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絕代雙驕

第一百八十一章 絕代雙驕

    聽到那有些熟悉的聲音,袁擎天整個楞在了土里。
  
      那是……難道……莫非!
  
      想到某種可能,袁擎天整個人仿佛得了羊癲瘋一般,在土里激烈的顫抖起來。
  
      下意識地想喊兩句,但卻吃了一嘴的土。
  
      忍著全身的劇痛,掙扎著翻過了身,他終于看到了那個身影。
  
      依然一襲黑衣,帶著面具,只是一個背影,便如同山岳一般,給人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袁擎天噴出了嘴里的土,眼中滿是熱淚。
  
      能讓一眾魔門弟子同時喊師兄的只有這一個人,自己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
  
      陳沉同樣看向了遠處躺在地上的袁擎天,心里感嘆這小子簡直是小強的命。
  
      這是第幾次了?
  
      他都有些記不清了。
  
      自從這小子從他手里逃過一劫后,他就覺得這小子命硬,沒想到竟然硬到了這種程度,瘋狂作死都死不了。
  
      再想想自己差點被雷劈死,陳沉心中忍不住嫉妒。
  
      見師兄看著自己,袁擎天踉蹌地從土里爬了出來,眼神中的情緒復雜難明,一時間竟然說不出任何話來,只能高聲喊出那么一句“師兄”。
  
      陳沉對他微笑示意。
  
      與此同時,遠處烏云一道勁氣朝他襲來,這勁氣的威力和之前攻擊袁擎天的相差無幾。
  
      陳沉對此卻是不聞不問,任由那勁氣攻擊到他身上。
  
      砰!
  
      一聲悶響,勁氣直接被震開,陳沉身形沒有移動一絲一毫。
  
      一眾少門主看到這一幕全都鴉雀無聲,還有幾人下意識地看向了灰頭土臉的袁擎天。
  
      什么叫差距?這就叫差距!
  
      就連幾個人群中的分門門主看到這一幕,瞳孔也是下意識地微縮。
  
      剛剛那一擊可是元嬰妖修發出的,就算是他們也要小心應對,可是卻無法撼動少門主。
  
      難道少門主竟然突破但元嬰了?想到這種可能,幾個門主心中都忍不住掀起波瀾。
  
      煉體一脈,終于又出了一個真正的高手!
  
      ……
  
      陳沉轉過身,手中萬化神鋒散發著驚人的波動。
  
      那片妖云此刻也停了下來。
  
      這戴面具的人可不像之前那個傻批,沒有實力還非得裝比。
  
      七八個元嬰妖修從妖云中現出了身,神情凝重地看向了陳沉。
  
      沒什么你是何人的廢話,四個元嬰妖修便飛了出來,從四個方向將陳沉圍在了中間。
  
      看到這一幕,魔門幾個分門主都露出了緊張之色。
  
      魔門九大元嬰,今天在場的只有三位,不然他們也不會被妖族追著攆。
  
      雖然如今又多了少門主這么個高手,但依舊未必是妖族的對手。
  
      他們潛意識里還是想逃。
  
      四名元嬰妖修,別說是少門主,就算是那逆天的陳沉也未必是對手……
  
      雖然心中不愿意承認,但他們還是覺得那天云宗的陳沉是兩國第一天驕。
  
      畢竟那家伙結丹期便能獨對元嬰中期的不死妖凰,實在是太過逆天了,恐怕只有那一劍斬元神的夏惜霜能夠媲美。
  
      想到這里,毒部那分門主沙啞著道:“少門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今天還是先跑吧,前方不遠處,有我們的援軍……”
  
      什么援軍,當然都是他瞎編的……前方有個屁的援軍。
  
      陳沉從前方來的,當然也知道沒什么援軍。
  
      看著那面前的一眾元嬰妖修,他放聲大笑,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從身上散發而出!
  
      “無需多言,前段時間,我魔門受人族調令趕往前線,我沒能和大家共患難,這讓我愧疚不已,如果這次再不能為大家一戰,那我將遺憾終生,所以今天,我哪怕是死……”
  
      陳沉的話還沒說完,一名元嬰妖修就對他發動了一道攻擊。
  
      這讓陳沉勃然大怒!
  
      “我還沒把悲壯的氣氛烘托好,你們急著動什么手!”
  
      心中大罵了一句,陳沉含怒一斬!
  
      一道磅礴的金色氣血之力轟然而出!
  
      轟!
  
      一聲巨響,那元嬰初期的妖修直接變成了兩半!
  
      看到這一幕,陳沉才繼續道:“所以今天,我哪怕是死,也要擋住這些妖族,你們趕緊撤……”
  
      下方毒部分門主看到這一幕,眼角忍不住抽搐。
  
      你這個實力,死個毛線……剛剛看來是他想多了。
  
      這兩國之內并不是一枝獨秀,而是絕代雙驕。
  
      少門主的實力完全可以和那天云宗圣子比肩。
  
      “我就說師兄要是活著絕不比那狗屁陳沉的實力差,你還偏偏不信,你看吧!被打臉了吧!”
  
      下方受傷的袁擎天抓著幻部少門主風幻的肩膀不停地搖晃,那表情仿佛跟過年似的。
  
      風幻也不掙扎,臉上滿是慚愧,后悔自己當初竟然懷疑師兄的實力不如那天云宗圣子陳沉。
  
      ……
  
      魔門和妖族在大周激戰。
  
      這放在整個人族疆域只相當于一條大河之中的小小波瀾,并不是十分起眼,
  
      但夏惜霜在天云宗山門前一劍斬殺狐蓮妖皇,卻相當于驚濤駭浪,很快傳遍了人妖兩族。
  
      一方面,無論是夏惜霜還是狐蓮,在兩族之內都不是無名之輩。
  
      另一方面,以元嬰中期實力斬殺了元神,這放在整個兩族史上,都是罕見的壯舉,
  
      要知道無論是人還是妖,一旦達到元神境,便能誕生神識,更能元神出竅,哪怕身體完全崩毀,也未必會死。
  
      只要能找到一具好身軀,便能繼續修行。
  
      可就是這么一位難死的強者,竟然死在了一個年輕小輩之中。
  
      得知這個消息,各地人族士氣大振,仿佛看到了人族未來的希望。
  
      只有兩族真正的高層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西疆某處戰場,浩然劍宗圣女得知這個消息,眉頭緊皺,當場捏碎了一個茶杯,最終深深地嘆了口氣。
  
      ……
  
      北疆,不死妖凰一族族地之內,一只年輕的不死妖凰聽到這個消息,眼睛猛地亮了起來。
  
      “夏惜霜,這個死女人總算讓破曉出鞘了!現在她肯定重傷未愈,不行,我要去報仇!”
  
      ……
  
      西疆,九尾天狐一族族地之內。
  
      一只男狐眼神中滿是悲色,看向大晉的方向喃喃道:“姐姐,讓你別去那里你偏要去,你終究是死在了自己的妒忌心上……”
  
      說罷,他直接朝著大晉的方向飛去,
  
      雖然姐姐不是什么好妖,但他身為弟弟,總要去報仇的。
  
      如今那夏惜霜動用了破曉,也就是一個稍微厲害點的元嬰中期,真不值得他顧忌。
  
      ……
  
      其他大族內情況也相差無幾,不少妖族天驕蠢蠢欲動,想前往大晉擊敗夏惜霜借此一鳴驚人。
  
      而在大周某個偏僻山里。
  
      某個妖王正一臉沉痛的和一個狐貍精對話。
  
      “小姐……夫人剛到兩國境內,便被那人族的天驕夏惜霜斬了……還請節哀!”
  
      狐貍精聞言直接用手捂住了嘴巴!
  
      “小姐!不要太過傷心!誰能想到那夏惜霜竟然放棄了元神大道呢……”
  
      那妖王的話還沒說完,狐貍精便逃也似地飛了出去,一直飛了數十里,她才停了下來。
  
      “咯咯……哈哈哈!我這后媽總算死了!哈哈,差點沒憋住,當場笑出了聲!”
  
      笑著笑著,她又哭了起來,抬頭看向了天空。
  
      “娘,那個小三總算死了,您在天之靈看到了嗎?死在了一個元嬰修士手中,成為了兩族的笑柄?!?br/>  
      哭了一陣,她再度回返了那座山。
  
      既然狐蓮那后媽死了,那她也可以名正言順地返回妖族,接管這大周之內的妖族事務了。
  
      手 機 站: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