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14章 誘審周成民

第0414章 誘審周成民

“鐵縣長,有件事我還想問下,之前調查的時候,公安局把我們公司的周成民經理抓起來了,到現在還沒放出來,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這個……我之前做副縣長的時候主管企業,公安局的事情我目前實在插不上手!”
  
  鐵錚碩稍有為難,心里盤算著找申海濤問問,公安局有沒有他能力出眾的舊部,不然他堂堂縣長,卻連問情況都找不到人。
  
  “那就不叨擾您了,我們再打聽打聽!”
  
  小姨掛了電話,與申大鵬搖了搖頭。
  
  回到辦公室,申大鵬發現燈還亮著,他們一家人吃完飯到現在已經九點多,這么晚了誰還在工作?輕輕打開門一瞧,看到王雨瑩正對著電腦,一個人工作。
  
  “雨瑩,這么晚了還沒回去休息?”
  
  劉鳳霞也進了辦公室,看到王雨瑩還在工作,不免有些擔憂,“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工作是大家的,身體是自己的,你一個小姑娘家,哪能總這么拼命、熬夜?”
  
  “我沒事,這點工作馬上就完成了,最晚十一點,我肯定就休息了!”
  
  王雨瑩有些感動,但還是頭也不抬的繼續工作。
  
  “這大鵬馬上就要走了,你若是再把身體熬壞了,以后就指著我一個人?我告訴你,你可別想為了以后偷懶做鋪墊,我不同意??!現在,立刻回家休息去!”
  
  “嗯嗯,我知道了小姨!”
  
  王雨瑩還在對著電腦認真做著表格,忽地表情卻是瞬間凝固,猛地站起身來,抬頭看了看小姨,又瞪著眼睛看向申大鵬,“你要走?去哪里?干什么去?”
  
  “我高考已經結束,當然是要去念大學了,我還能干什么?”
  
  對于王雨瑩的驚訝,申大鵬早有猜測,但還是沒想到會有這般反應。
  
  “你,你走了,我跟小姨怎么辦?公司怎么辦?以后公司的事情誰說了算?你不會讓我們兩個女人像個管家似的替你守著公司吧?還有……”
  
  “停,?!瓫]有那么嚴重吧?”
  
  申大鵬趕忙擺擺手打斷即將沒完沒了的啰嗦,“我走之前會給公司制定一個大方針,只要大家按部就班的操作就行,再說了,現在網絡也比以前方便很多,我可以遠程遙控啊,至于平時的一些小事情,你和小姨兩個人商量著來不就好了?”
  
  “我跟小姨兩個人嗎?”
  
  王雨瑩輕咬了咬嘴唇,望著與自己并肩戰斗了近一年時間的合作伙伴,心中莫名泛起了陣陣失落,不舍之情難以割舍,更多的卻是難以言明的古怪情愫,那種好似心愛玩具丟失不見的失落與茫然。
  
  小姨站在一旁,不言不語,只是與王雨瑩一前一后的盯著申大鵬,完全相同的失落之感,應由而生。
  
  回憶著當初因為被罐頭廠開除而以淚洗面,回憶著初建凈水廠時的興奮與拼搏,再到后來的一步步,皆是在申大鵬的提議之下,公司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現在回頭想一想,如果沒有申大鵬,眾人現在又會是哪般模樣?
  
  “你們這都是怎么了?我又不是一去不回,再說這才剛高考完,我還有兩個月才要進京呢,都高興一點,我還要想辦法把周成民撈出來呢!”
  
  申大鵬笑著聳了聳肩。
  
  公安局審訊室,周成民一臉疲乏之色,迷迷糊糊的坐在審訊椅上,雙手被緊緊扣在面前的小桌板上,昏昏欲睡,卻又找不到舒服的姿勢。
  
  朱淳和小劉,此時與周成民僅隔著一張桌子,小劉緩緩起身走到周成民面前,手件,“周成民,已經兩天時間了,你不累嗎?你覺得這么熬下去有什么意義?我們手里已經掌握了你的材料,你不想坦白從寬,獲得寬大處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我與申海濤之間沒有任何經濟往來,甚至見面的次數都可以用一只手數過來,怎么可能跟他有權錢交易?而且你說我與工業園區逃跑的開發商有關系,可是這工業園區明明是開發商逃跑之后,我們成宇地產才接手的爛攤子,其他情況我真的不清楚!”
  
  周成民說話都是有氣無力,惺忪的雙眼努力睜大,想要與小劉把這些事情解釋清楚,可是很顯然,無論他說什么,小劉都不會相信。
  
  “根據我們的調查,逃跑的開發商叫雷賽,其名下的天寧建筑公司里,以前有你20%的股份,后來你撤資了,公司的股東和法人才變更為雷賽,而后來雷賽攜款潛逃了,你又用成宇地產接手爛尾樓,我們有理由懷疑,你是這起商業詐騙的參與者,至少也是知情人,你以為這種左手倒右手的把戲能瞞得住嗎?”
  
  小劉俯身將資料遞到了周成民面前,一頁頁緩慢的翻動,為的是讓周成民看一看他們的調查結果,可是周成民哪有心思看這些東西。
  
  “我以前的確是投資了天寧建筑公司,可是公司根本就不賺錢,后來公司變賣用來償還債務了,我一分錢都沒收回來,甚至連賣給誰我都不知情!”
  
  “你不知情?根據我們的調查,你在雷賽逃跑之前,還頻繁與他接觸,而且還請他吃過飯,你怎么就不知道公司賣給誰了?你睜眼說瞎話呢?周成民,我很嚴肅的警告你,如果你始終都不愿配合工作,只會讓你以后的量刑更加嚴重?!?br/>  
  小劉的邏輯讓周成民十分郁悶,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最開始公司賣給誰我并不清楚,但后來雷賽用天寧建筑公司跟縣里承包了整個工業園區,那時候全縣的開發商和包工頭都知道,我又怎會不知道?”
  
  “還在嘴硬,什么都不說是吧?那你就一直在這里關著吧,除非你能想清楚,說出真相,或許你還有機會從這里出去!”
  
  小劉的話剛說完,旁邊的朱淳卻沒來由的冷笑一聲,“老周,我怎么覺得你們整個計劃十分縝密,都是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相連,如果官面上沒有人,你們應該完不成這個左手倒右手的計劃吧?是不是某些官員指使你的?亦或者是某些官員用利益誘惑你,讓你為其所用,替他辦事?”8)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