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22章 水果合同起風波

第0422章 水果合同起風波

    王雪瑩的腳崴的有些嚴重,晚上沒辦法去參加篝火晚會,本以為申大鵬會留下細心照顧,沒想到竟是毫無猶豫的與高天賜、劉雨薇一同去參加篝火晚會,把她獨自一人留在了農家。
  
      “死大鵬,壞大鵬,臭大鵬,居然把我一人留在家里,自己跑出去瀟灑玩樂,等我的腿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要招一群馬蜂,蜇的你三天不能下床,然后就在你面前高興嬉鬧,我氣死你,氣死你……”
  
      晚上申大鵬三人回來,與王雪瑩不停嘮叨著篝火晚會如何精彩,人群如何擁擠,舞蹈、歌聲如何絕倫,倒是把王雪瑩氣的埋頭悶在被窩里裝睡,不予理會,而心中埋怨之情更加濃烈,嘟著嘴暗罵申大鵬大壞蛋!
  
      農家寨子的天并不比外面黑的早,但由于并沒有任何娛樂活動,卻是早早陷入了寂靜之中,若是沒有游客需要的篝火活動,只怕還要提前一兩個小時就早早睡去了,夜來蟬鳴,不絕于耳。
  
      “雪瑩,你真的喜歡大鵬嗎?”
  
      床榻之上,劉雨薇悄然對著身旁的王雪瑩輕聲詢問,等了七八秒鐘時間,也不見有任何回應,以為王雪瑩睡了,便沒再開口,轉身嘆了一聲,沉沉睡去。
  
      而就在她閉眼的同時,原本閉眼的王雪瑩卻是緩緩睜開了眼睛,望著空無一物的墻壁愣愣發神了好一會,最后閃過一絲決絕之色,又緩緩閉上。
  
      第二天一早,大家正在吃著農家的稀粥、饅頭,而申大鵬的電話卻突然響起,接起來之后,原本笑呵呵的表情,卻逐漸消失。
  
      “好,我這就趕回去!”
  
      申大鵬剛掛了電話,起身欲走,卻被高天賜攔住了,“小舅子,發生什么事了?”
  
      “食品廠之前的罐頭廠,與縣城附近的農戶簽訂了十年的水果收購協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早天還沒亮,幾個果園的大貨車就停在了廠子門口,非要廠子全部收購!”
  
      申大鵬嘆息解釋,歸去之心早已明了,他擔心小姨和王雨瑩無法妥善解決此事,只能盡快趕回去。
  
      “這叫什么事???他們和罐頭廠簽了收購協議,那就去找罐頭廠,跟你的食品廠有什么關系???”
  
      高天賜憤憤不平,食品廠收購了瀕臨倒閉的罐頭廠,已經算是為縣里接了爛攤子,如今還能鬧出農民強逼收購水果的鬧???
  
      “哼,我知道是誰干的了!”
  
      申大鵬眼神冷冽,之前在寨子的拐彎小路上,就聽到黃彬和朱家兄弟一伙人在談及什么果園的事情,現在一想,應該就是他們在果農中間攛掇,才會生出此事,但此時無心理會他們,還得先趕回食品廠才是。
  
      食品廠門口,堆積如山的水果與大貨車,同樣還有十幾名果農老板,將食品廠大門圍得水泄不通,若不是廠子的保安和工人一同阻撓,只怕都要闖進廠子里大鬧一番才肯罷休。
  
      小姨看著混亂不堪的場面,滿面憂愁,她根本沒聽說過罐頭廠與果農之間有過什么收購協議,所以之前毫無準備,如今果農集體鬧上門來,還帶著如小山般巨量的水果,她一時間如何解決?
  
      “各位老板,你們先看清楚了,這里是鵬宇食品廠,不是以前縣里的罐頭廠了,跟你們簽收購協議的是罐頭廠,不是我們食品廠啊,大家都要講點道理吧?”
  
      小姨扯著嗓子大聲解釋,可又如何能夠比得過十幾個果農漢子的怒火嘶吼?
  
      “我們不管,我們就是跟這個廠子簽的收購協議,水果就必須得賣到這里!”
  
      “要不是好心人告訴我們,我們還傻傻等著罐頭廠上門收貨呢,現在才知道你們的罐頭廠改名食品廠了,你們是要撕毀合約協議,全部賴賬嗎?”
  
      “你們要是敢賴賬,我們就賴在這不走了,什么時候把水果收了,我們什么時候離開!”
  
      “大家能安靜一點嗎?你們不能為難人吧?”
  
      小姨指著鵬宇食品廠的名字,氣的顫抖不止,“我們這是食品廠,不是罐頭廠,要你們的水果根本沒用,你們總不能讓我們白白掏錢收一堆水果放著爛掉吧?”
  
      “這是你們廠子的事,跟我們無關,那就讓這些水果就爛在這里,反正我們都已經稱好分量,就算爛了也得給我們錢,不然我們就去縣里告你們去?!?br/>  
      “大家伙別跟她啰嗦了,咱們種些水果累的要死要活,決不能讓他們給欺騙了,咱們這就去縣里找縣長把事情說清楚,讓縣長大人給咱們做主!”
  
      “對,找縣長去,還有縣書記,哪個官大就找哪個,走,走了……”
  
      十幾個果農老板,紛紛揚長而出,只留下司機和干活的伙計看著水果,原本喧囂的廠門口,瞬間變得冷清,只不過一排大貨車已經把廠子門前的路徹底堵上,廠子里的貨出不去,購買的原材料也進不來,已經嚴重影響了銷售和生產。
  
      縣政府大樓之下,果農喧囂吵鬧不斷,徐前在辦公室的窗前向下眺望,眼神微瞇,不見臉色之變化,走回到辦公桌前,拿起了電話。
  
      “喂,我是徐前,樓下已經鬧的不可開交,鐵縣長還坐得???”
  
      電話另一端,鐵錚碩哪里還坐著,早就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如何是好,如今在接到徐前的電話,更是臉色微變,之前他當副縣長的時候,縣里企業就歸他管,如今雖說坐上了縣長之位,但說到底還是依仗縣里企業獲得政績,現在食品廠出了事,他肯定要負主要責任的。
  
      “我這就去看看,食品廠到底在搞什么!”
  
      鐵錚碩掛了電話,手掌卻始終放在座機電話上,輕輕拍動幾下,起身離去。
  
      食品廠會議室中,小姨、王雨瑩、李澤宇皆坐在位,不過眾人臉色都很難看,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靜靜坐著,似乎是在等著申大鵬回來定奪此事。
  
      “小姨,鐵縣長來了!”
  
      孫大炮子匆匆進了會議室,臉上焦急之色濃烈。
  
      “快請,快請……”
  
      小姨楞了楞,此時鐵錚碩前來,目的不言自明,只是申大鵬還未回來,果農這件事情她一人無法定奪,這下該如何是好。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