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95章 羞羞的上網記

第0295章 羞羞的上網記

夏明已然徹底失去了耐性,而且最主要他不想丟掉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該說的他都已經說了,該警告的也都警告了,之后的路怎么走,就要看他們自己了。
  
  命運有些時候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雖然時間可能很短暫,選擇性也很小,但總比毫無掌控要更舒坦一些。
  
  而現在棚戶區的這些人,也是開始尋求自己掌控命運的機會,在老劉家的房子被拆除之后,已經人心惶惶,有些著眼于眼前利益的人,幾次三番找到雷賽哥的公司,許諾可以盡快搬家拆遷,希望以此能多得到一些好處。
  
  雷賽哥在經得黃彬的同意后,通知了二期工程中涉及到拆遷的住戶,只要是在五天之內搬走,獎勵現金一萬元,七天之內獎勵五千,但過了這個星期,分文沒有,而且這個獎勵不僅僅對待簽約住戶,而是適用于所用住戶。
  
  一時間,蘇酥家所在的村子里興起了搬家熱潮,哪怕還沒有租到房子,就已經開始打包收拾細軟和家具,而縣里的樓房和再往東邊村子的平房,也因為這個原因,好租的不得了,甚至連倉房都能租出去。
  
  “爸,咱們家什么時候搬???難道就這么算了?這么便宜的價格就把房子賣了?”
  
  蘇酥家平房的院落里,蘇華仁正在整理著家具家電和細軟,蘇酥在一旁看著,表情略有失望,她腦海里還閃著之前幾十個鄰里街坊共同與開發商抗衡的場面,沒想到幾天時間而已,竟然大難臨頭各自飛了。
  
  “閉嘴,你還不長記性是嗎?他們是有錢人,又有當官的護著,咱們只是窮苦老百姓而已,憑什么跟他們對抗?以后這件事情你再也不準過問和插手,聽到了沒有?若是再敢去惹事,我打斷你的腿?!?br/>  
  蘇華仁的語氣很嚴厲,也很強硬,對于蘇酥被擄走下迷藥的事情,他至今記憶猶新,最近對女兒的看管也更加嚴密,上學放學全程接送,放假也不準女兒四處亂跑,甚至連店里都不讓女兒去幫忙,怕的就是那群混蛋再心懷不軌。
  
  “我知道了?!?br/>  
  蘇酥委屈的低下了頭,從小到大,家里雖然窮了點,但父親都是對她萬分寵溺,還不曾有過這種狠厲的口吻與她說話,更是沒有張口閉口就打斷胳膊、打斷腿的恐嚇,越想越是委屈,趁著眼角濕潤還未流出,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蜷縮著躺在炕上墻角,滴滴晶瑩不受控制的從臉頰滑落。
  
  最近一段時間,她突然覺得壓力與苦惱倍增,除了父親的嚴厲管教,還有就是總做一些特別奇怪的夢,夢里都是關于自己和申大鵬,而且都是些不好的夢,不是夢到倆人大吵大鬧的大打出手,就是夢到倆人不著一縷做著羞恥之事。
  
  腦子如漿糊一般亂作一團,心情也是猶如跌到了寒冰谷底,也許是最近壓力太大、太累了,也可能是潛意識里想要逃避什么,不知不覺,竟是沉沉的睡去了,恍惚間又夢到自己與申大鵬在親密接觸,嚇得突然醒來。
  
  “呼??!”
  
  蘇酥深深吐出郁悶煩躁的氣息,剛想要起身,卻發現手掌竟是不知何時伸入了衣服里,掌心正握著自己胸前的柔軟。
  
  臉色泛起微微紅暈,繼而又是委屈的落下了眼淚,雙眼緊閉,黛眉微蹙,呼吸之間都帶著若隱若現的哽咽抽泣,心中卻在不甘的吶喊,自己怎么會做出這等不雅的動作?
  
  難道自己真的變壞了嗎?難道自己不是個好女孩了嗎?
  
  不,不是,肯定不是的,蘇酥忽然想起生物課上,老師提到過關于男生女生青春期的問題,雖然關于兩性的事情提及不多,但也與自己現在的表現有些相像,所以決定明天去找老師好好問一問。
  
  第二天上課,蘇酥幾次下定決心想要找老師詢問,但最后害羞的心思作祟,始終沒敢邁出通向老師辦公室的一步。
  
  無奈,中午放學的時候,只能去網吧,在網上查找一些關于青春期女孩的信息……準確的說,是要查找青春期對于女孩的負面影響。
  
  蘇酥不是第一次進網吧查找資料,但與查找拆遷相關的法律法規那般光明正大不同,這一次的她卻是鬼鬼祟祟、小心警惕的怕被別人看到,還專門找了一個原本是男生看島國*****時才會待的角落。
  
  “青春期女孩的性幻想……女性在沒有性行為以前,性激素是散布全身的,這時候**通常表現為對愛的幻想,肉體只要有邊緣性行為,比如接吻、撫摸就能得到滿足,對于青春期的女孩來說,主要表現在對異性愛的幻想方面……”
  
  蘇酥看得入神,心里也越是緊張,難道自己之前與申大鵬的親密接觸,已經構成了性愛幻想?難道,自己真的要墮落了嗎?
  
  越是緊張害怕,越是容易犯錯,也不知鼠標點在了哪里,屏幕上突然彈出了一個網頁,上面盡是些赤果男女的****和視頻,不同的男女主角在暴露、野蠻、充斥著最原始的味道的蠕動著身體,表情皆是深深沉醉,欲罷不能。
  
  蘇酥趕忙把網頁關掉,等了幾秒,見網頁并沒有再次無故彈出,這才長舒一口氣,但還是不忘環顧一下四周,看看有沒有人發現她剛才的窘狀,若是有人看到了,就算不能當面解釋,至少以后能離看見剛才一幕的人遠點。
  
  “嗯?”
  
  就在蘇酥轉頭即將收回目光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了坐在最后邊角落的申大鵬,又是像之前遇到的時候一樣,目不轉睛、旁若無人的探頭盯著屏幕,雙眼炯炯有神,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這家伙到底在看什么?每次都是這么聚精會神?”
  
  不知為何,蘇酥竟是有種沖動,想要去看看申大鵬到底在看什么,“不,不行,他做什么跟我毫無關系,他是我的災星,只會給我帶來一次又一次的厄運,我要遠離他……”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