他姐姐也不會死。
  
      如果此時這夏惜霜和他拼命,他當然有信心滅了對方。
  
      但他恐怕也不會好受到哪里去,他即將踏入元神,如果被此事影響,那不值當。
  
      想到這里,狐白緩緩退去。
  
      這女人精神受創,不是短時間能夠恢復的,后面自然有其他妖族能夠收拾她。
  
      尤其是那幾個真正厲害的,此刻還沒動手呢。
  
      果不其然,他剛剛退下,空中就出現了一個背負雙翼的女妖。
  
      這女妖頭生獨角,雙眼之中一片雪白,出自八大妖族之中赫赫有名的風神鳥一族。
  
      看到夏惜霜那凄慘模樣,那女妖冷笑道:“夏惜霜,沒想到你也有今天?!?br/>  
      “風玉,要戰便戰,何須多言?”
  
      夏惜霜站直了身體,以劍指著那女妖,語氣冷漠。
  
      這風玉是妖族之中赫赫有名的天驕,遠不是之前的憾重和蛟洋可比的。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倔,好,很好!希望你待會兒還能和現在一樣!”
  
      風玉冷笑了一聲,直沖天際,隨后整個天瞬間陰了下來。
  
      嗒嗒……
  
      雨滴開始落下,隨后這雨越下越大,不過頃刻之間,整個天云宗山門之前就下起了漂泊大雨。
  
      大陣內部的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發生了什么,他們只能看到偶爾有雨落在大陣之上,大陣的光芒才會輕微震顫一下。
  
      “風雨殺陣!”
  
      云層之中有妖族天驕喃喃低語,眼神中滿是忌憚。
  
      在這殺陣之中,外界靈氣徹底斷絕,哪怕是先天靈體也得不到補充。
  
      更關鍵的是,這雨中飽含風神鳥一族的秘術攻擊,不僅能屏蔽視線,更能不斷消耗被困之人的護體靈氣,最終將陣中之人徹底磨死。
  
      此時此刻,這風雨殺陣的確是對付夏惜霜的最佳手段。
  
      只是可惜,他們趕來這里一趟,很可能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
  
      風雨殺陣中,一道陰影在上方盤旋,每當夏惜霜即將走出殺陣,那陰影便發出一道強絕的攻擊,將夏惜霜擊退回去。
  
      而發出一道攻擊后,那陰影又會再度隱藏進風雨之中。
  
      天云宗大陣內的眾人只能看到前方那覆蓋方圓數里的傾盆大雨之中,時不時便暴射出一道劍氣,震起一大片雨花,卻不見夏惜霜能沖出困陣。
  
      面對此情此景,他們只能干著急。
  
      天空中一眾妖族天驕冷眼看著這一幕。
  
      風雨殺陣哪里是那么容易破的,就算夏惜霜沒受傷,也未必能破開風雨殺陣,更別說她現在身負重傷了。
  
      別看那劍氣激蕩的厲害,其實只是垂死掙扎而已。
  
      ……
  
      半個時辰后。
  
      殺陣之中,劍氣依舊在激蕩,但卻比剛開始微弱了不少。
  
      天空中一眾妖族天驕卻全都是滿臉異色。
  
      這夏惜霜能撐這么久,已經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沒有靈氣的補充,硬扛靈雨這么久的攻擊,這先天靈體果然了得!
  
      “強弩之末,你還在堅持什么?”
  
      風雨中傳出風玉不屑地冷哼之聲,隨后那大雨驟然變得激烈了起來,遠遠望去每一滴雨中都飽含著靈力光芒。
  
      砰砰砰!
  
      哪怕是石頭地面,在那磅礴的靈雨沖刷之下,都被射出了一道道細密的坑洞。
  
      不過片刻間,方圓數里之地都下降了半米之深!
  
      在這一刻,風雨殺陣真成了一座殺陣,而不是一座困陣!
  
      “師姐!”
  
      天云宗山門內的小荷悲呼出聲,想沖出去,卻被身后幾個浩然劍宗弟子死死拉住。
  
      那幾個浩然劍宗弟子,則是不斷掃視空中,希望師門的高手能出來救援。
  
      然而,卻空無一人,這讓他們忍不住心生絕望。
  
      ……
  
      風雨殺陣之中。
  
      夏惜霜身上的護體靈氣已經黯淡無光。
  
      她的確撐不住了,在這風雨殺陣之中,哪怕想找個機會和那風玉同歸于盡都做不到。
  
      頭頂的大雨每一滴都向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轟擊在她的護體靈氣之上。
  
      噗通!
  
      夏惜霜臉上滿是疲憊之色,最后以劍杵地,單膝跪倒在地。
  
      這一刻,她突然忘記了頭頂的風雨,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枚通訊令牌,眼神中滿是溫柔。
  
      “陳沉……我可能要死了,不用想著給我報仇……”
  
      她的話還沒說完,頭頂的大雨突然消失。
  
      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緊緊握住了她的手,連帶著那傳訊令牌也被握在了一起。
  
      感受著那手上傳來的溫度,夏惜霜不知為何突然感受到了一絲心安。
  
      茫然地抬起了頭,風雨殺陣并沒有消失。
  
      只是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到了她的身前,手中撐著一把黑傘,將她護在了傘下。
  
      依然是熟悉的笑容,只不過在那笑容之后卻隱藏著發自內心的心疼。
  
      “陳沉……”夏惜霜恍若隔世,呢喃了一聲。
  
      話音剛落,那身影已經單臂將她攬在懷中。
  
      漏過的風雨濺射在那身影身上,發出金鐵交鳴之聲,卻沒有一絲一毫落在她身上。
  
      陳沉感受著懷中的溫度,心中的感情再也克制不住,眼含熱淚,喃喃說道:“惜霜……
  
      從此以后,這方世界的風雨,盡皆由我替你擋下?!?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