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413章 朱淳升官

第0413章 朱淳升官

“咳咳,表姐學習向來不錯,考省城肯定沒有問題,應該是大舅找人給表姐估分了,要不然大舅一家也不能這么高興,拋下咱們就跑市里去玩!”
  
  “對,以前雨薇的學習成績可比大鵬要好得多呢,肯定也不成問題!”
  
  申海濤笑著高高舉杯,“來,為了咱們家能出兩個高材生,大家一起干一個,除了天碩,誰都得喝啊,干!”
  
  “今天高興,都喝,干了,干了!”
  
  小舅也跟著張羅,一家人都興高采烈的舉杯對飲。
  
  倒是小姨,雖然也是笑著把酒飲盡,但笑容中卻帶著幾分擔憂,并非是外甥和侄女考上好大學不高興,只是擔心申大鵬如果不在青樹縣,現在這一堆產業怎么辦?以后的發展該何去何從?遇到了事情誰來做主,誰來定奪?
  
  一家人聚會,申海濤升職,申大鵬高考發揮不錯,小姨的公司也穩步發展,就連小舅的煙酒行,也在小姨的幫助下,在工業園區一期工程裝修了兩個商鋪,雖然還未正式營業,但也是等著一期工程竣工,到時候一起開業,沾沾喜氣。
  
  本來都是開心的事情,小姨卻至終在強顏歡笑,一直到聚會結束要離開的時候,才忍不住湊到了申大鵬旁邊,“大鵬,你真的要考水木大學?那你離開了縣里,公司怎么辦?你就不管了?”
  
  “我還沒想好,正在定制計劃呢,反正有你和王雨瑩在,公司應該也不會有什么問題,過幾天再說吧!”
  
  申大鵬今天在臥室里糾結了一天,就是在想公司今后的發展,寫了一堆的計劃和企劃,然后再一條條的否定、刪除……
  
  “可是,大鵬……”
  
  一家人走到松白大廈門口,小姨正要繼續詢問,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醉醺醺的聲音,舉目望去,發現申海濤幾人也是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投去目光。
  
  再一細瞧,說話之人正是剛剛升任城管局長的朱淳,而他周邊還圍攏著十幾個人,看穿著板正,估計也是縣里各個局的領導。
  
  “你們看東邊這片地,我要把地全都填平了,然后修建大型的停車場,松白大廈也得擴建,到時候在旁邊再蓋一個高層,與現在的大樓連接起來,還有這前面的大門口,我打算也弄個美食城,讓縣里的小吃都搬過來……”
  
  朱淳站在門口的臺階上,對著圍在他身邊的人耀武揚威,看那架勢簡直就差把松白大廈扒了重建,不過這也可以理解,在縣里政界混了這么多年,終于混到了一把手的局長位置,雖說城管局局長還不如他公安局副局長的待遇,但畢竟也是個一把手,自己說了算,不用天天看著頂頭上司的臉色辦事。
  
  他周圍的人都在捧臭腳的贊同叫好,可申海濤卻皺了皺眉,徑直走了過去,“朱局長真是一心為民吶,這才剛上任就想著聚攏小吃美食城,用來促進百姓消費和商販的利潤?不過,縣里誰同意讓你建了?你若是想建停車場、美食城,我覺得你明天應該寫一份詳細的報告,到建委來審批吧?”
  
  “嗯?”
  
  朱淳醉眼朦朧的轉過頭來,看到申海濤的瞬間微微愣神,他沒想到申海濤才剛剛被放出來,居然會跑來他們朱家的松白大廈吃飯,這是來干什么?炫耀?警告?示威?不過貌似這次他才是最后的贏家吧?
  
  心中雖是得意萬分,但臉上還是皮笑肉不笑的開口寒暄,“哎呀,這不是申局長,啊,不對,現在是申主任了,以后城管局就要接受公安局和縣建委會的雙重領導,到時候還得申主任多多照顧,多多幫襯??!”
  
  “好說,規章制度都擺在那里,只要朱局長能按照流程辦事,我也絕對不會以權謀私,你說對吧?”
  
  申海濤似笑非笑,口中特別強調了‘以權謀私’四個字,很明顯是在警告朱淳,他猜到了之前舉報信的小動作。
  
  “申主任向來公事公辦,又怎會徇私枉法?這次縣里對你的停職調查,最后不還是決定讓你官復原職嘛,這也算是對你最好的證明了,如此一來,以后縣里的那些流言蜚語,必然會不攻自破!”
  
  朱淳幾步湊上來,與申海濤正面對立,臉頰并未有太多的表情,但嘴角那抹上揚,卻彰顯著心中的得意。
  
  “恭喜朱叔叔升官??!”
  
  申大鵬察覺到父親的臉色有些慍怒,不想父親與朱淳有什么正面沖突,便快步湊了上來。
  
  “朱叔叔您剛才都說了,我父親的事情縣里已經調查清楚,那周成民是不是也應該放出來了?我可是聽說市高官都打電話過問了此事,如今您當上了城管局的局長,該不會不管公安局的事情了吧?”
  
  “呵呵,大侄子真會開玩笑,我是公安局副局長,公安局的事情當然也要管了,你爸的事情經過調查,的確是子虛烏有,但是周成民的問題比較嚴重,就算給你爸行賄的事情是假,也還有其他問題!”
  
  “其他?”
  
  申大鵬心中疑惑,但也沒有多問。
  
  反正朱淳是肯定不會說出繼續關押周成民的原因,他又何必自討沒趣?與家人一同離開,說是跟小姨去公司,便和小姨打車走了。
  
  “剛才聽朱淳的口氣,似乎抓了周成民不放,還有其他的原因?”
  
  申大鵬與小姨剛下車,還未等進入食品廠的門口,就緩緩開口。
  
  他思索了一路了,也想不通朱淳繼續扣押周成民的理由!但是看樣子也不像是胡言亂語,畢竟連徐前都不敢忽視市高官的過問,他朱淳一個副局長哪里來的膽子?
  
  “會不會是他以前還有別的事情?你之前不是說過他跟朱神兵鬧得很不愉快嗎?”
  
  小姨也是眉頭緊鎖,“看來事情有些復雜了,要不我再找鐵縣長問問?之前你爸的事情就是他幫了忙?!?br/>  
  “嗯,畢竟他是因為我爸的事情才被抓起來的,更何況他并未做過任何對不起咱們的事,咱們不能把他拋下不管!”
  
  申大鵬話音剛落,小姨就拿出電話撥了出去,等待片刻,“喂,是鐵縣長嗎?對,我是劉鳳霞,我姐夫的事情真是多謝您了?!?br/>  
  “不用謝我,是你姐夫經得起考驗!”
  
  電話另一面傳來鐵錚碩帶笑的聲音。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