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554章 DANCE單車出現問題

第0554章 DANCE單車出現問題

    DANCE單車的質量問題黃彬心知肚明,他也只是想著用低廉的殘次品做一批單車打響品牌的名聲,誰成想第一批的五百輛在一周內就銷售一空。
  
      第二批生產的單車就改成了質量相對過關的產品,一時間品牌名聲是打得響亮,可是第二批、第三批單車給他帶來的負盈利,卻讓他在朋友圈子里被當做了嘲諷的對象。
  
      他本人并不在意這些嘲諷,只要品牌能夠打響,以后遲早能夠賺回來,可是他沒想到就在頂著賠錢的壓力下,第一批單車的質量問題也逐漸顯露出來。
  
      剛開始是有些單車鏈條、腳蹬板出現些小問題,后來又是車把、軸承出現問題,這些單車的工作人員都能進行簡單的維修。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有個男生正常在馬路上騎車的時候,車子前輪直接掉了下來!
  
      按道理說這也不是什么大問題,但是說巧不巧,正好有個私家車經過,沒來得及剎車,直接從男生的腿上碾了過去,一條腿粉碎性骨折。
  
      粉碎性骨折,就算恢復的再好,男生一輩子都別想像正常人一樣跑跑跳跳了,正值朝陽般的青春年紀,無論對男生,還是對男生的家里人來說,都無法接受。
  
      男生的家里剛開始來找龍瑪特超市,讓超市賠錢,結果被直接拒絕了,理由是如果單車有問題,他們應該找DANCE單車的負責人。
  
      當男生的家里人找到DANCE單車銷售部的時候,銷售部又推脫說是跟龍瑪特超市有合作關系,有事還得跟超市的高層商量。
  
      這一下男生的家人徹底火了,男生騎單車的前輪突然掉落造成了慘劇,這是無法更改的事實,他們也不是要訛錢,只是想給孩子討個說過,并且要求超市和DANCE單車出錢給孩子找好醫院的要求也并不過分,沒想到還是被來回推脫。
  
      而且最主要的是,龍瑪特超市還惡人先告狀,找了保安隊把他們一家人給攆了出去,說他們到營業場所鬧事,這個舉動讓男生家人終于無法繼續忍讓了。
  
      既然好說好商量的道路走不通,那他們只能選擇更直接粗暴的方法,把家里的親戚、朋友都聚到了龍瑪特超市門口,拉著橫幅、喊著喇叭,還拿著醫院的病例和DANCE單車質檢不合格的復印傳單四處分發。
  
      這件事情,這個舉動,瞬間就把單車的質量問題無限放大了,買了DANCE單車的人也生怕遇到這種危險情況,紛紛推著車來要求退貨,沒買單車的人也都為了一個年輕孩子的未來惋惜,加入了幫助弱勢群體維權的隊伍當中。
  
      黃彬不是沒想到過單車質量問題會出現磕磕碰碰的事情,只是他想著就算小嗑小碰他也能賠得起,只要給予足夠的尊重和錢,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他始終沒想到過,居然會出現這么巧合的事情。
  
      最主要那個把男生家人推給龍瑪特超市的不是別人,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朱神兵!
  
      也不知是那根筋斷了線,差點沒動手打人,不過這件事情的發生,也不能全怪朱神兵,黃彬正數落了幾句就接到了小叔黃志宏的電話,也就匆匆趕來了。
  
      “大侄子,你得趕緊想想辦法,小叔我在咱們黃家已經快成邊緣人了,現在手里就管著這么一個超市,如果再出現問題,估計就得被你爸清出去了,你從小到大,小叔對你可不薄,這個難關你可得跟著一同度過啊?!?br/>  
      黃志宏也是個可憐的主兒,從黃彬他爸剛開始經商就陪在一旁打江山的元老,后來黃家終于在京城站穩腳跟,他還曾是飛黃集團有臉有面的高層人物。
  
      只是后來因為到澳門賭博輸了一大筆錢,沒辦法還債,只能挪用了集團的資金,最后又全部輸了個精光,差點害的飛黃集團資金鏈斷裂破產,被黃彬他爺爺、爸爸訓斥了幾番之后,就把他集團的職位給撤去了。
  
      但畢竟是至親的人,黃彬他爸也沒做的太絕,還是把龍瑪特連鎖超市的管理權交給了他。
  
      結果黃志宏死性不改,又跑到澳門賭博,再一次挪用了龍瑪特連鎖超市的資金,幸好贏了錢把資金補上了,雖然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但卻徹底失去了家里人對他的信任,最后就被流放一般安置在了京城西城區的這家龍瑪特超市。
  
      雖說沒了以前的權力,但好在龍瑪特超市的利潤可觀,再加上年底的最終分紅,也足夠他過上等人的生活。
  
      吃過兩次虧,也學聰明了,戒了賭專心經營這一家超市,寄希望于經營妥當,或許還有重新回到集團管理層的機會。
  
      誰成想,就在他管理的超市今年發展特別好的時候,竟然出現了DANCE單車質量嚴重不合格的事情,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但是能跟著黃彬他爸黃志文混跡商界多年,自然也有些城府和心機,這事歸根結底,闖禍的還是黃彬。
  
      只要他能拽住黃彬不放,把兩人拴在一根繩上,黃志文又怎么舍得對親生兒子不聞不問?
  
      以后集團高層怪責的時候,或許黃志文也會因此替他說幾句好話。
  
      “小叔,你放心吧,這事是因為而起,我會盡力解決的?!?br/>  
      黃彬捏了捏微痛的眉心,沒繼續多說什么,直接起身離開了。
  
      隨著辦公室門關閉的一刻,黃志宏臉色變得異常難看,用力踢了一腳辦公桌后面的老板椅,將椅子踢出去幾米遠。
  
      “特么的,以前天天受你老子欺負,現在還得忍著你的大少爺脾氣,我特么這輩子是欠你們爺倆嗎?打天下的時候老子也是拼了命、賣了力氣的,憑什么老了老了還要看你們爺倆的臉色行事,憑什么?。??”
  
      黃志宏并不敢喊太大聲,畢竟還要靠黃彬他爹才能在集團里混個像模像樣的職位,待得宣泄過后逐漸恢復了平靜,貼著窗戶看向樓下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心里也有些著急,不知黃彬這個臭小子能不能解決問題。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