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32章 堂哥,曹璋

第0432章 堂哥,曹璋

“其實我與表姐也就相差十幾分而已,一時運氣,押對了幾道大題,這才得了高分,若是單論學識和能力,我又怎能比得上表姐從小到大讀的書多,在咱們家誰不知道,表姐是我們這一代晚輩中的才女!”
  
  對于碗中魚骨,曹夢媛未有太多在意,所說也并非全是虛偽之言,表姐從小就被大姑悉心教導,雖說不上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絕對也是讀萬卷書的才女,只是脾氣秉性有些驕躁與自視甚高。
  
  “那你這次報考哪所大學?燕京大學嗎?那以后咱們倆可就是校友了,有什么需要表姐幫忙的,可以隨時找我!”
  
  燕京大學被譽為文學者的搖籃,也算是文科考生夢寐以求的最高學府。
  
  若是想在政界、文學界有所建樹,一般都會進入燕京大學,尤其是像張欣、曹夢媛這樣還稍稍帶有家族背景的學子,更是大部分都會選擇燕京大學,畢竟只要考得博士學位留校,便有機會掛名從政。
  
  “表姐,我打算跟隨堂哥的腳步,報考水木大學,金融系,沒準還能跟在堂哥后面,堂哥做學生會主席,我便做個副主席給堂哥當副手,以后有機會也能像二叔伯一樣下海經商,叱咤商海風云!”
  
  曹夢媛很少、也很不喜歡這種虛偽的阿諛吹捧,但面對著連父親都要低頭的曹家,她只能如此。
  
  若只她自己,或許還不在乎,可父親的仕途上的政治資源基本掌控在家族這個二爺爺手中,她不想因為自己,丟了父親期期向往的未來。
  
  曹夢媛的話顯然得到了二叔的好感,欣慰的點頭呵笑,“經商也好,仕途也罷,大千世界,物盡其用!倒是你能跟在你堂兄的身后,至少有個曹家的男兒保護幫襯著,也不至于被外人所欺負!”
  
  “爸,你可別這么說,夢媛堂妹可是文科狀元,比我當初考水木大學的時候成績還好上一大截,以后堂妹沒準比我還厲害呢!”
  
  曹璋附和淡笑,對于這個并沒有太多聯系的堂妹,他卻有些莫名的好奇,高中三年一直在窮鄉僻壤的縣里讀的,回到京城卻一舉奪魁,這是怎樣的天才才能取得這樣的成績?
  
  對于二叔和堂兄,曹夢媛也是十分尊重,從她與曹家人有所牽連之后,也只覺得二叔父子二人活的更加真實,猶如沆瀣之中的一縷清風,顯得彌足珍貴。
  
  “我曹家的子孫,無論仕途、還是商界,定然都會有一番建樹,媛兒這次得到狀元之位,算是給我曹家在眾多家族中爭了顏面,這個紅包算是爺爺對你的嘉獎,拿好!”
  
  曹忠孝在青袍大褂的袖中取出一份厚實紅包,打開后可見里面兩沓嶄新的百元大鈔,從里面抽出一張卡片,一同遞到了曹夢媛面前。
  
  “這是一張紅云書館的會員卡,有時間多去讀讀書吧,書中有為人子女的孝道,有為人兄弟姐妹的親近之道,也有以后你們女人家賢良淑德的御夫之法,多讀書,才能多懂得處事之道,明白嗎?”
  
  曹忠孝此言一出,曹夢媛一家三口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不過趕忙又隱藏在臉頰皮肉之下,沒敢表現的太過露骨。
  
  為人子女當然要孝,為人兄弟姐妹也要親近,但這所謂的御夫之法卻是教人意味深長,或許只有在座之人才能明白,這是在暗示曹夢媛與黃家的婚約。
  
  “夢媛還小,來得及,別把孩子逼得太緊了,孩子嘛,總需要些時間去思考,去成長!”
  
  大姑曹瑢月有女子的細心,加上在燕北張家之中也要察言觀色的討好公婆,自然能第一時間察覺到曹新民一家三口的尷尬。
  
  “女子無才便是德,你也不是什么大才女,不也一樣嫁到張家過相夫教子的生活?這么多年,張家對你不也視如己出,當親閨女對待?而且還教育出了欣兒這么優秀的女兒,難道還嫌日子不夠舒心?”
  
  曹忠孝語氣較之剛才要嚴厲許多,似乎很不滿女兒替曹新民一家開口說話。
  
  “爸,大姐肯定不是那個意思……”
  
  二叔曹新生剛要解釋,卻被曹忠孝更為嚴厲的喝止:“不是什么意思?忤逆?犟嘴?與我作對?現在還不到你們質疑的時候!”
  
  “爸,您的酒已經溫好了!”
  
  見父親生氣,曹新國趕忙打圓場,好好的家庭聚會,他可不想因為幾個“外人”惹得不歡而散,橫眉立目瞥了曹新民一眼,雖沒有說話,但警告意味已然清晰明了。
  
  “嗯!吃飯吧!”
  
  曹忠孝從盤中取出一顆咸鴨蛋,在桌面敲了敲,撕碎蛋殼,筷子扎在了里面攪了攪,摳出一點蛋黃放在口中輕抿,隨后一盅溫酒入口,好似這算開胃之法,才開始食用飯菜。
  
  “姐姐,姐姐,爺爺給你那么大的紅包,不分給弟弟點嗎?我最近的零花錢都不夠用,爸爸可小氣了,一個星期才給我五百塊!”
  
  大伯家的曹裘湊到曹夢媛身邊,極小的聲音索要‘分贓’,大眼睛滴流亂轉,始終盯著那沓厚實的紅包。
  
  “呃!”
  
  曹夢媛一愣,堂弟才上小學,一個星期五百塊零花錢還不夠花?這都趕上普通人家一個月的花銷了,不過她也不在意金錢這些身外之物,而且也不想得到京城曹家的丁點好處,十分隨意的從紅包里取出一沓錢遞給了曹璋。
  
  “謝謝媛姐姐,我就知道媛姐姐對我最好了,以后等我長大賺錢了,我照顧姐姐,誰欺負你,我就揍誰!”
  
  曹裘舉起小拳頭做著兇狠表情,不過可惜,畢竟只是不足十歲的孩童,顯露出來的表情與情緒也只能讓人覺得好玩,僅此而已。
  
  曹夢媛沒有回話,常言道三歲看到老,在大伯如此寵溺的環境之下,只怕堂弟以后的生活態度只會更加奢靡,未來誰照顧誰還說不準,至少現在看來,是不想與他有太多聯系,這種未來的紈绔,淡然笑耳。
  
  “堂姐,堂姐,你給弟弟紅包,不給我點嗎?太偏心了吧?你要是不分給我點,那我就把這事告訴爺爺!”
  
  曹婉比曹裘年長一歲,雖然也只上小學,但作為姐姐卻沒有一點以身作則的樣子,平日里就是嬉嬉鬧鬧、古靈精怪的丫頭,時不時給家里闖點小禍,給家人找點麻煩。
  
  (.=)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