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萬欲妙體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成為道者 道是什么?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成為道者 道是什么?

李頑望向二十一座小屋,眾女都是深修中,方才土地飛空看起來動靜大,其實心念控制下是無聲無息的,并沒有驚動她們。再看向外界,雖然視線依然不寬,也是見到那些強者已是散去,當時比較急,也沒有攜劉夢草進來。
  
  劉宗云也早已沒有了違和感,一家三口正在說著話,一片融融。
  
  李頑微笑道:“絕舞,既然你成為我的女人,我與你說說我的出生和經歷吧!”
  
  長天絕舞一直對此很是好奇,不知他是如何修煉的這么強大,聞言點頭道:“我一直很想知道你的過往,好奇著呢!”
  
  李頑一番說下來,長天絕舞是聽的著迷,又是驚心動魄,待聽完后,深深嘆息一聲,道:“夫君,我發現自己與你相比就是個沒長大的娃娃,我已經兩萬多歲,大部分時間是在修煉中度過,其余的時間是在游山玩水中,甚少經歷磨難,也甚少有心境磨練,哪有你這般復雜的經歷啊!云雅妹妹……原來是這般與你結合在一起,那些女神……我不知該怎么稱呼她們了,按理說她們的前世比我壽命長得多啊!”
  
  李頑笑道:“都稱呼妹妹,雖然前世壽命長,今生卻是沒有你大。”
  
  長天絕舞道:“那規則連神都畏懼,是不是這世上最強大的力量?”
  
  李頑想了想,道:“我感覺規則應該就是方外的心臟,就如世界之心主宰世界和宇宙之心主宰宇宙一樣,它就主宰著方外一切,任何事都要遵循它的規律,不然就要被抹殺。只是它就像是被制造出來,有些機械,有著漏洞可鉆,還真是說不清它是不是這世上最強大的力量。”
  
  長天絕舞問道:“機械是什么意思?”
  
  李頑道:“機械就是呆板,只會按照一定的規律行事,不夠靈活。”
  
  長天絕舞道:“那這就是它的弱點,它并不是完美的存在。”
  
  李頑點頭道:“雖然它有弱點,但是它太強大了,要不是我頓悟出逆抗規則和戰意的道意,逃過兩次劫難,不然也要被它抹殺于世間兩次,也正是由于它的呆板,我才沒被它毀滅靈魂,可以重生于世。”
  
  長天絕舞感嘆道:“道意還真是強大,竟然能抗住規則之力,那這道就比規則還強大,可惜不知它究竟為何啊!”
  
  李頑思索,道意能短暫抗御住規則之力,方外充斥著無盡的道義,無處不在,這規則是不是與道也有著一定的牽扯,才能允許道的存在呢?道應該是切切實實的存在,只不過想要悟透它,至少現在不可能,或許連神都做不到,它到底是什么類型的存在呢?
  
  以現在自己的所知,想要去理解這些,真的是太難了,不可能做到的。
  
  若思非常道,生死性空見,緣至道存心,大千蘊其中。生本無塵埃,道亦有因果,緣心悟修真,回首三千夢。本來無一物,何須明異理,若欲知天命,造化為大道。
  
  這是自己無法理解狀態下念出的道揭,可謂是至深的道義,
  
  可惜的是自己還不能領悟出這個道義的精髓,只能勉強沾點皮毛。
  
  道本道,有性則有道。道之存,道義以為先,道意則為本。
  
  李頑又是對道有了一層深刻理解,道為心生而性,道義為表面的道理,而道意則是道義的本質,是無數道義的精華凝聚生成。
  
  忽然間,玄薇世界內的道義,如繁花一樣涌現更多,四處開花,讓這里的無數生靈心境得到提升。
  
  長天絕舞震訝地道:“我忽然感到自己的心境大開,領悟了一些以往忽視或難解的奧妙?”
  
  李頑微笑道:“方才我對道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才讓軀體世界生成的道義更多,你身處其中,自然也會被影響到。”
  
  長天絕舞看著李頑,忽然之間有了一種見神的奇異感覺,為此震撼的吶吶不能言。
  
  李頑望到牧云雅和玉女們也是為此驚醒,迷茫著出了小屋,笑道:“她們出來了,我們過去吧!”
  
  李頑在這里陪牧云雅和長天絕舞三日,又好好享受了一番玉女們細致周到的服侍,才出了外去。
  
  又是兩年后,終于飛至三大星球的中心點,這里是無盡的虛空,但是在虛空處又似隱藏了什么。
  
  李頑深凝那處,用力拂去,卻是絲毫未起作用,還是虛空。他知曉那里一定有什么,便又吸融而去,要把那虛空都給吸了。
  
  大力無法崩開那片虛空,吸力卻是強大到讓那處有了松動,只是短時間還是無法做到吸塌虛空,只有耗時間了。
  
  李頑在較勁,劉宗云,秦玉如和劉夢草閑在那里,只好修煉中。
  
  一年后,秦玉如睜開眼睛,驚喜地道:“我升至化嬰境了……”
  
  劉宗云也是睜眼,笑道:“玉如,你本已是快修至化嬰境,而李頑給的好處,又讓你省去百年的時光。”
  
  秦玉如點頭,道:“是啊!便是蓮瓣就讓我省去五十年的苦修,神髓花又能讓我吸納更多的靈氣,百仙果那么精純,大大助益我修煉的速度,確是可以省去百年的時光!”
  
  感激地望向船輦外的李頑,突然目光一凝,叫道:“你們看,那灰茫茫的氣體,難道就是微縮宇宙的鴻蒙之氣嗎?”
  
  劉夢草道:“是的,我聽主人說過,那灰色氣體應該就是鴻蒙之氣。”
  
  劉宗云感嘆道:“李頑若是吸了宇宙的鴻蒙之氣,還不知實力會有多強大啊!”
  
  此時間,李頑已是實力大進,終于凝聚成十絲道力,升入生道境的初道境界,成為一位道者。這時他知曉在此大境界,自己需要擁有多強的力量,才能再次升級一大境界。
  
  生道境的初階境界初道境,他需要再凝聚出十絲道力方能升級,中道境需要再凝聚出二十絲道力方能升級,后道境需要再凝聚出五十絲道力方能升級,這些與別的強者是一樣的。
  
  只不過,別人每絲道力是九個意丹之力,他每絲道力是為一百個意丹之力,若想升至
  
  化嬰境,就必須在生道境再修煉出八千個意丹之力才行。
  
  這也就是說,他必須總共修煉出九十絲道力,九千個意丹之力,九千萬億斤氣血,才能最終升入化嬰境。
  
  如此力量如何在一萬兩千年里去修煉成,想一想就很恐怖,讓人心灰意冷,他卻是心未有波動,早已習慣了大無量天地神法的尿性,對此也早有猜測,有心理準備了,他不就是一直這么熬過來的嗎!
  
  生道境每個小境界需要頓悟出三個道意才能升級,李頑也是心中淡然,早是預料中的。
  
  升入初道境,讓他對道的領悟又加深一些,這是在修煉道力時自然領悟出的奧妙。
  
  道為心生而性,道義為表面的道理,而道意則是道義的本質,是無數道義的精華凝聚生成。那么道力就是道義的力量,領悟道義越多,就能加快道力的生成,反之,道力越強大,領悟的道義必然會更多。道意是催化劑,道靈會愈加明澈,道義更會相對容易的領悟出來。
  
  比如一處有著極為海量資源,能化為二十萬億斤氣血之力的大奇境,他在修煉過程中,因為領悟的道義多,不靠吸融吸吞之力,單憑吸納靈氣,也能比別的強者節省許多時間,再加上道意的催化,又能節省一定的時間。還因為道意的助力,這段時間,道義的領悟也會愈多。道義領悟的越多,單對他而言,道意也就能相對多,概率性地頓悟出來。
  
  這是相輔相成的,各有助益,缺一不可。
  
  而他能頓悟出那么多的道意,或許就與他也不解的狀態下念出的道揭有關,他甚至認為那道揭就是道義的總綱,至少對他來說是修道的命理,只要悟通道揭,或許就能知曉道是什么類型的存在。
  
  在問道境時,未知處傳來的口宣道義——“道乃無窮,心叢生念,那就是道。路在無極,生化衍生,那就是路。”和“造化為道,永恒為路。”
  
  這其實是在為他指明以后的修煉道路,那未知或許就是道,那神秘莫測的道。
  
  道義無處不在,道自然也是無處不在,你在想著道,道也在想著你,你在念著道,道也在念著你。道在為你規劃一生,就看你能不能去悟,悟的多了,道就會加持更多的力量給你,還會給你更多的壽命。
  
  若說規則是方外的主宰,或許是錯誤的,那只是一道執行命令的工具,是無情的規律和法則,真正的主宰是為道。道也許不僅限方外,未知之處也存在,但不可否認的是它的強大,在它的光輝下,任何生靈都要遵循它來生存。
  
  李頑越想越覺得恐懼,無數生靈包括他都被道桎梏著,遵守它制定的游戲來完成生存任務,卻對它一無所知。
  
  可是,轉念一想,既然它掌控著一切,也只有去了解它,悟透它,或許才能超脫其外。
  
  這一切都是李頑的猜測,或許就不是那么回事,道只是有意義的存在,它并沒有掌控所有,只是等待你去明白它而已。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