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六十三章 特殊物品

第六十三章 特殊物品


  與此同時,主峰大殿內蕭無憂驀然睜開了眼睛,微微嘆了口氣。
  因為有鎖靈陣在,主峰別院內發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出了別院,他卻是能感應的一清二楚。
  比如當初趙小雅踏入別院,他便第一時間得知。
  如今陳沉離開別院,他也能感應到。
  “我這弟子終究還是年輕,無法靜下心修煉?!?br/>  蕭無憂呢喃了一句,不過片刻后又搖了搖頭。
  年輕靜不下心那是正常的,當初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陳沉這小子解決了王楓的問題,也算是替他分憂,他身為師父,怎么好意思再讓弟子承擔更多?
  “一個月后屠滅了妖龍,便踏入元嬰吧,如今之勢顧不上許多了,有了元嬰的實力,真要發生了什么事,我至少有搏命的機會?!?br/>  想到這里,蕭無憂又閉上了眼睛,沒有再管陳沉那邊。
  ……
  陳沉下了主峰,第一時間來到了地火天心蓮所在的位置,然后放下了小黃。
  小黃是他剛剛在路上給萬年赭黃精取的名字,這小家伙通體黃燦燦,跟個大生姜似的,除了小黃他實在是想不出其他名字了。
  “小黃,你不是會刨土嗎?就從這里給我往下挖,挖到你感覺熱為止。
  小黃的“腦袋”輕輕點了兩下,然后頭朝地就開始刨土,沒過多久,整個身體就消失在了地表。
  狐仙兒對陳沉的怪異舉動已經見怪不怪,不過陳沉要是讓她挖土,她肯定是不干的,畢竟她是一只愛干凈的妖精。
  “仙兒,你要是個穿山甲精就好了,我還有兩座山要打洞,罷了,打洞估計你也不肯,你就待在這里守著小黃吧,別讓它被人抓去吃了?!?br/>  陳沉上下打量了一番狐仙兒,眼神中滿是惋惜,最終將自己的身份令牌交給了狐仙兒,讓她守著小黃。
  狐仙兒一臉憤懣,她好歹也是一只有姿色的狐貍精,在陳沉眼中竟然比不上穿山甲!簡直是豈有此理!
  氣惱地跺了跺腳,狐仙兒接過了令牌,然后別過了頭,不去看陳沉那張惹妖嫌的臉。
  陳沉不以為意,迅速朝著天勤峰趕去,臨行前不忘喊道:“仙兒,待會兒要是有鳥兒路過,你給我打下來,晚上做飯吃!”
  ……
  到了天勤峰,陳沉直接找到了張忌的住處。
  相比于他的大院子,外門弟子的住處則要寒酸許多,不僅院落面積小,而且一個院子足足住著四名外門弟子。
  見到大哥,張忌高興不起來,因為陳沉之前揍王楓的時候他也在場。
  “大哥,我聽說你之前揍的那人身份非同小可,你不會有事吧?”
  “放心,我能有什么事?我的能耐你還不知道嗎?喏,這是給你的,你可別讓其他人看見?!?br/>  陳沉一邊說一邊塞給張忌一個小型儲物袋,里面除了有幾樣天材地寶之外還有一百塊靈石。
  “這是儲物袋?這么貴重的東西,我可不能……”張忌看到儲物袋下意識地就想拒絕,不過在被陳沉狠狠地瞪了一眼后,他后面的話立刻咽了下去。
  “東西藏好,大哥今天帶你出去找好處,今晚你就別打算睡覺了?!?br/>  陳沉見張忌接過儲物袋,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神秘兮兮地道。
  不過下一秒,陳沉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話鋒一轉詢問:“對了,外門弟子中有沒有一個叫李建的?”
  他可記得,機緣中有一條是一個小時后給李建解惑,然后得到特殊物品,既然是系統認定的特殊物品,那他肯定不能錯過。
  “李建?有啊,就在我對面那房間!”張忌有些錯愕,指了指對面。
  外門弟子的住處是四合院落,而李健和他同處一個院落。
  “這么巧?”
  陳沉也有些震驚,算算時間,現在距離他出門大概過去了半個小時,也就是說再過半個小時大概就可以觸發那機緣。
  “怎么?大哥,你找他有事?”
  “現在沒事,你先在這里等著,我出去片刻,待會兒回來?!?br/>  陳沉拋下一句話后就離開了張忌的住處,半個小時雖短,但他也不想浪費。
  在這天勤峰上還有好幾個機緣,他得趁著這半個小時收割一下。
  ……
  半個小時后,陳沉滿意地回到了張忌所在的四合院,不過這次他走向的是外門弟子李建的住處。
  透過窗戶,他看到里面有一個身材瘦弱的男弟子正在不停踱步,似乎遇到了什么急迫的事。
  “系統說的是真的?!?br/>  陳沉心中暗想,同時敲了敲門。
  他這么一敲門,里面的李健仿佛驚弓之鳥一般抖了一下,隨后才小心翼翼地問道:“誰?”
  “開門,本圣子來送溫暖?!?br/>  陳沉也懶得想太多合理的理由,信口就胡說。
  屋內的李健聽到是圣子沒敢猶豫,直接打開了門,單膝跪倒在地。
  “外門弟子李建參見圣子!”
  陳沉看著跪倒在地,渾身都在輕微顫抖的李健,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這人似乎是在怕他?
  可是他自問沒在天云宗內欺負過人???
  雖然心中疑惑,但陳沉沒問,而是笑著道:“不必多禮,我來這里主要是探望我兄弟張忌,順便看看他的室友都是什么樣的人?!?br/>  聽到陳沉所說,李健如釋重負地站起了身。
  “張師兄有修為在身,對我也是多加照顧,是難得的好人?!?br/>  陳沉沒在意他的話,而是注意到了他蒼白的臉色,以及隱隱有些發紅的眼睛。
  “李師弟,你生病了?”
  “偶感風寒,偶感風寒……“李建眼神躲閃,看起來有些驚慌。
  見此陳沉語氣突然嚴肅了起來。
  “李師弟,若是有什么難處盡管和我說,我想在這天云宗之中應該沒幾個人比我更好說話的,你可要把握住機會?!?br/>  聽到陳沉這意味深長的話語,李健額頭上的冷汗唰唰落下,片刻后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眼神中的惶恐再也無法掩飾。
  “圣子救我!”
  陳沉聞言松了口氣,這李建終于走上正軌了。
  “說,只要我能幫你的,一定會想辦法給你解決?!?br/>  李建得到陳沉的許諾那是千恩萬謝,沒過多久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他的遭遇全都說了出來。
  ……
  原來這小子在參加天云宗的考核之前被魔門相中了,并且給他喂了一顆藥丸,讓他隔三差五去領解藥,等兩個月后,再統一安排前往大周。
  可后來魔門在冀州的人馬幾乎被一鍋端,他再也找不到那個給他下藥的人了,最后只能來到天云宗。
  在天云宗這些天,他是惶惶不可終日,一方面他擔憂那藥丸的問題,另一方面,他也搞不清自己算不算魔門中人,畢竟那給他藥丸的人還給了他一塊魔門的令牌,至今也沒敢丟。
  如果他算魔門中人,再被天云宗發現,那下場可想而知,所以剛剛聽到圣子登門,他被嚇得不輕。
  “多大點事,放心吧,你就是我天云宗弟子?!?br/>  陳沉笑著將他扶了起來,順帶用靈氣在他身體里掃視了一遍,很快就發現了他筋脈之中的污濁。
  這種污濁雖然不致命,但卻能讓人身體不適,精神衰竭。
  “哼,小伎倆?!?br/>  陳沉不屑地哼了一聲,隨手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顆清靈草,交給了李健。
  “這靈草應該能讓你身體恢復正常,如果不行你再找我,以后安心在天云宗當弟子,不要再想魔門的事了?!?br/>  李建聞言那是感激涕零,一連給陳沉磕了七八個響頭。
  “多謝圣子!多謝圣子救命之恩!”
  千恩萬謝之后,李健從懷里摸了摸,將一塊漆黑的令牌交給了陳沉,令牌上只刻著四個字。
  “大周魔門”
  看到這令牌,陳沉嘖嘖稱奇。。
  這東西現在對他來說或許沒用,但日后就不得而知了。
  萬一哪天他也要對抗魔門了,用這東西去魔門安插一個間諜也好。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