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214章 打包工程

第0214章 打包工程

一連三天,申海濤既要管理城管局,又要研究書寫棚戶區改造和爛尾樓的解決方案。
  
  兩個通宵熬下來,黑眼圈已然如大熊貓一般,心中暗念著歲月不饒人,也帶著些許擔憂,把辛苦書寫的解決方案遞交上去了。
  
  曹新民看著遞交上來的方案,十分滿意的頻頻點頭,相比較常委會上那些連句話都不敢說的人,申海濤的確是個有想法、敢擔當的人,最主要這個方案已經十分詳盡,或許已經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曹新民再次召開了常委會,與之前會議上一個多小時都沉默不語相比,這次大家明顯要輕松了許多,雖然依舊少言寡語,但至少都帶著些許笑意。
  
  “這幾天時間,大家有沒有想到什么解決爛尾樓事情的好辦法?”
  
  曹新民一開口,眾人臉上的微笑也在同一時間消失。
  
  “咱們常委一共十一個人,連爛尾樓的事情都想不到解決辦法?”
  
  曹新民臉色不比之前常委會上好多少,眼中滿是失望之色,頻頻搖頭,指向門口方向,“既然如此,那就由新上任的縣建委副主任來說說他的看法吧?!?br/>  
  申海濤早就在門外候著,聽到曹新民所說,躡手躡腳的進了會議室。
  
  或許是因為從來沒有參加過常委會,所以顯得有些緊張,腳下一個不穩,踉蹌著差點被自己的腳絆倒,幸好一旁的林秘書攙扶,才不至于當面丟人。
  
  “呵呵?!?br/>  
  組織部長和武裝部長忍不住笑出了聲,不過隨后便被曹新民冰冷的眼神掃視,趕忙收回笑容,變的鄭重異常。
  
  “諸位領導,對于爛尾樓的事情,我有一些個人的淺薄看法,這次之所以出現如此嚴重的事情……”
  
  申海濤言簡意賅,將爛尾樓事件的看法和解決方案一并道出,說完之后,自己也是長出一口氣。
  
  申海濤的方案提出來,會議桌前的一部分人紛紛將目光投向了曹新民,儼然是有些驚訝。
  
  他們都以為申海濤當建委副主任只是被縣里安排去扛雷當個替罪羊的,沒想到,這家伙竟然真搞出個計劃來了,還真是不怕惹得一身騷。
  
  不過既然有人愿意扛雷,還如此盡心盡力的主動攬責,他們又何樂而不為呢,解決方案的舉手表決,只用了短短幾秒鐘便全票通過,如此只求自保的舉動,倒是讓曹新民覺得有些心寒。
  
  申海濤的解決方案在常委會決議中全票通過,若是往常,像工業園區建設和棚戶區改造這樣的大型項目要做項目公示,原本都應該手續極為繁雜,但這一次在任何部門幾乎都沒有遇到絲毫阻礙,一路綠燈。
  
  僅僅兩天之后,項目公示便已經在建委會門口立起了告示,縣電視臺與縣報紙全都有所告知,一時間,倒也成了許多商人眼饞的香餑餑。
  
  工業園區有多大,其中的利益有多可觀,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雖說現在棚戶區改造的事情涉及到爛尾樓,但縣里給的政策也的確不錯,或許與工業園區項目的利益相比,土地轉讓金不算什么,但是若能免除,自然是樂得其所。
  
  不過話說回來,縣里的資源畢竟有限,幾乎沒有什么特別有實力的開發商,就連之前的爛尾樓,都是縣里通過招商引資而來的,如今大興工業園區的建設工程,就算縣里的大部分開發商有心,那也是實力不足,只能急的干瞪眼。
  
  至于那少許幾個堪堪擁有參與競標實力的開發商,則是露出了奸商本性,處于觀望當中。
  
  在他們看來,爛尾樓事件已經讓老百姓怨聲載道,縣府如今免除土地轉讓金就是不堪群眾的壓力,只要情況沒有改觀政府還會繼續妥協,也就是說,還有可能給出更好、更優惠的政策。
  
  項目公示兩天過去了,卻是令人尷尬的沒有一個公司參與投標,曹新民與申海濤也是心里沒底,難道,縣里給的政策還不夠好?可這已經是縣里能做的最大努力了,總不能讓縣里掏出所有資金去解決爛尾樓吧?縣里哪來的錢?
  
  每天縣電視臺依舊準時準點的播放著項目公示,做電視購物的黃彬無意間看到了公示,他是生長于商人家庭,從小又在京城的大都市成長,商人靈敏的嗅覺讓他察覺到了商機所在,但礙于不了解青樹縣的情況,只得找來了朱神佑詢問。
  
  “神佑,電視上關于工業園區的項目公示,你看到了嗎?”
  
  松白大廈的包房中,黃彬面對著朱家兄弟二人,倒也沒有客氣的啰里啰嗦,而是直奔主題。
  
  “看到了,縣里給了不錯的政策招商,工業園區也是塊肥肉,不過……畢竟有爛尾樓的事情在那里擺著,若是爛尾樓能讓老百姓滿意,或許還算不錯的結局,但若是老百姓沒安好心的挑毛病,只怕會是無窮無盡的麻煩,這也是縣里許多開發商不參與招標的主要原因?!?br/>  
  朱神佑把大概情況說了一下,卻是有些疑惑,這黃彬怎么突然提起項目公示的事情了?難道黃大少準備參與其中?
  
  想到這里,朱神佑忍不住心中大笑,若是京城黃家參與到工業園區的項目,他們兩兄弟就就算喝點湯,都能撐得飽飽的。
  
  “縣里用土地轉讓金來平衡爛尾樓與工業園區的項目,倒是個不錯的方案?!?br/>  
  黃彬一副深沉模樣,好似他也能輕易想到這種解決辦法一般。
  
  “我聽我爸說,這個解決方案是申大鵬的父親,申海濤提出來的,他現在是建委會副主任,剛任命沒幾天?!?br/>  
  提到申家父子,朱神佑心中的怒氣便抑制不住,想當初他父親對于縣容治理大隊多么不屑一顧,那申海濤何德何能,居然從隊長一路向上,如今更是坐上了建委副主任的職位?
  
  那個申大鵬更是可恨,幾次三番壞了他們兄弟倆的‘好事’,處處與他們朱家作對,這也都可以作罷,可之前工廠被騙的事情,申大鵬明知是騙子也不告訴他,最后被騙了幾百萬!
  
  從此處開始,他心底里便對于申大鵬有了你死我亡的堅決態度。
  
  【求月票!】
福利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