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774章 哄妞睡覺

第0774章 哄妞睡覺

記憶深處的痛,甚至連閉眼阻止淚水橫流都無法做到,只能任由悲痛如野獸的利爪般在心頭肆意抓扯,疼,疼的呼吸滯澀難捱,痛,痛的哀傷無法下咽。
  
  “嗚嗚,我,我不會再淘氣了,你不要走,不要走……”王雪瑩嘟囔的聲音越來越小,應該是酒醉之后逐漸要睡了。
  
  “我不走,不走!”申大鵬半蹲到床邊,沒有掙脫王雪瑩的小手,反而搭在王雪瑩的肩膀,像是哄嬰孩睡覺一般,溫柔又有節奏的拍著。
  
  “媽媽不走,媽媽……”王雪瑩此刻也像個懵懂的孩童,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嘴角緩緩上揚露出了微笑,像是吃到了期待已久的糖果般開心,口中呢喃漸輕、漸緩,幾個呼吸的工夫,竟是沉沉的睡了。
  
  申大鵬靜靜的等了五六分鐘,才停止哄睡拍打的手掌,怕把王雪瑩驚醒,抽回手掌的力道異常溫柔,又把毯子蓋好,才關了床頭的臺燈,走到門口掏出電話,并沒有撥打號碼,只是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多了。
  
  剛一開門就聽到外面家人正在閑聊,為了不打擾到熟睡的王雪瑩,趕忙出了臥室,把房門匆匆關上,發現家人并沒發現他,又顛著腳尖跑到了洗手間,這才把手機里王雨瑩的號碼撥了出去。
  
  盲音足足響了半分鐘也沒人接聽,申大鵬正要掛斷,王雨瑩才接通,開口就是不耐煩、不情愿的口吻,“有事嗎?沒事我掛了!”
  
  “你還在找雪瑩嗎?”
  
  “你知道她在哪?不對,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申大鵬,你不是答應我不再聯系雪瑩嗎?你怎么言而無信?”
  
  王雨瑩氣憤的就差罵人,然而申大鵬卻并不在意,輕描淡寫的當做充耳不聞,“我沒有找她,是她來我家找的我!我看她在樓道里凍壞了,正好家里做了飯菜,就讓她上來吃的飯……”
  
  “你別讓她離開,我這就過去,五分鐘,不三分鐘!”
  
  申大鵬從電話里都能聽到輪胎與地面摩擦的刺耳聲響,應該是王雨瑩正在急速中調頭,趕忙低聲呵斥,“你給我安靜點,聽我說!”
  
  面對申大鵬的斥責,明明正在生氣的王雨瑩居然真的聽話,沒再開口。
  
  “雪瑩在我家吃了飯,她心情不好,所以喝了點酒,現在已經睡著了!我爸媽、小姨小姨夫都在這,他們還在喝酒呢,你最好半個小時之后再過來,到時候雪瑩要么醒酒,要么熟睡,她也不會被折騰的太難受!”
  
  “我自己的妹妹,我可以照顧好,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
  
  “不需要我教你,那你為什么要打她?你知不知道,剛才她睡著之前在哭啊,心心念念都是那個拋棄你們的媽媽,你是當姐姐的,你懂不懂她心里的苦楚?我不是有意要偷聽你們的家事,我也不想管,但現在雪瑩在我家里睡著了,我的家人正因為小姨夫求婚成功而把酒言歡,我不希望你過來打擾到他們?!?br/>  
  “那好!我半個小時以后去接她,還有,多謝你照顧她?!被蛟S王雨瑩也受到家事觸動,言詞不再如之前犀利冷漠,不過說完話還是匆匆掛了電話。
  
  申大鵬回到餐廳的時候,酒已經喝的差不多了,第一瓶早已喝的干凈,第二瓶醬香純釀也喝了大半瓶。
  
  小姨夫不勝酒力,已經眼神迷離,只知道憨憨傻笑,連說話都口齒不清,小姨和母親的狀態還算好,臉色布滿紅暈,但眼神還算清明,父親的酒量最好,仍在侃侃而談,只字片語間,好像在說科技園的二期工程。
  
  母親見申大鵬回來,趕忙又去重新盛了熱乎的米飯,“你剛才都沒怎么吃東西,再吃點吧,省得半夜餓的撓墻?!?br/>  
  “呵呵,我又不是小貓,撓什么墻!”
  
  申大鵬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已經接過米飯,開始了新一輪的‘飯菜大清掃’,他已經好久沒吃到母親做的飯菜了,在京城上學,不是吃食堂就是一些大眾口味的餐館,哪怕是去西餐廳吃過洋餐,最后還是覺得媽媽的味道最讓人回味。
  
  看著兒子狼吞虎咽的樣子,劉鳳云也覺得心滿意足,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可以每天給兒子做飯,每天都能見到兒子,畢竟家里只有一個孩子,每當閑暇的時候就會加倍思念。
  
  不過世事如此,雛鷹褪去氄毛,羽翼漸豐,下一步便是被雄鷹推下懸崖,任由它在生死之間學會展翅,失敗便是死亡,成功才有機會翱翔九天。
  
  在劉鳳云看來,兒子現在已經羽翼漸豐,去京城念書,就是在成功與失敗中蛻變、成長,只有學會了處世之道、生存之道,才能有振翅高飛的一天。
  
  她和申海濤一樣,都不希望自己成為兒子前行路上的絆腳石,所以一整個學期,夫妻二人都強忍著對兒子的思念,不愿給兒子打一個電話,她怕一打電話就忍不住流淚,她怕兒子因為想家而分散心神。
  
  “兒子,咱娘倆喝一杯,放假這些日子,你想要吃什么就跟媽說,媽變著樣給你做,一個月,保準給你養的白白胖胖?!?br/>  
  “誒,你們娘倆喝酒也帶上我一個啊?!?br/>  
  酒是情緒表達的催化劑,酒后的申海濤也不再是嚴父的狀態,舉起酒杯,強行加入了家庭共飲的行列之中。
  
  杯酒下肚,劉鳳云離開座位,湊到了原本王雪瑩的座位,緊貼著申大鵬說起了八卦的悄悄話,“兒子,剛才媽不小心聽到雪瑩丫頭說喜歡你,是不是真的?”
  
  申大鵬到嘴邊的肉差點失手掉落,下意識去咬,結果一不小心咬到了舌頭,可是他不顧鉆心疼痛,慌忙矢口否認,“哪有的事!你聽錯了?!?br/>  
  “兒子,你是不也喜歡雪瑩啊,要不然咱們家庭聚會,你怎么把她帶回家了?”劉鳳云小心試探,“沒事,你別緊張,你們都已經長大了,也都是名牌大學的學生,肯定早就想好了未來出路吧?如果你倆真的彼此欣賞,爸媽是不會反對的!”。m.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