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同桌兇猛 > 第兩百四十五章、胖妞!

第兩百四十五章、胖妞!

一句話說的傅斯羽心花怒放,她不在意陳述送了什么,但是她喜歡陳述送禮物時說的話。
  
  雙手接過陳述送過來的禮盒,笑著說道:“哎呀,那么客氣做什么?就是讓小溪帶你回家吃頓便飯……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那么破費了?!?br/>  
  你看,很快大家就成一家人了。
  
  這表示岳母已經對陳述這個人的人品表達了認可之意,對陳述的到來表示了接納。
  
  這就是語言的力量。
  
  “那不行。我努力賺錢就是希望能夠讓身邊親人都過上好日子,如果你們都不愿意接受的話,那么,我努力拼搏還有什么意義?””陳述義正辭嚴的說道,一幅你不接受我就要生氣了的模樣。
  
  傅斯羽愣了片刻,指著陳述說道:“這孩子……這孩子……倒是個實心眼?!?br/>  
  “媽,他哪里實心眼了?他的心眼可多了。你可別被他蒙騙了?!笨紫谂赃吔谊愂龅睦系?。
  
  “我被他蒙騙了不要緊,你別被他蒙騙了就好?!备邓褂鸢咽掷锏亩Y物遞給身邊的二姨,一臉慈愛的看著女兒孔溪囑咐說道。找一個知情知趣憐你愛你的好男人,這是全天下所有父母對女兒的期待。
  
  “我心甘情愿被他蒙騙?!笨紫嗦曊f道。
  
  “……”傅斯羽笑容變苦,心想,傻孩子,希望你的選擇是對的。
  
  傅斯羽邀請陳述進屋休息,陳述打量著這清簡整潔的客廳,問道:“叔叔呢?”
  
  “他在外面忙活些事情,一會兒就回來了?!备邓褂鹨贿厼殛愂龅共?,一邊出聲說道。
  
  忙活?有事?
  
  陳述的心里「咯噔」一聲,這么重要的日子,岳父大人卻跑出去忙活工作去了,這不是擺明了不待見自己嗎?他是不是對自己哪方面不滿意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陳述如坐針氈。
  
  “阿姨,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的嗎?”陳述看著坐在對面的傅斯羽,一臉誠摯的問道。
  
  “沒有?!备邓褂鹦χf道:“知道你們今天回來,菜已經提前配好了,一會兒下鍋就成了?!?br/>  
  “那我把地拖了吧?”陳述說道。
  
  “不用。你們進門之前剛剛拖過。你看,水還沒干呢?!?br/>  
  “家里的燈泡有壞的嗎?煤氣罐要不要換?”
  
  “不用不用。家里的燈泡都好好的,煤氣罐……家里不用煤氣罐,接的是天然氣?!?br/>  
  陳述急了,說道:“阿姨,家里真沒什么事情是需要我的嗎?你好好想想?!?br/>  
  “哎呀,你這孩子。到了家里就是客人,好好休息就成了。不用想著去忙活。家里沒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動手的?!?br/>  
  陳述脫掉風衣,挽起袖子,說道:“那我去做菜。阿姨你坐在這里別動,今天中午就嘗嘗我的手藝?!?br/>  
  “你坐下?!睋Q了一身家居服的孔溪從樓下跑了下來,一把把陳述給按在沙發上,橫了他一眼說道:“我媽準備了好幾天,為的就是今天好好給你露一手,這份榮譽你也要搶走?”
  
  “不敢?!标愂鲇樞χf道。
  
  “是啊,你就好好坐著,咱們聊聊天。陳述是哪里人???”
  
  “洛城人?!标愂龀雎曊f道。
  
  他知道,女婿登門時丈母娘的「靈魂三問」要開始了。
  
  你是誰?你從哪兒來?你要到哪里去?
  
  戶口。工作。未來的發展目標一一問到,簡直精髓。
  
  閑聊了幾句,傅斯羽抬頭看了看墻上的掛鐘,說道:“小溪,你陪陳述坐著,媽去做菜?!?br/>  
  “媽……不是,阿姨,我去廚房給你幫忙?!?br/>  
  “不用?!倍痰拇笊らT很是給人震撼感,她端著一盤洗凈切好的水果過來,說道:“你們倆坐著,我去幫忙?!?br/>  
  孔溪看了陳述一眼,說道:“我帶你去參觀我的房間?!?br/>  
  “這樣不好吧?”陳述說道。光天化日之下,跑到一個女孩子閨房里面參觀……哦,她是自己的女朋友。
  
  差點忘記了。
  
  “我說了算?!笨紫獜妱莸恼f道,拉著陳述的手就往樓上跑去。
  
  孔溪的房間在二樓,推開窗戶就能夠看到院子里面的那棵枝葉繁茂的龍眼樹。一張床,一張柜子,然后就是滿墻的書架。書架上面擺放著滿滿的書籍,陳述隨手抽取一本樂譜,里面有著折疊的痕跡和清秀的筆跡。
  
  又抽出一本《霧都孤兒》,還沒來得及翻開扉頁,就聽到站在旁邊的孔溪高興的說道:“啊,你也喜歡這本書???我非常喜歡。這本書給我最大的感觸就是無論在多么艱難險峻的環境下,都要保持本心,保持善良。只有那樣,才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我,而不是和那些流氓罪犯同流合污,成為那個黑暗世界里面的又一抹黑。但是,想要熬過那段黑暗是最為艱難的,需要有大毅力的人才可以做到?!?br/>  
  陳述一臉尷尬,說道:“這本書我還沒看過。既然你喜歡,那我回去好好看看?!?br/>  
  “嗯,我相信你也一定會喜歡的?!?br/>  
  陳述很是吃驚,指著書柜上密密麻麻的書籍說道:“這書柜上的書你都看過?”
  
  “只有看過的書,我才會把它們擺上書柜?!笨紫荒樀靡獾恼f道:“我怕先把書擺上書柜,以后就再也沒機會把它們抽出來了。非借書而不能讀也,是不是這個道理?”
  
  “你比我更像是讀中文專業的?!标愂龊苁菓M愧。
  
  “畢竟,當年我的理想也是想成為一名作家?!笨紫文樜⒓t,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還給一些雜志投過稿,有些被用了,大部份都被退稿了。后來就只好放棄了?!?br/>  
  “原來如此?!标愂鳇c了點頭,說道:“不過閱讀量倒是挺驚人的?!?br/>  
  “其實也沒有多少。我喜歡看武俠,看完金古梁溫的書,就要占據好幾個格子了。還有,我從小到大都在學鋼琴和小提琴,那些樂譜書都不知道買了多少。還有的就是期刊和雜志了,對了,還有很多時尚雜志,畢竟,要看看別人是怎么穿衣打扮的嘛,有些東西也不是天生就會……”
  
  “做藝人也很不容易?!标愂稣f道。
  
  “可是,我很開心啊。畢竟這是我喜歡的工作?!笨紫獘尚Τ雎??!澳闼胚^的土壤,終究會結出果實?!?br/>  
  “很有道理?!标愂鳇c頭附和。
  
  正在這時,孔溪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孔溪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說道:“導演給我打電話,我接個電話?!?br/>  
  “去吧?!标愂稣f道。
  
  他沿著書架隨意的瀏覽著,看到有一排書柜的格子里面擺放著很多相框。有一些相框里面的照片是孔溪這幾年拍的,可以看到她從青澀到成熟一路走來的變化。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
  
  突然,陳述的視線被一張照片給吸引。那是在格子角落,泛黃的相框里面夾著一張黑白照片,那是一個小女孩的單人留影。
  
  “胖妞!”——
  
  孔溪的這個電話極其漫長,過了好一陣子,她掛斷電話,站在房間門口對陳述說道:“我爸回來了,下樓見見吧?”
  
  陳述心情已經平復,點了點頭,面不改色的說道:“好的?!?br/>  
  見到孔溪父親的那一刻,陳述更加確定了一件事情:孔溪的顏值遺傳于母親。
  
  國字臉,大塊頭,肚子竟然還微微的碘起,穿著一身灰色的夾克,一眼看過去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小老頭。最重要的是,他那頭烏黑茂密就像是戴著一頂帽子的頭發竟然脫落了不少,雖然不致禿頂,卻也足夠的稀疏,而且大部份都白了,根根豎起,看起來倒是精神抖擻。
  
  不過,他身高體壯,腰背挺得筆直,看起來頗具威嚴??粗鴱臉巧舷聛砉Ь磫柡玫年愂?,聲音爽朗的問道:“你就是陳述?”
  
  “是我?!标愂雠阒δ?。
  
  “也不過如此嘛?!笨资⒌缕沉伺畠阂谎?,出聲說道。
  
  “爸……”孔溪拖著長長的尾音,撒嬌的說道。
  
  “哈哈哈——”孔盛德大笑出聲,說道:“不過,能夠被我們家小溪看上的男人,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站直了,別彎腰駝背的,看著就不舒服?!?br/>  
  “是是?!标愂鲞B連點頭,說道:“在家里我爸也經常這么說我,他最看不得別人站沒站像坐沒坐像?!?br/>  
  “那感情好,中午咱們爺倆好好喝一杯?!笨资⒌罗D身看到飯菜已經擺桌,說道:“開飯。今天中午就喝你帶來的茅臺?!?br/>  
  “好,我陪叔叔喝兩杯?!标愂稣f道。
  
  “成。就喝兩杯?!笨资⒌抡f道。
  
  “爸,陳述不能喝酒?!笨紫谂赃厔竦?,還不停的給陳述打著眼色。
  
  “不能喝酒?”孔盛德眼睛一瞪,看著陳述說道:“不能喝酒算什么男人?”
  
  “我能喝?!标愂龉V弊诱f道:“無論如何,今天中午我都得陪叔叔喝上兩杯。酒友酒友,有酒有友,這酒才能喝得舒服,喝得暢快。叔叔,你說是不是?”
  
  “有道理。你小子倒是個懂酒的?!笨资⒌掠H熱的拍拍陳述的肩膀,這酒還沒喝上,關系倒是拉近了不少。
  
  當陳述接過足足能裝二兩多白酒的巨型玻璃杯時,心里開始暗暗叫苦,兩杯下去,就是自己酒量的極限了。而且茅臺酒烈,度數又高,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那就只好舍命陪老子了。
  
  「希望不要太丟臉啊?!?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