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傻的有些可愛

第一百七十五章 傻的有些可愛

“這是……”
  
  陳沉喉嚨聳動了下,不管這全身甲質量到底怎么樣,只是那股子風騷勁兒就深得他的歡心。
  
  當然,他是不可能傳出去見人的,因為這不符合他出塵的氣質,最多只是在小無憂仙宮里穿著自嗨一下。
  
  沒再繼續深入想下去,陳沉將那全身甲從寶箱里取了出來。
  
  很快,他就從那金光閃閃的護心鏡讓看到了一行小字。
  
  “七竅玲瓏甲?!?br/>  
  上下打量了一番,陳沉將這全身甲套在了身上,隨手拿了個鏡子照了一下。
  
  好家伙,只能看到一團金光,根本看不到人臉,這要是在烈日之下,估計能夠隱身。
  
  稍微感應了一下強度,陳沉十分滿意,這煉虛境界的強者藏在床底下的寶物果然非同凡響,哪怕是萬化神鋒在不催動靈力的情況下也很難在上面留下痕跡。
  
  陳沉嚴重懷疑那煉虛強者品味和他差不多,只不過對外都是一副飄渺高人的形象,所以才把這寶貝藏在洞府內的床底下,偶爾拿出來過把癮。
  
  “帶走帶走?!?br/>  
  嘀咕了一聲,陳沉把七竅玲瓏甲連帶著寶箱放進了儲物戒。
  
  臨走之前還有些不放心,將洞府內的靈磚也一同拆走。
  
  這里的靈磚可不是無心宗的那種低級靈石打造的靈磚,而是青一色的高級靈石。
  
  什么叫排面?這就叫排面!
  
  當然,如今這排面都是他的。
  
  ……
  
  離開這煉虛強者遺留的洞府,陳沉回到了小無憂仙宮之中。
  
  老黑則是拿了一堆陳沉挑剩下的破爛回到了妖族群。
  
  隨便賞賜了幾件出去,就把一群妖族感動地熱淚盈眶。
  
  狗頭軍師捧著一個萬年晶玉做成的酒杯眼淚如同雨下,沒多久就把那酒杯給盛滿了。
  
  士為知己者死,這才跟了黑豬王一天,黑豬王大人便賞賜了如此寶物!
  
  那它只能生死相許了!
  
  ……
  
  行程還在繼續。
  
  一群妖族在某個深山老林和一頭元嬰期的恐怖妖獸血戰了一場,得到了一枚奇異的果實。
  
  這果實自然被老黑放進了小無憂仙宮里。
  
  “通天靈果+1”
  
  ……
  
  某座大澤之底,一眾妖族又和一頭妖龍大戰了一場。
  
  “凈魂神泉+很多”
  
  這東西陳沉聽說過,傳聞不僅能幫助元嬰境強者凝聚元神,更能治療一些元神類傷勢,乃是超級天材地寶。
  
  ……
  
  幾天之后。
  
  這一群妖族疑神疑鬼地來到了某座禿山之上。
  
  不能怪他們這副神情,俗話說得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在他們眼中這些天他們喝的湯就達到了被人發現絕對要被搶劫的程度。
  
  如今的他們只有緊靠著黑豬王大人,才能勉強有點安全感的樣子。
  
  看著這一群窮比,老黑面露不屑之色。
  
  它沒想到外面的妖怪竟然這么窮!
  
  “還是當家養的妖怪舒服,野生妖怪太苦逼了?!?br/>  
  老黑默默想道,心中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濃濃地優越感。
  
  鄙視了一番眾妖后,它緩緩走進了禿山的山洞之中,沒過多久,它便看到了山洞角落里的一具白骨。
  
  陳沉跳了出來,看到這具白骨久久無言。
  
  這便是飛升失敗強者的遺蛻。
  
  說實話,和普通人的尸骨沒什么區別,就連普通野獸看到了都懶得啃兩口。
  
  陳沉緩緩走到白骨前,仔細地搜了搜,結果就搜出了一個老舊的儲物袋。
  
  看著那儲物袋,陳沉抹了一把辛酸淚。
  
  在此界,達到煉虛巔峰之境便有機會飛升,也就是說這尸體的主人至少是煉虛巔峰的修為,比起之前那洞府的主人還要強上不少。
  
  可就是這么一個大能,竟然連儲物戒都沒有,還用的這種儲物袋……
  
  深深地嘆了口氣,陳沉喃喃道:“前輩,真是苦了您了……”
  
  說罷,陳沉打開了儲物袋。
  
  里面只有三樣東西,分別是一座三角晶體,一個丹藥瓶,以及一封發黃的信。
  
  陳沉遲疑了片刻,還是先拿起了那封信,認真看了起來。
  
  “師弟,我要去渡飛升之劫了,得道飛升是你我修真之人的永恒追求。
  
  其實你的心意我一直都明白,可若是你我不能一同飛升,未來終究是不能長相廝守在一起。
  
  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
  
  如果有一天,你我能在上界相遇,那我便答應做你的道侶?!?br/>  
  看到這短短的一封信,陳沉深深地嘆了口氣。
  
  什么叫悲劇,躺在這里的這個前輩就是悲劇。
  
  至于這前輩的身家為何如此單薄,他也想明白了,肯定是傾家蕩產去為渡劫做了準備,可惜最終還是失敗,變成了一堆枯骨躺在了這荒山之中。
  
  “連身上的神性都燃燒干凈了,這前輩真是盡了全力了,可惜……天道無情?!?br/>  
  自言自語了一句,陳沉拿起了那三角晶體,如果他沒猜錯,這應該是渡劫的輔助法寶,對他有大用。
  
  至于那丹藥瓶里剩下的一枚丹藥,應該也是用來對抗雷劫的。
  
  有了這兩樣東西,陳沉心里對自己的元嬰大劫有了幾分把握。
  
  ……
  
  與此同時。
  
  在天云宗,夏惜霜帶著十多名浩然劍宗弟子來到了山門之前。
  
  看著天云宗的景象,一直跟著夏惜霜的小荷調笑道:“師姐,你怎么主動提出調到這大晉了?不會是對那天云宗圣子動了感情吧?”
  
  夏惜霜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笑了笑。
  
  看到這一幕,小荷捂住了嘴巴,眼神十分詫異。
  
  “師姐,莫非是真的!你可是我浩然劍宗一朵花,怎么能夠便宜外人?”
  
  小荷一邊說一邊回想,立刻便想起了這段時間師姐的異常。
  
  相比于以前,這段時間師姐總是愛對著一塊傳訊令牌發呆。
  
  如果那是浩然劍宗的傳訊令牌也就算了,可那偏偏不是!
  
  現在看來,十有八九是天云宗圣子的傳訊令牌!
  
  我滴媽呀,這消息要是傳出去,人族多少天驕要傷心落淚?
  
  想到這里,小荷顫抖著道:“師姐,你知道那陳沉的人品到底如何嗎?就敢喜歡他!”
  
  “他是個正人君子?!毕南p聲回道,臉上又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小荷卻感覺如同天塌下來了一般!
  
  師姐竟然承認了!承認她喜歡那個都沒認識多久的天云宗圣子!
  
  “鬼知道他是不是裝的,師姐,你也太……太莽撞了?!毙『捎行┲钡氐?。
  
  師姐有喜歡的人,按理說她應該為師姐高興,可是師姐認識那陳沉的時間太短了,萬一被騙了怎么辦?
  
  “他不會騙人?!毕南f道,隨后緩步進入了天云宗范圍。
  
  天云宗一眾弟子對這個浩然劍宗上使已經十分熟悉,看到她也沒有阻攔,反而是微笑示意,并且行禮。
  
  小荷見此隨便抓了個像新人的外門弟子,拉到了夏惜霜面前。
  
  “這位師弟,我問你個事!”小荷神情嚴肅地對那外門弟子說道。
  
  “兩位師姐,什么事?”那外門弟子有些錯愕。
  
  “我問你,你們天云宗圣子陳沉是個什么樣的人?說實話喲,不要騙我!”小荷說著眼中閃過了一道光芒,那外門弟子的眼神立刻變得茫然起來,顯然是中了某種簡單的幻術。
  
  一旁夏惜霜見此眉頭微皺,下意識地就想阻止,但這時那外門弟子卻是露出了一個十分崇敬的笑容。
  
  “圣子啊……圣子真的是個好人,我們外門弟子受苦的時候,他都會身先士卒,和我們同甘共苦,沒有一句怨言。
  
  平時還會鼓勵我們,安慰我們,圣子……他是我心中的楷模,始終指引著我前進的方向?!?br/>  
  聽到這話,小荷眼中的光芒消失,神情復雜無比,開始懷疑人生。
  
  莫非世間真有完美無瑕的君子存在?
  
  夏惜霜卻是笑的愈發燦爛,她看人自然不會錯。
  
  想起這外門弟子剛剛所言,她眼中露出了一抹難言的溫柔。
  
  “陳沉……這人還真是傻的有些可愛呢,只是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
  
  手機站: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