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陰煞尸傀

第一百二十六章 陰煞尸傀


  “靈脈精魄,大地靈晶!”
  陳沉喃喃低語了一句,這什么東西只看名字就充滿了高級感。
  而且既然敢稱作為靈脈精魄,那就說明這東西對這靈脈至關重要。
  人沒了魂魄會死,這靈脈沒了精魄會怎么樣呢?
  陳沉想著想著手已經開始朝前伸,但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袁擎天陡然發出了一聲驚呼!
  “臥槽!這什么鬼東西!嚇死我了!”
  聽到這呼聲,陳沉的動作戛然而止。
  剛剛實在是大意了,這靈脈精魄所在之地萬一有無心宗的人進來過,并且在里面布置了什么,那他剛剛那一伸手,可能就觸發了。
  “系統,附近有什么陷阱嗎?”
  “沒有?!?br/>  得到系統的恢復,陳沉放下了心朝著袁擎天所在的方向走去。
  “我說你個殺手,怎么膽子這么???”
  “師兄你看!這兒有個棺材!”袁擎天小聲回道。
  陳沉聞言心中咯噔了一聲。
  這特么不會有什么恐怖的強者沉睡在這兒吧?要真是那樣,豈不是玩兒完了?
  然而,在來到那棺材前,他卻愣住了。
  這棺材是透明的,里面有什么東西一清二楚。
  里面的確躺著一個“人”,準確的來說是個類人生物,渾身上下,不著片縷,身體散發著乳白色的光芒,如同晶玉。
  而且這“人”的身體十分扭曲,各個部位的大小和正常人的比例完全不一樣,
  更讓人驚悚的是這“人”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嘴巴咧地很大,似乎在猖狂的笑!
  “尼瑪!嚇死我了!”
  陳沉在心里罵道,這什么東西他只能用怪物兩個字來形容。
  不過他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冷聲喝道:“一具奇形怪狀而已,我們魔門中人還見得少嗎?”
  說完這話,陳沉在腦海里詢問系統:“系統,這附近最厲害的人是誰?”
  “是宿主本人?!毕到y如實回答。
  陳沉聽此換了個問法:“附近最牛比的生命在哪兒?”
  此時他已經把綠豆放回了妖獸袋,整個靈霧空間內就他,袁擎天,以及這棺材里的怪物。
  “宿主面前一米,由怨尸吸收無盡的貪,嗔,癡,怨,恨,惡等負面情緒,凝聚而成的陰煞尸傀半成品?!?br/>  聽到這個答案,陳沉心中暗暗叫苦。
  這什么東西一聽就厲害的不行,無心宗修煉太上忘情道,沒想到卻用各種負面情緒偷偷在這地底下凝練這種至邪之物!
  “師兄,怎么辦?要不弄死它?”袁擎天回過神后,拿出了一把匕首,眼神中充滿了殺意。
  陳沉趕緊制止了他,同時從儲物戒里取出了一大堆東西,有鎮妖的降龍木,有破邪的屠龍劍,滿滿當當放了一堆。
  “系統,這附近有什么東西能滅了這怪物嗎?”
  “宿主本人?!?br/>  “我?怎么滅?”陳沉有些震驚。
  然而這個問題已經超出了系統管轄的范圍,系統并沒有回答。
  陳沉站在原地開始苦思冥想。
  “應該不是血,不然系統會直接說宿主的血,難道是要我用很多不同的手段嗎?”
  思索了片刻,陳沉眼神逐漸變得堅定。
  這東西放在這里是個變數,既然能滅,那還是滅了比較好。
  不然當著這怪物的面拿東西,他總有些膈應。
  趁著它不留神,就把它弄死!
  既然決定了,陳沉就沒有猶豫,直接把綠豆召了出來,破開了棺材的禁制。
  打開棺材的一條縫后,一股恐怖的陰氣從里面散發了出來,讓陳沉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與此同時,一股暴虐之意涌上了心頭,讓他的眼睛瞬間通紅!
  “呼!”
  陳沉吐出了一口濁氣,搖晃了下腦袋,另外,他懷中從蕭凰那兒騙來的鳳血海棠佩這時散發出了一陣紅光,將那股邪氣驅散。
  “這東西,真邪門兒!”
  陳沉心中震驚,隨后看向了不遠處的袁擎天。
  “擎天,你離遠點兒,這東西很古怪,只有我這種心懷正義,充滿正能量的熱血青年才能堅守本心,不被影響!”
  袁擎天聽此趕緊退的遠遠的,躲到了靈霧之中。
  就在剛剛,他也吸收了一點陰氣,差點當場迷失了心智,要不是師兄喊了他一聲,真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
  而師兄正面被那陰氣侵襲,竟然恢復了理智,這等強大的意志力讓他佩服不已。
  見袁擎天遠離,陳沉也沒了心理負擔,伸手放在了棺材縫細間,緊接著一股強大的雷電之力從他手中迸發而出,轟向了棺材之中的那怪物!
  噼里啪啦!
  雷電代表著天威,對邪祟傷害極大,被陳沉這雷電一轟,那陰煞尸傀臉上的笑容逐漸扭曲,瞇著的眼睛微微顫動,似乎要睜開一般。
  砰砰砰!
  棺材板也隨著陰煞尸傀神情的變化開始劇烈顫動,陳沉見此趕緊按住棺材板,同時拼命放電!
  “這樣下去好像不行!”
  眼看著那棺材板的沖擊力越來越大,陳沉心中有些慌了,咬了咬牙,徹底打開了儲物戒。
  辟邪之物不說了,都進去。
  煉尸部的化尸粉,去吧。
  毒部的劇毒,也丟進棺材里。
  咒巫部給他的詛咒小人,丟進去。
  妖人部用來無痛自宮的特殊藥水,連瓶子一起塞進去。
  傀儡部的蟲形進攻傀儡,也丟進去。
  ……
  噼里啪啦!
  棺材板顫動的越來越激烈,里面跟放煙花一般,不僅閃光,還不斷冒煙。
  陳沉額頭上的冷汗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他可算是傾盡全力了,要是還弄不死這貨,臨死前他就得罵死系統!
  遠處袁擎天聽到這動靜有些擔憂地道:“師兄,要我幫忙嗎?感覺好激烈!”
  “別別別……別過來,這一幕太過少兒不宜,你看到會給你留下心理陰影!”
  陳沉趕緊回道,開玩笑,他還在放電,被看到暴露身份怎么辦?
  眼看著棺材板快按不住了,陳沉急中生智之下,把綠豆掏了出來,放在了棺材板上。
  綠豆一雙小眼睛有些茫然,烏龜殼被棺材板撞得噼啪作響。
  然而在感應到那股陰氣后,綠豆的小眼神陡然變得冷冽起來,隨后身上散發出了濃重的烏光。
  砰!
  只見綠豆的前肢猛地跺了下,那烏光瞬間向著棺材板鎮壓而下。
  棺材板瞬間完全合攏,再也沒有絲毫動彈的痕跡,只不過里面依然跟放煙花一樣,五彩斑斕,煙霧火光四射。
  大約過了三分鐘。
  棺材里的動靜消失,那怪物也徹底失去了蹤跡,只剩下了一堆污穢液體沉浸在棺材底部。
  緊接著,制成棺材的那透明晶體緩緩崩裂,連帶著包裹靈石精魄的那巨大晶體也開始出現裂紋,最后化為了齏粉。
  看到這一幕,陳沉隱隱明白了什么。
  看來那陰煞尸傀不僅一直吸收各種負面情緒,似乎還通過那晶體不斷吸收大地靈晶的力量。
  “不知道剛剛那動靜有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br/>  陳沉有些擔憂,二話不說就走到大地靈晶前,破靈刃橫掃而出。
  砰!
  一聲脆響,破靈刃直接斷了。
  “……”
  陳沉頗為無語,用手全力扳了扳那大地靈晶,卻無法移動分毫。
  看到這一幕,陳沉心中一陣發狠,直接把手按在了大地靈晶上,先天空靈體的體質發揮到了極限,瘋狂地吞噬大地靈晶的力量??!
  大地靈晶其內的靈氣精純到了極致,陳沉直感覺自己的練氣修為節節攀升!
  然而就是這樣,大地靈晶的光芒也沒暗淡多少,看著遠處在發呆的袁擎天和綠豆,陳沉低喝道:“綠豆,擎天,過來一起吸,今天我就要把這東西吸空!”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