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73章 逃票的窮學生

第0473章 逃票的窮學生

“叔叔,我給錢,我給錢……等我去學校報道,拿了獎學金之后,肯定給你們匯款,我求你了,別把我送派出所,也別讓我下車啊,我知道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窮苦男生除了不斷的求饒、懇求,甚至都不敢有一絲掙扎,生怕自己太過強硬而惹惱了這些身穿制服的人,他清楚眼前這些人擁有權利將他趕下火車,也肯定有足夠的能力讓將他送進派出所。
  
  “等你拿了獎學金在匯款?哼,年年月月,說你這話的人多了,但也沒看有人會把錢主動送回來,而且看你這幅窮酸樣子,還能拿大學的獎學金?你騙誰呢?”
  
  列車員的態度很不好,話語有些刺耳,但估計也念在窮苦學生態度良好,也就沒做什么過分的舉動,只是揪著衣領,不停往車廂連接處的車門拖拽。
  
  旁邊有些五十多歲的中年人看不下去,起身擋住了眾人的去路,不過也知道事情不能靠蠻力解決,便先遞上了一根煙。
  
  “誒,這不過是個孩子而已,又是個苦學生,何必為難他呢,不就是順道稍個人么,還是個有知識有文化的年輕人,說不定以后還能報效祖國呢,而且你看他老實樣子也不像是在撒謊,應該會把錢送回來的?!?br/>  
  “話是這么說,我也不想為難他啊,但他逃票確實違反了規定,我要是不處理他,領導就會處罰我!”
  
  列車員接過了煙,想想又遞了回去,“要不這樣,我也不知道他哪站上來的,咱就按現在算,到京城的車票是80塊錢,你給補上?”
  
  “我,你,這……”
  
  送煙的中年男子吃了癟,尷尬的回到了自己座位,他不是給不起這80塊錢,只是他與窮苦學生素不相識,實在沒必要損害自己的利益。
  
  申大鵬站在一旁看著,整個車廂里也就這個中年男子能仗義執言,相比那些靜靜看熱鬧的人相比,素質已經高了不止一個層次,但這也怨不得他們。
  
  畢竟出門在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事情沒涉及到個人,就絕不會參與其中,就算被牽扯了,也能像這個中年男子一般急忙退出。
  
  “孩子,別說我為難你,也別說我不近人情,我也是職責所在?!?br/>  
  經過中年男子的相勸,列車員的態度也緩和了一些,似乎也看得出來窮苦學生的窘迫,指了指車廂的人。
  
  “你要是能找個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幫你補票,這事就不計較了?!?br/>  
  聞言,窮苦學生趕忙頻頻點頭同意,但當他懇求的目光左顧右盼,身子也轉了幾圈,結果換來的不是淡然冷漠的注視,就是躲躲閃閃的目光。
  
  偌大的車廂里,幾十個人,幾十張嘴巴,竟是沒人開口與他說一句幫助的言語。
  
  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人情冷暖,經歷了,自會知曉、明了。
  
  此時的窮苦男生就已經深刻體會到了窮苦帶來的屈辱,眸子里隱隱現出了不屈與不甘,倔強與憤然,但自知這件事他是做錯了,所以才沒有反抗、反駁。
  
  嘴角無奈的泛起一絲苦笑,正了正被揪得褶皺的衣服,在眾目睽睽之下沖著之前替他打抱不平的中年男人深深鞠了一躬,“多謝叔叔!”
  
  又倒退幾步,給圍著他的乘警和列車員鞠了一躬。
  
  “對不起,給叔叔阿姨惹麻煩了,這站我就下車,不會讓你們為難的,只希望千萬別把我送派出所,我爸說了,這輩子都不允許我蹲大牢,若是進了大牢,就再也不是杜家子孫?!?br/>  
  窮苦學生的道謝與認錯都說的誠懇、真摯,一時倒是讓乘警和列車員有些尷尬。
  
  整個車廂里看熱鬧的那些冷漠人,也是稍有羞愧,氣氛忽然變得詭異、寂靜。
  
  申大鵬又等了片刻,見還是沒人替窮苦男生出頭,暗暗嘆了一聲,起身走到乘警和男生旁邊,從兜里掏出了錢。
  
  “我替他把票錢補上吧,希望你們就別為難他了,若是沒有難處,誰又愿意在大庭廣眾被人看熱鬧?”
  
  乘警和列車員打量著申大鵬,但也沒有猶豫,接過錢,補了票,又把多余的錢和站票一并遞了回去。
  
  幾人也并未再多說什么,直接離開了,或許在他們心底里,也不想為難一個窮學生模樣的孩子。
  
  但規定就是規定,必須要遵守和執行,只有社會上所有人都能尊重、遵守規矩,才能讓社會更加穩定、和諧。
  
  “給你票!”
  
  申大鵬把補好的票給了窮學生,就回來座位。
  
  “謝,謝謝!”
  
  窮學生有些惶恐,他都已經做好了下車的心理準備,卻突然出現了愿意幫他的人,頓時感激萬分,跟著到了申大鵬的座位,又鞠了一躬,“大哥,謝謝你,謝謝,你放心,這錢我肯定還!”
  
  “還什么還,幾個錢吶,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咱都是爺們,沒必要太客氣了?!?br/>  
  做了好事的申大鵬還不等說話,唐魏卻毫不在意的揮了揮手,又沖著申大鵬抬了抬下巴。
  
  “大鵬兄弟,沒想到你還挺仗義,不過這錢還是我出吧,你一個縣里出來的學生,也沒多少錢吧?”
  
  “還好,不窮?!?br/>  
  唐魏還沒等掏出錢,申大鵬就直接搖頭謝絕了,他不討厭視金錢如糞土、揮霍金錢的人,但對于那些拿著父母血汗錢大手大腳的年輕人,他始終提不起什么好感,而現在的唐魏,就給了他這種感覺。
  
  似乎察覺到了申大鵬眼中的不快,唐魏趕忙解釋:“大鵬兄弟,我沒有瞧不起人的意思,我就是怕你把錢花了,等到水木大學報道的時候沒有生活費?!?br/>  
  “放心吧,他沒那么小氣,不會在意的,更何況他在青樹縣可是……”
  
  王雪瑩想說申大鵬家里在青樹縣可是有權有勢,小姨是著名女企業家,父親是副縣長,但話還未等說出口,就被申大鵬皺眉阻止了。
  
  “你,你們是要去京城水木大學報道嗎?”
  
  不過窮學生并未在意其他,只是更在乎唐魏口中所提及的‘水木大學’。
  
  “沒錯啊,我們三個都是水木大學的學生!”
  
  唐魏一臉茫然,不知道窮學生為什么突然變得有些激動。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