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同桌兇猛 > 第兩百三十一章、小小的請求!

第兩百三十一章、小小的請求!

陳述沒有上樓,而是坐在車子里聽著音樂刷著微博。
  
  看到有人夸獎孔溪,他就去給人點個贊,點著點著,手就點酸了。
  
  畢竟,他刷的是孔溪的微博,每天蹲守在微博頁面上的舔狗實在太多了。
  
  看到有人攻擊孔溪,他便化身成為嗜血的勇士兇殘的惡魔,恨不得沖上去和對方大戰三百個回合才肯罷休。
  
  當然,他不會沒頭腦的一陣亂罵,那樣只會讓路人對孔溪粉絲的行為有所厭煩,于是,他回復說道:作為一名路人,我要替孔溪說句公道話,你說孔溪三年前的演技不如陳文欣,我可以接受。畢竟,我和你的觀點一致。但是現在的孔溪早就已經脫胎換骨,成為真正具備「國民藝術家」的藝人——不是像瘋子一樣的大喊大叫表情猙獰就叫演技,舉重若輕或者舉輕若重,這才是真正的好演技。
  
  于是,路人陳述的評論立即得到了無數孔溪粉絲的點贊和認同。
  
  這年頭,粉絲們最擅長的事情就是無間道了。沒有點兒智商,都玩不好粉圈那一套。
  
  陳述又在搜索平臺上面尋找過一番,沒有找到有關孔溪的什么負面新聞后,這才合上手機閉眼小憩。
  
  他的心情很愉悅。
  
  是的,原本等待是一件很令人焦灼和不耐煩的事情。
  
  譬如,他等待的人要是湯大?;蛘呃钊缫?,他早就打過去八百個催促電話了。
  
  「湯大海,你什么時候過來?再不來我就先走了?!?br/>  
  「李如意,再給你三分鐘時間,沒有出現在我面前我就當你死了?!?br/>  
  「湯大海,你去拉金條了?恭喜你們湯家又找到了發財致富新思路?!埂?br/>  
  可是,等待孔溪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有即將見面時的期待,有往日相處的回憶,還有擁有這樣一個可愛性感女朋友的喜悅,臉上帶著笑,心里淌著蜜,陰雨天也是好天氣。
  
  孔溪說只給老板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倒是不在意給老板多少時間,他只在意的是,今天晚上一整晚的時間都是自己的。
  
  想到這一點,他趕緊在搜索柜里面輸入:最恐怖的中國電影是什么?
  
  他并不擔心孔溪和老板的聊天內容,無論孔溪選擇是去是留,這些都不重要。
  
  他愛的是孔溪這個人,而不是因為孔溪是個什么身份的人。
  
  咯咯咯……
  
  高跟鞋叩擊大理石地面的聲音響來。
  
  陳述抬起頭來,就看到孔溪正從東正大樓的大廳走出來。剛剛還端莊秀美走出一地風情的女人,在看到陳述的那一刻,瞬間化作成為一個小孩子,風一般的鉆進了陳述旁邊的副駕駛室。
  
  “回家?”陳述問道。
  
  “回家?!笨紫f道。
  
  陳述沒有問他們聊了什么,孔溪也沒有說。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
  
  他們唯一能夠確定的事情,對方不會傷害自己。
  
  正如陳述所說,做飯和寫作一樣,是需要天賦的。
  
  陳述的母親做菜不好,但是父親倒是做得一手好菜。而且,陳述和凌晨戀愛后,兩人遠在花城,不可能每頓飯都在外面的飯館吃。一是身體受不了,一是錢包受不了。
  
  所以,如果是在家里吃飯,大多數時候都是由陳述來下廚,凌晨在旁邊看韓劇或者玩游戲。也會時不時的跑過來把自己正在吃的什么零食像是喂小狗一般的塞進陳述的嘴里,然后盯著陳述的面部表情,看著他皺眉或者露出好吃的笑臉。倆人相視而笑,也覺得那樣的生活充滿了幸福和甜蜜。
  
  原本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他和凌晨也會一直這么走下去。他愿意給凌晨做一輩子的飯。
  
  只是,沒想到凌晨中途下車了。
  
  下車之后,還打電話報警說陳述開的是黑車,無證經營駕駛——
  
  陳述做主廚,孔溪在旁邊打下手。
  
  陳述趕了她好幾次,讓她去客廳休息,去看電視吃零食,沒事幫他看看劇本也成。廚房里面油煙味重,一頓飯做下來,手上油膩不說,就連衣服上也沾染著那種濃烈的油煙味。凌晨最受不了這樣的味道了。
  
  但是,孔溪仍然堅持留守在廚房,還說自己動手做的食物才香,不然一會兒飯菜上桌陳述吃得滿嘴流自己卻食不知味怎么辦?
  
  而且,孔溪為了這次下廚,還很有儀式感的買了一對情侶圍裙。粉紅色的豬爸爸和豬媽媽的畫像在他們的胸口很是突兀,又給人特別喜慶的感覺。
  
  畢竟,情侶圍裙只有這么一對,并沒有可以挑選的空間。
  
  孔溪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削土豆、剝蒜苗、把西紅柿和青菜清洗干凈。
  
  陳述往鍋里倒油,她在旁邊鼓掌叫好「哇,陳述好厲害」。
  
  陳述往油里放切好的姜蒜,她再次出聲叫好「哇,好香啊,陳述你真厲害」。
  
  等到西紅柿牛肉在鍋里噗噗噗的冒著泡泡,陣陣香氣撲鼻而來的時候,她就像是一只貪婪的小貓一樣在陳述的身后轉圈圈,不停的問陳述「熟了沒有」?
  
  晚餐很豐富,一大鍋土豆燉牛肉是主菜,一條清蒸石斑,一道蒜苗雞蛋,還有一個素炒油麥菜。對了,不有孔溪特別要求的冬瓜海白湯。
  
  孔溪說她上火了!
  
  秋雨錦錦,寒意逼人。這個時候怎么能上火呢?
  
  「肯定是昨天晚上燒烤吃多了?!龟愂鲈谛睦锵氲?。
  
  陳述把菜端上菜,孔溪已經洗好了碗筷擺上去。
  
  “要不要喝一杯?”陳述問道。
  
  孔溪眨了眨眼睛,說道:“還不死心?”
  
  “不是。你想到哪兒去了?”陳述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逝,一臉認真的解釋著說道:“家里還有一瓶紅酒,是上次湯大海提過來的,應該還不錯。這種時候,不應該點上蠟燭,喝上一杯紅酒嗎?”
  
  “燭光晚餐嗎?”孔溪高興的說道:“太好了,現實中我還沒吃過燭光晚餐呢。你怎么早點不提醒我?我們今天忘記買蠟燭了?!?br/>  
  孔溪只在拍戲的時候和人吃過燭光晚餐,只是那個時候的飯菜都是道具,酒瓶是空的,杯子里面的紅色液體有可能是果汁或者可樂。而且,周圍的導演、燈光、演員助理、場務等幾十號人圍攏著,即要有演技,還要說臺詞,哪能體會到浪漫的感覺???
  
  可是,一個享譽國際的大明星從來沒有在現實中吃過燭光晚餐,聽起來確實有些令人心酸。
  
  “沒事,我家里有?!标愂稣f道。
  
  孔溪看向陳述,心里糾結,還有點兒小小的吃味,語氣卻又是云淡風輕渾不在意的模樣,說道:“你們——經常燭光晚餐?”
  
  “不是?!标愂稣f道:“我們小區經常停燈?!?br/>  
  “好小區啊?!笨紫潎@著說道。
  
  “……”
  
  啪!
  
  陳述關掉頭頂的吊燈,整個屋子里只有桌子上的兩根白色蠟燭閃耀著光芒。
  
  燈光昏暗了,孔溪的小臉卻更加嬌艷了。如暗夜里綻放的曇花,清幽絕美。
  
  陳述想,在孔溪眼里,自己的形象也應當越發的英俊偉岸了吧?畢竟,鼻子左側的一顆小痘她肯定是看不見了。
  
  陳述坐到孔溪對面,舉起酒杯,說道:“來,敬我們美麗可愛的孔溪小姐?!?br/>  
  “敬我們品性高潔的陳述先生?!?br/>  
  “品性高潔?”陳述疑惑的問道。
  
  “當然。你以為我是因為你長得好看才喜歡上你嗎?長得好看的男人,我們劇組多的是好不好?”
  
  “……”
  
  孔溪對陳述的廚藝贊不絕口,說每一道菜都特別好吃。別看孔溪身材消瘦,但她卻是典型的肉食動物。那么高熱量的土豆燉牛肉,她能一口氣吃兩碗。兩碗下去之后,看著剩余的半鍋還有種「不解氣」的遺憾感,摸著自己撐得鼓起的小肚子說道:“真想再吃一碗?!?br/>  
  “不用著急,明天再吃?!标愂鲂χf道。
  
  “不行?!笨紫獡u頭?!芭紶柗趴v一下就好,要是一直吃下去,那就不是放縱,而是放棄了。今天吃了兩碗土豆絲牛肉,接下來兩個月我都不能吃主食了。而且接下來兩個星期的運動量也要加倍。不然以后都沒辦法見人了?!?br/>  
  “你已經很瘦了,真的不需要再減肥了?!标愂鰟裎恐f道。
  
  孔溪輕輕嘆息,說道:“我現實中自然是很瘦的。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人一上了電視,臉和身體自然會被拉寬,那樣就不好看了……我們不僅僅要現實中的好看,還要鏡頭中的美感。既然選擇了這份職業,自然需要做出一些犧牲?!?br/>  
  陳述點了點頭,說道:“等到你不演了,我們就放開懷抱大吃一頓?!?br/>  
  “不,這是我要做一輩子的事情?!笨紫曇魣远ǖ恼f道。
  
  倆人一邊聊天,一邊喝酒。
  
  很快的,一瓶紅酒便被倆人全部喝完。
  
  倆人臉頰紅暈,醉眼朦朧。
  
  陳述看向孔溪,說道:“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希望你能配合一下?!?br/>  
  “什么?”孔眼眼波流轉,如飛花入湖,在陳述的心里蕩起片片漣漪。
  
  “我想親你一下,但是我一個人可能做不到?!标愂隹粗紫难劬?,柔聲說道。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