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酒吧 > 重生似水青春 > 第0187章 把帶頭的請出來

第0187章 把帶頭的請出來

    陳克斌今年五月份就要退休了,可不想在任上捅出什么簍子,如今曹新民書記回來,他也可以把這爛攤子交還給曹新民。
  
      畢竟招商引資和棚戶區改造都是曹新民提出來的,他之前也是持保守意見,如今出了問題,倒是應該曹新民這個書記解決。
  
      眾人都陷入混亂場面之中,申大鵬后世也算經歷過類似的情況,倒是置身之外的輕松模樣。
  
      他依靠著一棵大樹,暗暗觀察著局面的變化,趁著眾人吃飯沒有繼續吵鬧的時候,走到了奉命維持秩序的郭磊身旁。
  
      “磊哥!”
  
      申大鵬剛到郭磊旁邊,就被郭磊下意識伸手攔住,聽得聲音熟悉這才抬頭一瞧,見到是申大鵬,頓時尷尬不已,“我還以為是聚眾鬧事的,習慣了!”
  
      “沒事!”
  
      申大鵬使了個眼色,示意郭磊到一旁說話,后者也是先把自己的崗位交給了別人,才敢離開,與申大鵬一起走到了大樹下。
  
      “大鵬,廣場這么亂,你來干什么?別一會亂起來,傷到你……”
  
      “我沒事,倒是你們,小心被淹沒在人民群眾的唾液當中!”
  
      申大鵬嘴角泛著笑意,竟是還有心思開玩笑。
  
      相比之下,郭磊卻是無奈至極,他也不想被無窮無盡的唾沫噴,可這是申局交代下來的任務,必須得維持秩序。
  
      “磊哥,你看到那幾個人了嗎?那個,那個,還有那個……把幾個帶頭鬧事的人先請出來,帶到我大舅那邊?!?br/>  
      申大鵬沖著人群中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指點了幾個在人群中不停竄動的人。
  
      “這個……”
  
      郭磊顯然是有點誤會了,先不說那幾個人是否是帶頭的,就算是,那也需要申局下達命令,他們才有權利抓人。
  
      更何況在如此混亂的場面之下,若是處理不好,反倒會加劇矛盾。
  
      “放心吧,這事兒我現在就去和大舅說,我剛才發現,幾次場面有所緩和,最后都因為他們再次陷入混亂,把這幾個人擺平了事情就擺平了,不然你們要守到天黑也沒有用,我大舅都快凍死了,也沒記錄出個什么所以然……”
  
      “好,先按你說的,把他們‘請’出來!”
  
      郭磊點了點頭,在他看來申大鵬對他肯定沒有加害之心,這么做也是為了解決問題,所以一咬牙,先辦了再說。
  
      申大鵬眼光獨到認出了帶頭的幾個人,郭磊也是未有過多猶豫就動手抓人,可那幾個領頭的顯然也不是吃素的,郭磊剛領著幾個城管近身,就開始大喊大叫。
  
      “城管抓人了,警察抓人了……”
  
      幾人一邊大喊不停,一邊還自顧把自己的衣服扯壞,躺在雪里滿地撒潑打諢。
  
      這么一來,不明事情的群眾瞬間又被點燃了怒火,不少人摔了手中的盒飯,與郭磊幾人撕扯起來。
  
      劉洪順本來是在人群中做著記錄,一見場面又混亂,心頭頓時焦急難耐。
  
      “喂喂,城管局的人,你們要干什么?誰給你們下的命令,可以隨便抓人了?”
  
      劉洪順上前勸架,卻被申大鵬從后面拽住。
  
      申大鵬也是無語,郭磊顯然誤會他的意思了,直接帶著手下去抓人了,這哪里是請???所以趕緊找到劉洪順通氣兒。
  
      “大舅等等……”
  
      申大鵬小跑過來在其耳邊耳語了幾句,劉洪順先是微微一愣,隨后點了點頭,大步湊到撕扯到一起的幾人身前。
  
      此時已經有十幾個人與郭磊他們撕扯起來,劉洪順頓時佯裝怒火沖天,莫名其妙的面色一凜,大吼:“都給我住手,干什么,干什么呢?郭磊,我讓你去把這幾位兄弟請出來,統一的到我這里記錄訴求,你怎么還動手了?”
  
      劉洪順如此一喊,倒是讓兩伙人瞬間安靜了下來,郭磊是沒想到劉洪順會突然發火,雖說只是個縣委辦的記錄員,但畢竟與申局是親戚,他也不敢造次。
  
      而且仔細想了想,申大鵬的確是讓他請人,但是他下意識的以為這個請是另外一層含義,想到這里不由有些臉紅,趕忙尷尬的賠笑:“各位,我可沒有抓你們,是你們誤會了,既然劉秘書來了,還是請劉秘書說吧?!?br/>  
      萬青幾個領頭人也是瞬間愣了神,看到劉洪順的確是之前一臉和煦幫他們記錄訴求的那個老好人,心說難道真的誤會了?
  
      “大家不要誤會,我們不可能蠻不講理的胡亂抓人,只是想找幾個受害群眾的代表,仔細了解一下你們的情況和訴求,省的亂哄哄一片,根本不能了解實情!大家放心,我們縣委辦公室會單獨與這幾個受害人談判……”
  
      “你能代表啥,跟我們談判?縣長呢?讓他來!”
  
      這幾個人雖然覺得劉洪順能找到他們幾個帶頭的算是眼光獨到,但是說來說去,一個縣委辦的小職員能代表什么?
  
      還談判,他有資格談判嗎?縣長都沒說能保證什么,一個文書能干得了什么。
  
      “大家要理解,縣長年紀大了,這已經中午,當然要去吃口熱飯……”
  
      “吃你個屁的熱飯,我們都在冰天雪地里吃冰涼的盒飯,他憑什么吃口熱飯?你們是不是不想解決問題,在這里跟我們拖時間?”
  
      劉洪順的話還未說話,就被一個帶頭人帶著辱罵的言語給堵了回去。
  
      “你,你……”
  
      劉洪順也自認為是知識分子,哪里會與他人辱罵相對?
  
      但又氣憤難當,本來申大鵬說只要能將這幾個帶頭的搞定,記錄下他們的訴求,就能完成工作了,沒想到人是找到了,但是卻軟硬不吃。
  
      場面逐漸混亂,陳克斌吃了口飯也匆匆趕了回來。
  
      倒不是他吃飯速度快,只是怕廣場上眾人鬧得太兇,警察雖然在控制,但他總擔心會起沖突。
  
      他也清楚,開發商跑了,也就意味著老百姓攢了一輩子的房子沒了著落,誰還能靜下心?
  
      “縣長回來了,陳縣長,招商引資是你們縣里說了算,開發工業園區也是你們縣里的提議,動員我們拆遷的時候許諾挺好,人手一個樓房,現在開發商跑了,你得給我們個交代吧?”
福利彩票投注站