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26章 植樹節

第0226章 植樹節

“孩兒他爸,你這升官副主任之后,脾氣見長啊,人家到家門口開車接你回縣里,你都直接拒絕了,還對人家那么不客氣,好大的官威呀,以后若是再升官,不會牽連到我們母子倆吧?”
  
  劉鳳云只是調侃而已,但她還是有些不高興,這客車既慢又擠,怎么可能有大越野車舒服,她想不明白,就是送回縣里一趟而已,能有什么事?大不了給周成民油錢就得了。
  
  “我怎么敢!”
  
  申海濤也看出了媳婦不高興,只得耐心解釋:“我現在是縣建委副主任,正好管著周成民,所以他才會對我客客氣氣,其實昨天的事情要不是發生在海波身上,我還真是不想管,就連縣委曹書記也不可能事無巨細,更何況我一個小小的副主任?但話又說回來,我可以不管,但我不能與他們同流合污,尤其像周成民這種奸商,更是有多遠就得離多遠?!?br/>  
  申大鵬在后面聽著,心里也不免擔憂,父親這種剛直不阿的性格,其實并不適合走仕途,剛極必折,在如今的大環境下,父親又能走多遠?會不會再惹上朱淳那種陰險之人,又步入前世被買兇殺人的境地?
  
  …………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凜冽的寒風中,高三年級的緊張補課又開始了,天不亮就起床,天黑了才回家,這對于高考生來說,是一段黑暗的歲月,不過經歷過兩次的申大鵬卻是怡然自得,恢復了往日的忙碌,享受著這難得的高三年代。
  
  年關已過,正月已出,冬的二月離去,預示著四月的春已然不遠,而兩者中間夾著的三月,卻是最尷尬的時段。
  
  南方的三月已然艷陽暖暖,可北方卻仍是凍土寒風,雖然降雪不再頻繁,大地殘留的白雪卻仍是存在,偶爾某一天的晌午艷陽高照,地面的白雪便會融化成冰水混合物,在青樹縣這種柏油路和水泥路還未遍布的小地方,則會出現沾染鞋子與褲腳的泥潭,讓人煩不勝煩。
  
  “同學們,同學們……”
  
  班主任李明輝敲打著講桌,這才把昏昏欲睡中的同學們叫醒,一個個皆是睡眼惺忪,嗯咦不悅當中,帶著濃濃的‘起床氣’。
  
  “拜托,李老師,這中午是我們唯一的休息時間了,您能別打擾我們嗎?”
  
  稍靠著后排的一人伸著懶腰,打著哈欠的嘴巴足以塞進去一個拳頭。
  
  “醒醒了!”
  
  李明輝根本置若罔聞,又喊了一聲,直到所有同學都坐起來身子,這才輕咳兩聲,“咳咳,后天是三月十二號,同學們知道是什么日子嗎?”
  
  “三月十二號?啥日子?”
  
  “李老師你的生日?”
  
  “不會又要考試吧?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我都快成烤魚了?!?br/>  
  “田一航,你怎么會是烤魚,烤魚不是寫書的嗎?哈哈……”
  
  “哈哈……”
  
  同學們被幾句玩鬧話惹得大笑,也算從不愿醒來的睡夢中清醒,李明輝滿意的點點頭。
  
  這也是為什么他不喜歡把學生管束太過嚴格的原因,有的時候,過猶不及,讓學生們自己尋找學習、放松的態度,遠比鋼鐵手段打壓要更明顯。
  
  “同學們,冬去春來,萬物復蘇,三月十二號是一個重要的節日,植樹節!你們也都清楚,咱們學校每年都會組織植樹活動,你們也參加過兩次了吧?”
  
  “參加過!”
  
  有些聰明的學生已經反應過來,估計是植樹節到來,學校要組織戶外活動了,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個好消息。
  
  最近一段時間學習都快要學傻了,披星戴月,出家門的時候天還未亮,回到家的時候天色已黑,這哪是人過的日子。
  
  因為高考的緣故,高三年級的戶外活動確實比較少,但是植樹節的活動比較有意義,既能鍛煉身體,又能美化環境,學校自然也不會剝奪高三學生參加的權利,一年一屆,只要身體沒有問題,整個高中一、二、三年段的同學都會參加。
  
  “后天早上大家可以睡個懶覺,八點集合,自帶工具,植樹地點,學校后院……好,你們可以繼續午休了?!?br/>  
  李明輝在黑板最左側寫下了重點,也就趕忙離開了班級,學校買來的樹苗需要分發到各個班級,還需要班主任前去做記號。
  
  李明輝是讓同學們繼續睡覺,可誰還能睡得著?一個個都是瞪著溜圓的大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后便是齊聲歡呼。
  
  對于壓力極大的高三年級學生來說,只要能離開教室這個密閉空間,哪怕是讓他們打掃廁所都行,這也是為什么每次大雪過后,總能看到學生們爭著、搶著去操場掃雪。
  
  畢竟,對他們來說,想要呼吸到室外的新鮮空氣,都是一種奢望。
  
  申大鵬習慣性的轉過頭去,想要看看李澤宇的興奮模樣,可剛側身一半就想起來,李大腦袋現在只想著賺錢,已經徹底放棄了高考,過年之后,也只是偶爾交學費、班費、書本試卷費的時候,才會短暫閃現一次。
  
  心情難免低落,不過轉念一想,高中唯一的好兄弟,如今也在為了人生拼搏,人各有志、人各有命,有的人相信知識改變命運,有的人更愿意相信金錢決定一切,沒有對與錯,只有在這條路上所使用手段的好與壞。
  
  “呼!終于見到七八點鐘的太陽了!”
  
  申大鵬仰面看著刺眼的日頭,微瞇的雙眼逐漸緊閉,感受著暖陽撲面,深深吐納,嘴角泛起舒服的微笑。
  
  “嘿,這是干啥呢?吸收日月精華,打算修煉成妖了?”
  
  一聲暴喝突然從耳畔響起,申大鵬只覺得身后肩膀被人用力推搡,本就沒有任何防備之下,腳下不穩,一個趔趄,竟是撲通單膝跪在了地上,幸好雙手撐地,這才沒有雙膝跪地,不過,睜開眼睛,卻發現身前有人站立。
  
  “嗯?”
  
  申大鵬眉頭緊皺,身后有人推搡,身前有人站立,難道這是有意為之嗎?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