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59章 朱家的敗落

第0459章 朱家的敗落

“讓我們去京城?黃彬他這是什么意思?讓我們做縮頭烏龜,奔走逃命嗎?”
  
  朱神兵用力踢到了面前的茶幾,胸口快速起伏不定,顯然是氣的夠嗆。
  
  “神兵,別鬧了!”
  
  朱神佑強行按住了朱神兵,詢問目光投向了父親。
  
  朱淳、朱厚、陳保量過過來人,連朱神佑都知道黃彬所言意味著什么,他們三個老家伙又怎能不明白?只不過,真的只有這一步可走了嗎?
  
  陳保量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從青樹縣這彈丸之地白手起家,從一個整日混跡在刀光劍影中的小混混,用性命拼到了如今的身份地位,本該是享受人間的年紀,不想卻因為一條人命而陰溝里翻船,他不甘心,不甘心哪!
  
  陳保量是如此,朱淳和朱厚又何嘗不是?
  
  雖說起步比陳保量高了些,算是在富庶的家庭里長大成人,但朱家在青樹縣有如今的地位,也都是他們兄弟倆一商一官奮斗了十數年才擁有的,如今真要放棄,又怎能舍得?但事已至此,糾結、悔恨、掙扎又能怎樣?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咱們這老車已經走到了絕路,但咱們的兒子們可都是好樣的,不能讓他們因此而與大好的未來告別,這事,我認了?!眱?br/>  
  心掙扎許久,朱淳最終還是做了最不情愿的決定。
  
  “也只能如此了吧,陳沛是個乖孩子,我不能讓我兒子步入我的后塵,朱老哥,兄弟我陪你再走一遭吧!”
  
  朱淳先開口,陳保量似乎也想開了,他這一輩子已然做了太多法律所不允許的事情,就算死也是理所應當,但他兒子卻是無辜,若是能因為此事給他兒子找到京城黃家這個靠山,也算是為兒子做最后一件事。
  
  “大哥,陳哥,你們倆……”
  
  朱厚還想說些什么,朱淳卻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頭,“朱厚,你記住,你什么都不知道,等孩子們離開之后,你也馬上把松白大廈賣掉,跟著一起去京城,神兵為人沖動,你得把他看好了!”
  
  朱淳又看向了一直寄予厚望的兒子,眼中噙著晶瑩,“神佑,你很聰明,但有時聰明反被聰明誤,你斗不過黃家,記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神兵和陳沛都是你的弟弟,一定要把他們照顧好,不允許再出意外了?!?br/>  
  朱淳此時已經算是在交代后事,而還不忘提及陳保量的兒子,倒是有些討好意味了,雖說他也想陳保量在前往公安局的路上能突然改變主意,把一切事情都獨自攬下,但現在朱家若是不出個人扛罪,斷然無法與縣里、市里交代。
  
  朱淳與陳保量先后點燃了一根煙,相視一笑,瀟灑起身,開門離去。
  
  “大伯,大伯……”
  
  朱神兵還不甘心,強行掙脫了朱神佑的束縛,沖向門口,“特么的,不都是申家人搞的鬼嗎,老子這就叫上兄弟們,滅了他滿門……”
  
  “啪!啪!”
  
  兩個響亮的耳光打在朱神兵臉頰,瞬間在他黝黑的皮膚上生出手指印痕,朱厚恨鐵不成鋼的憤憤不平。
  
  “不成材的混賬東西,你大伯和陳叔是為了保護你們才做出犧牲,你還要去做什么混賬事情?收拾東西,給我滾到京城去,這輩子都不準再回來!”
  
  朱神兵從小都沒被父親打過,如今兩個耳光,倒是把他從魔鬼的沖動中打醒了,一雙猩紅的眼睛瞪得老大,“申大鵬,我這輩子都不會饒了你!”
  
  “神兵,走吧!”
  
  朱神佑也緩步走到門口,拍了拍朱神兵的肩膀,也是惡狠狠的咬著牙,“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越王勾踐還要臥薪嘗膽,更何況咱們兄弟倆?”
  
  “你們倆這就去帶上陳沛,馬上跟黃彬去京城,一刻也不能耽擱,我這面縣里的資產處理完就去找你們,快走吧!”
  
  朱厚雖有不舍,但還是讓兩個孩子離開了,看著寶馬7系駛向縣道方向,除了嘆息,卻又什么都無能為力。
  
  縣公安局的會議室里,卻儼然比縣常委會還要熱鬧,市高官林墨寒,省調查組的一眾組員,縣書記徐前,縣長鐵錚碩,公安局徐局長,副局長劉寧臣一一在列,有的站、有的坐,擠滿了整個會議室。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的經過!”
  
  劉寧臣當著市高官和省調查組這么多人的面匯報工作,還的確有些緊張。
  
  但多年從警的經歷還是讓他能調整好心態,把所有涉及到的人證、物證全部說清楚!
  
  還有一些涉及到朱淳以權謀私的大膽猜想也毫無保留的陳述清楚,只是未有提及朱家與縣書記徐前關系密切是事情,畢竟證據還不明確,徐前又列坐在席,就算是為了不打草驚蛇,也不能提及。
  
  會議室所有人都是聽得入神,尤其是縣書記徐前,更是臉色難看至極的陣陣驚嘆,怪不得朱家人百般討好他,原來這里面還有人命官司,早知如此,他說什么也不會與朱家有絲毫牽扯。
  
  “好,劉副局長說的已經夠詳細了,在座各位都聽明白了?我建議成立專案調查組,立刻逮捕……”
  
  “鐺鐺!”
  
  林墨寒話說一半,卻被陣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不悅的皺了皺眉,瞥向會議室門口,卻是見到走進來兩個人。
  
  “我們是來自首的,我是朱淳,他是陳保量,工業園區經濟詐騙案和雷賽的滅口案,都是我們倆做的,我們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朱淳說話的同時,怨恨的目光卻始終盯著徐前。
  
  在他看來,若是徐前能在之前打電話的時候幫著他們,或許市高官也就不會來,調查組也不會去而復返,還有劉寧臣也不可能掌握這么多證據,說到底就是徐前不想與他們成為一條船上的人,那現在,就徹底成為一丘之貉吧。
  
  “把他們倆抓起來,單獨關押,嚴密審訊,案件水落石出之前,不準任何人探視!”
  
  林墨寒直接下達指示,如此也就意味著他會親自坐鎮,督查案件進展,這對于馬上就要退休,不想惹麻煩的徐局來說是個好消息,但對于還保佑僥幸心理的徐前來說,卻無異于對他的仕途判了死刑。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