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90章 軟硬不行就來暗的

第0290章 軟硬不行就來暗的

“爸,你對申大鵬有誤會,難道你就看不出來今天這一切,都是黃彬在使陰謀詭計?松白大廈在縣里也算是不錯的酒店,他們會縱容服務員在客房錄像?就算是錄像了,會在賓客餐廳播放?還正好是咱們的餐廳?”
  
  曹夢媛是害怕父親誤會申大鵬,覺得他是沒有出息的登徒浪子,這才慌忙解釋。
  
  不過對于女兒的反應,曹新民根本不為所動,甚至都未曾回復一句,他堂堂縣書記,能看不出黃彬的小伎倆?但是有句話說的好,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見此,曹夢媛也只能閉口不言,她很了解父親,只要是認定的事情,很難聽別人的勸解,無奈,眼角泛起失望之色,難道,父親真的打算讓自己嫁給黃彬這個宵小登徒,浪費一輩子的年華?
  
  待得曹夢媛再轉頭望向車外,街道商鋪牌匾的霓虹閃爍,卻無心觀望,腦海中亂作一團,有些愣神。
  
  曹新民偷偷瞥向女兒,眼中若有若無的顯露出絲絲無奈,哪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幸福?
  
  尤其是柔弱的女兒,更是希望能有個好的歸宿,但是身處大家族之中,很多事情,他又怎能只顧個人意愿?
  
  有時,有心卻無力。
  
  曹家父女離開之后,黃彬仍是意猶未盡的在餐廳大口渴酒,臉上得意之色甚濃,大笑著把朱家兄弟和雷賽哥叫進了包房。
  
  “神兵、神佑,今天這事成了,還得要謝謝你們兄弟倆啊,還有那個服務員,演戲不錯嘛,可以建議他去考個電影學院試試,啊哈哈??!”
  
  黃彬大笑不止,揮著手讓朱家兄弟和雷賽哥入座。
  
  “黃大少,你這可就太見外了,不就是個包房和服務員么,咱們不是好兄弟嘛,我們的東西就是你的,你的東西……呃,還是你的?!?br/>  
  朱神佑是故意說得后半句話,是在宣泄心中的不滿,也是在提醒黃彬,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應該彼此照應和提攜,而不是過于自私的只為自己……
  
  “放心,我不是貪心之人,不屬于我的東西,我不會勉強,但應該屬于我的東西,誰也別想搶走,而且……誰也搶不走?!?br/>  
  黃彬將杯中啤酒一飲而盡,意味深長的看著朱家兄弟,尤其是看向朱神佑的時候,帶著濃濃的警告意味。
  
  他這話是說給朱家兄弟聽,也是說給他自己聽。
  
  若是申大鵬在場,也是要讓申大鵬知道,曹夢媛是他的未婚妻,他們倆人的婚姻是黃家和曹家的家族聯姻,就連曹新民都管不了,申大鵬又算是什么東西?
  
  “不對,不對,黃大少這話說的可不對,是咱們的肯定誰都搶不走,但不是咱們……嘿嘿,咱們可都得搶過來,變成咱們的?!?br/>  
  朱神兵冷著臉,目光向身旁一瞥,“雷賽哥,二期的占地工程你還沒搞定,是不想賺錢了吧?”
  
  “兵少,我都是窮怕了的人,怎么會有錢不賺?只是……黃大少說時機未到,怕我再把事情弄砸了,不準我到棚戶區,這好幾天過去了,我都沒敢出門?!?br/>  
  雷賽哥也十分冤枉,他倒是想趕緊把棚戶區拆遷的事情搞定,可是那群人跟豺狼虎豹似的,比他手下的幾十個兄弟還猛,他最后一次去,可是被幾十個人給打跑了。
  
  “行了,你們就別在那里啰嗦了,一群窮鬼百姓都沒辦法搞定,還口口聲聲自稱少爺,真是夠丟臉的?!?br/>  
  黃彬不屑的冷哼,借著酒勁一摔杯子,“他們人多、心齊,不怕事,你們就非得跟他們硬著來?”
  
  “軟著來也不行啊,錢也給了,好話也說盡了,他們就是不搬,咱一要強拆,那幫窮鬼就像是豺狗一樣聚成堆,逮誰咬誰?!?br/>  
  朱神兵也跟著去過棚戶區,雖然沒露面,但也是看到了那壯觀的場面,鐵鍬鐵棍,案板搟面杖,只要是比人肉硬的東西,全是他們的武器,這就是國家不準配槍,否則手下肯定會被打成篩子。
  
  “硬的不行,軟的也不行,那就玩暗的呀,偷偷摸摸的不會嗎?雷賽哥,就像那次你跟我說過,你帶著幾個兄弟半夜去找別人家媳婦舒服,剛開始那女的還想要反抗,但最后怎么樣?還不是乖乖的伺候你?他的男人在旁邊又能怎樣?照樣被你的兄弟們給綁了吧?結果呢?他們兩口子連屁都不敢放,對不對?”
  
  “啊,對啊,越是無力的反抗,哥們玩的越舒服……”
  
  “誰特么跟你說舒服不舒服了,是讓你去辦事?!?br/>  
  黃彬一腳踢在雷賽哥的小腿上,力道雖然不大,卻把雷賽哥踢懵了,無辜的眨著眼。
  
  “辦,辦事?哦,哦,我明白了,我這就帶人去把老劉的媳婦給搞定,看他還敢不敢跟咱們作對,不過,黃大少,那老劉他媳婦都多大歲數了,長的又跟個大灰熊似的,我怕兄弟們下不去手??!”
  
  “我靠,你一天天腦子里除了女人能不能想點別的事?我的意思是晚上人少,方便動手,神佑,你跟著去把這事辦了吧,我去樓下找小清泄泄酒勁……”
  
  黃彬沒耐心與豬一樣的雷賽哥解釋,更是怕朱神兵太過強硬惹出人命,最后還是決定讓朱神佑跟著一起去,畢竟是聰明人,做事更有分寸。
  
  “黃大少你去找小清吧,今晚的事情我去處理?!?br/>  
  朱神佑看著黃彬吊兒郎當離去的背影,嘴角輕輕上揚,眼中閃過一抹邪色,這次成功把黃彬和申大鵬之間的矛盾放大,以后有了黃彬這個強大的幫手,申大鵬又算得了什么?
  
  棚戶區眾人想的沒錯,暴風雨前的確都是駭人的寧靜,只不過這一次也太過于平靜了,幾天時間過去了,甚至連拆遷隊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本來組織好了白天和晚上都有人在村子的路口守著,但由于太過無聊,又無任何危險預警,所以看守的人也就都回家睡覺去了。
  
  房子的確重要,但人總要活著,那就得有工作賺錢買飯吃,天天晚上睡不好,哪有力氣干活?總不能為了房子而餓了肚子。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