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 第492章 我是為了你引起你的注意啊~~

第492章 我是為了你引起你的注意啊~~

高黎是一個非常小氣的人,每當他表現出自己大方來的時候,基本上都意味著會有更高的回報。而自家人,并不在可交換的范圍之內。對于自家狗子,高黎可沒打算放手。
  
  雅雅用自己的實力證明,她每天可不止是在瘋玩而已。她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完成了香水的配比。其實香水的原理并不復雜,唯一難的是對于香味物質的比例需要掌握。尋常人沒有這么敏銳的嗅覺,可雅雅有,而且雅雅還能將這種嗅覺能力發揮到極致。所以,她只用了三天時間,便給高黎交出第一份答卷。僅有兩種香味物質混合起來的香水也許略顯單調,可對于這個世界來說,這將會是人們除了花瓣浴之外,第一次擁有外來香源。
  
  所以,這個東西的定價,絕對不可能便宜。
  
  新年剛過,吳有才便跟著商隊一起來到燕南。自從彈簧懸架和充氣橡膠輪胎發明之后,乘坐馬車也不再是艱難困苦的旅程,吳有才也更愿意千里迢迢跑來這里。更何況,新的一年開始,仰仗著高黎實現事業第二次騰飛,又是高黎的大哥,無論如何登門來看看弟弟,那都是應該的。
  
  高黎陪著吳有才再一次走在參觀的道路上,陪著高員外走過一次,陪著阮維武和何猜兩位親王走過一次,這一次輪到吳有才了。
  
  “不得不說,兄弟啊,你這燕南城,還真是一天一個樣。老哥我上次來才不過半年吧,這街上我都快看不出來了。”吳有才感慨道。
  
  “這就是銀子的力量。”高黎笑道,面對吳有才這種商人,根本不需要客套什么,直接說就好了。
  
  “哈哈哈,老弟所言不虛!所言不虛啊!”身為燕南城最成功的商人之一,吳有才自然知道什么是銀子的力量。
  
  走在燕南城中,吳有才心懷感慨。當年高黎剛開始創業,冒冒失失地跑到他眼前來,要跟他做棉花生意。那個時候的吳有才也不知道心里哪跟弦被撥動了,竟然真的跟他做起了生意。想想那個時候,如果他隨隨便便將高黎給打發了,如今眼睜睜看著高黎做大做強,豈不是氣得夜不能寐?
  
  現在嘛……
  
  吳有才曾經估算過高黎現在的財富,比他還差點。可畢竟他才經商多久?再說高黎這人賺錢快,花錢也也快,而且可以用花錢如流水來形容。雖然發了幾筆橫財,可在北地以及這座燕南城的投入簡直恐怖。北地其實還好,熊妖們這一年來消耗的糧食至少是有數的。可如今,眼前的燕南城幾乎等于推倒重建,如此規模的建設,耗費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年紀輕輕,這是何等的魄力!
  
  若是在從前,吳有才定然會認為這屬于年少輕狂,不怕試錯。可現在,吳有才凡是遇到看不懂高黎的舉動,他只能說一句:‘其中必有深意!’
  
  否則,還能是啥?
  
  城里轉了一圈,再一次來到甘蔗地外。此時的甘蔗地正在進行深翻,拖拉機正在進行作業。操控拖拉機都是燕南城的農戶,他們將發酵好的農家肥翻入土中,保持肥力。這些燕南城的人們因為常年與外界隔絕,他們都以為拖拉機這類農具在外界其實很常見,所以沒人太把這些東西當回事兒。相比較而言,平陽城里每當到了農忙時期,總有人跑去屬于高黎田邊地頭去看那些機械工作的場景。當然,比起黎莊,燕南城的拖拉機總體數量還是偏少。畢竟此時高黎手下的野豬妖們已經變身成為大農場主,每一家都承包著數量驚人的土地。他們對機械的需求量極大,黎莊生產出來這些裝備甚至還完全不能滿足自家需要。
  
  “兄弟,有不少人一直問我,你家的拖拉機賣不賣,還有那些農機設備。我去黎莊問了幾次,他們都讓我來來問你。”吳有才說道。
  
  “不賣。我家自己還不夠用呢,哪有那么多產量賣給別人?他們若是想要用,就老老實實等我我們用完之后他們出錢租。反正就算是等我們用完他們再用,也比他們自己動手來得快。”高黎道。
  
  “其實如果你要賣的話,賺錢肯定更多。”吳有才道。
  
  “錢是賺不完滴,我現在也不差這點錢,主要是,我需要保持我的領先優勢。什么叫領先優勢?就是我有你沒有,我就是領先的。”高黎笑道。
  
  這個詞吳有才并不是第一次聽高黎說,字面意思當然不難理解。不過,吳有才不太明白,維持這種領先優勢,有什么道理嗎?這畢竟,只是莊稼而已啊。
  
  想不明白,吳有才只能在心中暗暗留下一句:‘其中必有深意!’
  
  不過,吳有才一直納悶一件事。
  
  這高黎身上,怎么一直香香的?
  
  吳有才知道高黎是個很隨性的人,洗澡除了用胰子幾乎不用花瓣之類的玩意兒。就算是有香味兒也只能是從女人身上帶來的。可高黎身邊的幾個女子,吳有才都認識,卻從未有過這種香氣。
  
  高黎看著吳有才鼻翼頻繁動了幾下,心中登時一喜。
  
  好家伙,你可終于聞到了,我這一路在你身邊轉來轉去,頻繁切換自己在上風口的位置,就是為了引起你的注意。
  
  吳有才注意到了,而且,眉頭微微皺起來,面上露出擔憂的神色。
  
  高黎看到吳有才的表情,心中有些詫異,他在擔憂?莫非他猜到我故意想要引出他的口風?他沒錢了?
  
  “兄弟,老哥,勸你一句啊。”吳有才語重心長地說道。
  
  “老哥您說。”高黎立刻說道。
  
  “我知道你現在了不起,成了王爺,有了自己的土地和城池。論武力,別說武國,放眼天下,哪怕鷹妖你都不放在眼里。可是,咱不能飄啊,咱不能忘了本啊。你說說你,老哥知道,你也是男人。男人嘛,有了點權力和銀子,就拈花惹草的。可這樣,豈不是對不起弟妹?你看看這一身香氣……哎……若是讓弟妹知道,她不得打你?”
  
  高黎聽了,咧開嘴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老哥您冷靜,別激動,我這香味可不是拈花惹草粘上沾上的。”
  
  說著,高黎從懷里摸出香水瓶子。
  
  玻璃瓶,小吸管,狹長的噴嘴,一旁有個橡膠球,快速捏一下,高速流動的空氣就會將香水從瓶子里抽出來,化作水霧噴出去。
  
  高黎對著空氣噴了一下,奇妙的香氣蔓延開來。
  
  “老哥,你說,這東西,能值多少錢?”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